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前:区块链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热点

阅读数:2586 2019 年 12 月 7 日 16:17

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前:区块链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热点

12 月 7 日~8 日,由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单位联合支持的“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在深圳举办。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郑志明院士、数学物理学部王小云院士等四位院士发表主题演讲,同时还有 300 余名来自政府和企业界的代表出席会议,围绕区块链与数字身份、监管科技、金融应用等话题展开讨论。

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前:区块链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热点

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金标委秘书长,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前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巡视员,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发表了《关于国际支付体系改革的一点思考》的主题演讲。姚前表示,原来以银行为中心的层层帐目之间转接的国际汇款结算方式越来越引起人们不满,近年来影响最大的解决方式就是加入加密货币以及其背后区块链的发展。区块链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热点,务必要深入研究。同时,姚前表示,大众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最好是自营部门和公共部门团结起来,允许有能力有条件的商业机构去探索普惠大众,而并不被某一方单独掌控。

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高兴参加中国科学院学部举办的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20 多年前我是中国科学院研究院的一名学生,今天能够参加这样一个论坛我感到非常容幸,刚才王小云院士讲了 Hash,我一直觉得比特币每一个区块的 Hash 相当于区块领域链里交易过的比特币的冠字码,比特币的冠字码之间与数字之间的号码具有非常强烈的数字关系。

近期,Facebook 提出的加密数字货币 Libra 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 Facebook 足够大,拥有全球 30 亿人口的活跃用户,并且其规模还在快速扩张;二是 Libra 与现有货币体系挂钩,有望解决虚拟货币的价值不稳定问题;三是 Libra 提出了新型国际支付方案,为国际支付体系改革提供了全新的景象。今天我想针对国际支付体系的现状谈谈自己的建议。

目前,跨境支付、汇款的结算主要依靠 SWIFT 体系。从业务逻辑上来看,银行如果要开展业务首先要对接 SWIFT,如果没有对接 SWIFT 就要找另外一家接入 SWIFT 的代理银行。比如某位中国家长想给他的儿子开通 SWIFT 系统转帐到美国银行,中国家长的开户行要接入 SWIFT 系统,而且孩子在美国的开户行也需开通 SWIFT 系统,或者通过接入 SWIFT 系统的代理行,这就造成整个 SWIFT 看起来在整个业务流程提供的环节有点多,环节多效率相应低。同时,环节多收的过路费也就高,环节中就有可能存在问题,跨境过程和完成时间有点像黑盒子。当然 SWIFT 正在正在改进系统。

SWIFT 试图与银行一起制定新的支付标准。对于提高 SWIFT 系统的透明度和可预见性,许多人对国际支付体系提出比较大的改进建议,一种思路是将原来以银行为中心的层层帐目之间转接的帐单牵引到区块链架构之下,尽可能减少中间环节,甚至达到点对点的效果,目前 SWIFT 便是这个思路。这个思路很早就有人探索,比如 Ripple。Ripple 提出了一种跨境思路解决方案,客户可以通过基于区块链的原生资产 XRP 在 A 国进行跨境支付,在 B 国转换成国家货币。与 SWIFT 要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际的货币相比,Libra 目前是积极拥抱监管的,其姿态耐人寻味。

有人说,把各个国家支付体系对接起来不就解决问题了嘛?但将各个国家联动起来的方式会涉及到跨境互通的流动,是否更有效力也需要进一步的论证和思考。实际上,近年来影响最大的方式是加入加密货币以及背后区块链的发展。很多人对从一个机构帐户到另一个机构帐户不断层层转接提出重大质疑。是否能够实现实行点对点的交易而不需要通过层层转接,这就是数字加密货币的思想。这一思想的起源比较早,一直以来密码学家认为既然邮件可以加密,那么电子货币也可以加密,现在密码学和计算机供应技术等的发展让这一想法逐步变成了现实。

扎克伯格在美国会议上说,Libra 可以简单的进行跨境转帐,让跨境转账像发短信一样简单。整个国际支付体系的改进路径是很清晰的。现在看,各个国家央行数字的实现也大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比如加拿大的 CADcoin、新加坡 Ubin 项目。美国还停留在批发端应用产品。

当然也存在一些争议:加盟货币是否一定要使用区块链进行。很多人认为必须要进入区块链技术,我个人觉得未必。有基于区块链也有不基于区块链的加盟货币,从这个角度说无论采用中心化的模式还是去中心化模式,基于区块链还是不基于区块链,只要能够提高效率都值得我们研究和关注。我个人觉得,区块链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热点,务必要深入研究。

现在 SWIFT 的批评声音很多,有人认为 SWIFT 是国际货币支付体系中的垄断性机构,因此不少人希望改进甚至去 SWIFT。完全去 SWIFT 过于极端,而改进现有的国际支付体系完全有可能。许多人现在对现有的国际支付体系的批评与不满意,实际上也反映了这么一个潮流:不希望这样一个设施被某一方垄断和操控。或许一些机构能够支持这样的目标和提出解决方案。

私有链在本质上与传统信息系统没有太大差别。理论上,公有链不存在掌控。Facebook 提出非常美好的愿景:要打造一个符合大众的基于区块链的金融基础设施。我相信这也是很多国家和公众期待的事情,但事实上各种批评声很多,如担心私营部门没有公共精神,担心 Facebook 在背后操控等等,所以事情比我们想象要复杂。公共部门有公共精神,但很可能缺乏创新能力,自营部门有创新能力但大家怀疑他缺乏公共精神。所以,最好是自营部门和公共部门团结起来,允许有能力有条件的商业机构去探索普惠大众,而并不被某一方单独掌控。

在国际支付体系,我们有两个期待。第一个是,期待出现一个全球性的货币,另一个是不被某一方所控制的全球性支付平台。相比之下,第一个目标更难实现。有很多机构说要发币,对货币我们还是要有敬畏之心。如果我们能把各个金融设施联通起来,形成全球性的金融基础设施,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发行 SDR,但是将 SDR 转为全球货币设置涉及到复杂的国家政治。如果要实行第二个目标,不被某一方所掌控的符合大众的支付平台,还需要依靠良性竞争,统一支付平台的基础接触运营不能只有一家,垄断终归不好,要让用户有选择,也只有这样,各个国家、各个机构才可以在不同的赛道上有效竞争。

习总书记在 2014 年的工作报告上讲话指出,我们应该共同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来协办,垄断国际事务的想法是落后于时代的,本质上区块链的技术特征是需要共同验证和去中心化的,而且与国际货币体系有着天然的吻合。因此国际支付体系可以是优化改进,可以关于在各方优化协调,凝聚共识。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