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aS 怎么样了?

  • Abel Avram
  • 马德奎

2014 年 2 月 14 日

话题:AWSWindows Azure架构

尽管投资巨大且经过多年的发展,但目前为止,PaaS 并未吸引到很多客户。本文概括了数位分析师对 PaaS 现状及其未来的看法。

多年来,PaaS 被看作是应用程序 / 服务 / 软件层和云基础设施层之间必要的“粘合剂”,正如Paul Miller在文章“PaaS 要死了吗?”中的观点:

该平台作用明确、有说服力且功能强大。它应该是基础性部分,比一堆运行在商用硬件上的廉价虚拟机要重要的多也有趣的多。它应该是云的驱动力,是云能够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变革企业和业务模式的原因。

Miller 补充到,但是“PaaS 作为一个范畴远未达到这一期望”。近来,有人已经开始琢磨,我们是否真的需要 PaaSPaaS 是不是要死了或者它是不是正被 laaS 吞噬?的确,在论及Gartner 最近的应用程序 PaaS(aPaaS)象限图时,Nancy Gohring 注意到,PaaS 客户数量令人吃惊。谷歌大约有三万客户,大部分都是小型网站,也有几个响当当的名字,如 Snapchat 和 Khan Academy。虽然没有提供具体数字,但 Gohring 认为,Salesforce“可能比 Google App Engine 有更多的客户”,因为“谷歌排名比 Salesforce 靠后”,但好消息也就只有这些:

使 Gartner 的报告更引人关注的是其中那些客户更少的供应商。那是因为他们中有些非常有名。比如,Gartner 写道,IBM 的 SCAS 服务在世界范围内的客户数量估计少于 50。Gartner 指出,SAP 客户数少于 100。另据 Gartner 报告,Red Hat 作为谈论重点的 OpenShift 服务“几乎没有付费客户”。

新加入者的情况更明朗:“服务于欧洲市场的德国公司 CloudControl 说自己有 400 个付费客户。而 Docker 有 500 个付费客户。”

七年之后(根据谷歌趋势,PaaS 这一术语第一次在网络上出现是在 2007 年三月),PaaS 既不如 laaS(见 Amazon AWS)成熟,也不如 SaaS(见 Salesforce)成熟。451 Research 集团最近在一篇题为“PaaS 正在变成 laaS 的一项功能吗?”(需要订阅)的报告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PaaS 是不是正被 laaS 吞噬?事实上,在成为 PaaS 供应商之初,谷歌和微软都已经使用若干 laaS 特性、CPU 和存储扩展了其产品。

PaaS 怎么样了?为什么会这样?PaaS 能够活下去吗?Krishnan Subramanian 认为,PaaS 刚刚过了炒作高峰期,“达到了一个新的成熟度水平”,而且尽管有不足之处,但 2013 年,PaaS 领域有一个重要的发展:分化成两种类型:

  • PaaS by service orchestration——“早期的供应商如 Google App Engine 提供这种类型的 PaaS,通过组合应用程序部署所需的不同服务来构建平台。”
  • PaaS by container orchestration——“Docker 是一个快速、轻量级 Linux 容器的典型例子,它使用户可以更容易地在不同云提供商之间移植应用程序。与虚拟机只抽象原始的计算机不同,容器能够将整个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环境封装。”

Mike Kavis 列出了他认为的企业采用 PaaS 缓慢的三个原因:

  1. 市场信息混乱——“市场上有诸如 Heroku、谷歌、微软这样的公共 PaaS 提供商,也有 Apprenda、OpenShift、Pivotal、WSO2 及许多其它私有和混合型的 PaaS 解决方案,还有特定领域的 PaaS 解决方案,致力于截然不同的领域,如移动、大数据、社交等等。……laaS 提供商也提供了许多类似 PaaS 的服务,如 AWS 的 Elastic Beanstack 及其它服务。更令人困惑的是,谷歌和微软现在都随其 PaaS 服务提供了 laaS 服务。没有哪一天我看不到人们在设法比较 Microsoft Azure 和 AWS,前者是 PaaS,后者是 laaS。更糟糕的是,即使是‘专家’也无法正确地区分。”
  2. 缺乏成熟度——“PaaS 的挑战在于,许多客户已经将 SaaS 和 laaS 看作是是企业信得过的服务,而且它们获得了更多来自企业内部的信任(或者至少 AWS 是如此)。AWS 在 2008 年回归 PaaS 时,大部分客户是初创企业和中小型企业。也有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企业成功案例,但为数不多。”
  3. 局限性——“有一种看法,你只需要简单地扑向这些 PaaS 解决方案,然后开始编码。那可能是事实,但如果要使代码能够运行,你必须深入理解 PaaS 的局限性,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架构。例如,你可以将 Heroku 的 dyno 看作是一个容纳了所有基础设施和堆栈的容器。Heroku 会在它觉得合适的时候随机回收 dyno,而且它总共只给你 10 秒钟的时间来处理错误代码……那么,突然之间,你的代码开始有一个非常特定的目标 PaaS 平台,创建一个你很可能并不想要的锁定模式……解决大部分 PaaS 架构局限性所需的工作量以及占用如此多的抽象资源所付出的成本使得它非常难以采用,而且价格高昂,有时候甚至都不可能采用。由于 laaS 不像 PaaS 那样限制资源,多数时候,超大型应用程序能从 laaS 解决方案获得更好的服务。”

为 Forbes 写的文章中,Ben Kepes 写道,PaaS 市场有太多的竞争者,尚未统一:

总之,对于 PaaS 而言,这是一个特殊时期。Pivotal One 这种云计算类型似乎占有了绝大多数注意力份额,使其他云计算供应商为如何提供差异化服务抓耳挠腮。与此同时,RedHat正设法为其 PaaS 版本OpenShift实现某种快速突破。同样,Stalwarts Heroku(现在归 Salesforce.com 所有)和EngineYard也一直在调整其 PaaS 发展方向。在这种情况下,部分 OpenStack 竞争者已经决定创建他们自己的 PaaS 方案 Solum,所以客户面对的是一个混乱而令人困惑的市场。抛开 Seattle、AWS 和微软这些庞然大物不谈,除此之外,从表面上看,在全世界实际上已经决定购买 PaaS 的企业中,每六家就有一个供应商。

当谈及 PaaS 的未来时,有各种不同的见解。

Brandon Butler 在文章“难道 PaaS 市场真像我们所了解的那样要死了吗?”中写道:

Tim Crawford 在他的独立公司 AVOA 担任 CIO 战略顾问,他说“许多人都会说 PaaS 见光死。”他认为,即使有更大的 laaS 和 SaaS 供应商采取行动,PaaS 作为一个独立的托管平台,企业采用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Kepes:“现在是 PaaS 在市场中真正地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概念的时候了。”

Kavis:“PaaS 没有死:事实上,它只是处于起步阶段,正等着在市场上掀起一股风暴。问题在于,以 PaaS 目前的形式,许多企业还不太想把筹码压在上面。”

Subramanian:“过早地宣布 PaaS 死亡将最终伤害一个行业,否则可能从它的持续发展中获得巨大的价值。”

在炒作之后,2014 年是否会成为 PaaS 成熟统一之年——对于企业而言,它足以代表一个可靠的方案,而反过来,供应商又可以趁机推动 PaaS 走向成功——还有待观察。

查看英文原文:What Is Going on with PaaS?

AWSWindows Azure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