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Willis 谈软件行业的职业倦怠

  • Ben Linders
  • 陆志伟

2016 年 4 月 20 日

话题:技术管理文化 & 方法

“有人注意到我的心理学博士学位了吗?” Docker 的生态系统开发总监 John Willis 在 QCon London 2016大会上问到。“没有人,那是因为我没有。”Willis 在大会上发表了一个高度个人化,又富有情感的以职业倦怠(burnout)为主题的演讲。

职业倦怠由德裔美国心理学家 Herbert Freudenberger 在 1974 年杜撰。对职业倦怠导致的死亡日本有个名词描述——“过劳死(karoshi)”。当涉及到自杀时,他们称之为 “karojisatsu”。

在 IT 行业软件方面自杀率有了提升的同时,人们很容易想起过去数年这是日本的一个主要问题。在数字服务行业的创建与支持中,随着复杂性和责任不断增加,我们看到压力水平的关联性提高,这种提高貌似是职业倦怠合理的根本原因。

演讲之后,InfoQ 坐下与 John 就此问题进行了进一步交流。

InfoQ:什么使您决定做场职业倦怠的演讲的?

Willis:在 2015 年初,我从某个会议上得知我在 DevOps 社区的一个同事兼朋友自杀身亡了。从他的亲密朋友和 Twitter 简讯上很清楚地知道他经历了职业倦怠临床症状,并导致了他的死亡。过去我曾处理过其他人的自杀问题,但是他的离去成了我情感的分水岭。正因为如此,我写了篇 Karōjisatsu博客作为情感宣泄。然而,最后正是人们对这篇博客文章的响应使我意识到在 IT 行业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不到 48 小时的时间里,我收到了 1000 多条评论。收到 200 多封邮件,这些邮件是行业里亲身见证过此类问题的人发来的。这促使我在 Devopsdays NYC上发表了职业倦怠主题演讲,并且自那以后我对此问题做了大量的研究。

InfoQ:职业倦怠可能对人造成哪些影响?

Willis:一些研究人员把职业倦怠归类到 PTSD 和抑郁症的临床分类中。有时候,最终结果可能是死亡;然而,更常见的结果是与健康相关的应激反应症状(中风,心脏病发作)。1980 年代后期,日本政府发现与工作相关的职业倦怠是如此的普遍,以至于他们将其归类到一个唯一名称下(Karōshi——过劳死)。其它工作 - 生活平衡问题都可能来自未解决的职业倦怠症状。例如离婚、与家庭和朋友的分离。其中有关职业倦怠一个更加令人关注的发现是,发展到职业倦怠的临床状态平均仅需要 6 个月的时间;然而,从中恢复平均需要 2 年的时间。在许多情况下,这一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解决,因为一些职业倦怠受害者最终离开了他们的行业。

InfoQ:您能举例说明职业倦怠是如何影响软件开发行业的吗?

Willis:行业内主要的职业倦怠测试叫做 MBI(马氏工作倦怠量表)。在 2013 年,由于高比例的自杀率,信息安全技术行业对他们的社区做了一份 MBI 调查。MBI 的三个主要指标是情绪衰竭(increased exhaustion)、去人格化(increased cynicism)和低个人成就感(decreased efficacy)。据我所知,那次职业倦怠调查是信息安全技术行业第一次为职业倦怠组织的调查。尽管这是一次小型的调查,调查结果表明 IT 工作者在所有三个指标中的排名非常高(消极)。其他研究表明由于职业倦怠和衰退的生产力,导致严重的机会成本损失。我发现其中一个最令人关注的研究是通常最容易职业倦怠的人往往是最高效的执行者。

一般说来,任何不重视职业倦怠的组织都会受到如下影响:

  • 医疗成本增加
  • 可能的法律诉讼
  • 员工流失(Turnover)(失去核心员工)
  • Optics(与未来员工的认知有关)

隐性成本同样可以影响一个组织:

  • 错失最后期限
  • 错失良机
  • 错失威胁
  • 降低创新能力

InfoQ:潜在职业倦怠的主要指标是什么?

Willis: MBI 作者 Christina Maslach 是职业倦怠的主要研究员之一。在她的原创性研究中,她将上述三个范围编纂为职业倦怠的指标(情感衰竭、去人格化和低个人成就感)。通常情感衰竭比去人格化和低个人成就感更加显而易见。通常职业倦怠 / 去人格化的临床症状看上去更像情感的抽离(withdrawal)(例如,我只想做我的工作,所以请别打扰我)。个人成就感有点难以辨认。通常个人成就感与自我价值或者组织的认知不能识别员工价值有关。在所有情况下,这些指标都应该得到专业帮助。然而,几乎没有合理、低成本且有名的 MBI SaaS 服务。实际上我已经为自己做了一次 MBI,并在我的 Qcon 演讲中公布了结果。

InfoQ:就如何使用这类指标预防职业倦怠您有什么建议吗?

Willis:一般来说,职业倦怠是一种临床生理障碍,在所有情况下最后都应该听取专业建议。我觉得 MBI 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混合工具,有助于自我意识到职业倦怠。

InfoQ:您谈到了员工和工作或者希望工作的组织之间的不协调可能导致职业倦怠。那么这些不协调都有哪些?

Willis: Christina Maslach 在随后的研究中指出了六种不协调。这份研究令人关注的地方在于,它的聚焦点不仅仅是员工。该模型使用这六种不协调来研究员工和组织之间的不协调。换句话说,她发现某些情况下造成职业倦怠的原因可能不在于员工或者组织。原因可能在于不协调。例如,出于选择,组织的本质可能是某种权谋政治家;作为员工可能与这种想法相反。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就不存在坏人,或者坏人实际上是系统(即不协调)。

下面是六种不协调列表:

  • 超负荷工作
  • 缺乏控制
  • 奖励不足
  • 社区瓦解
  • 缺失公平
  • 价值冲突

InfoQ:如果存在一种或者多种不协调,对此您的建议是什么?

Willis:一些 MBI SaaS 服务还提供了职业生涯领域调查(AWS)。这是一个统计调查,基于六种不协调的心理测量数据。同样如您所想,Christina Maslach 已经写了多本涉及职业倦怠的图书。然而,以我个人的浅见,多年来有两本书(尽管没有直接提及职业倦怠)使我受益匪浅:David D 的 The New Mood Therapy和 Matthieu Ricard 的Burns and Happiness

InfoQ:如果人们希望更加详细地了解职业倦怠和如何预防,他们可以从哪里获取资料?

Willis:几乎我所有研究的链接都可以在我职业倦怠的演讲中找到。

查看英文原文:Q&A with John Willis on Burnout in the Software Industry

技术管理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