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证是不是正在分裂敏捷社区?

阅读数:425 2010 年 4 月 12 日

话题:敏捷Scrum架构文化 & 方法

关于Scrum认证,已经有很多人说了很多东西了。有些人喜欢这个想法,有些人强烈反对。最近,有人努力推广认证之外的另一种方式Ron Jeffries指出:虽然他一直在写 Scrum 联盟认证(Scrum Alliance’s Certification)的积极方面,但是他担心认证正将很多有价值的成员驱离敏捷社区。

Ron 提到:联盟不断使用“认证”这个词,疏远了很多有价值的成员

我更为担心的是:敏捷社区很多有价值的成员不能像我一样,对一些混乱表现出禅一样的冷静,Scrum 联盟使用“认证”这个词他们感到生气。这些人很多都是我的朋友,他们正在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所有的人来说,这样做代价高昂。

Ron 认为:争辩是否使用“认证”一词,削弱了人们对于真正的敌人——垃圾软件——的战争。他建议 Scrum 联盟应该找出一种合适的方式丢弃这个词,同时还能让人们感到成功和幸福。

我将这篇文章作为挑战,写给 Scrum 联盟(还有 scrum.org)。我敢问你们是否愿意从提供的服务中放弃“认证”一词。通过向人们交付真正的价值来找到一种赢利模式,而不是发一个 PDF 的认证就收取 50 美元,也不是发 REP 认证以此收取更多金钱,也不是靠“认证”培训师来收取更多钱。基于 Scrum 联盟的价值——还有你,Ken——让更多人更成功更幸福。

Tobias Mayer 回应了 Ron,他提到:尽管自己一开始也反对使用这个单词,不过他现在已经认识到,如果没有认证,Scrum 可能很快就会消亡。他还认为:因为有了认证,很多企业愿意真正为员工提供预算,这也确实帮助了一些人。

然而,在这些由经理和 HR 送来“获得什么 Scrum 认证”的、不怎么感兴趣的人当中,将会有些人(而且确实有些人)会发现一些令人惊喜和出色的东西:一种全新的、将会永远改变他们工作方式的思考和行为方式。我愿意为此吞下所有关于认证的毫无意义的废话,接受别人抛过来的侮辱和酸葡萄,以此看到那些稀有而珍贵的转变。

Kim Selletin 提出了一个真实的案例,证明了 Tobias 说的话,他还强调:在职业发展上,他受到了 Scrum 很大的影响。他还指出:如果没有正式的认证,他的组织不会愿意出钱让他从澳大利亚飞到旧金山接受课程。

Tobias 进一步强调指出:与其花时间消除“认证”,不如努力推广之,因为正像 George Dinwiddie 说的一样:认证能够引发对话讨论

Nigel 补充了自己的想法,指出:他不觉得 Scrum 联盟的认证有什么错,因为他们打开了一扇转变的大门。他又说道:如果 Scrum 联盟不再提供认证,那么将会有很多其他组织怀着不那么崇高的目的来填补这个空缺。在 Nigel 看来:

如果我们不做认证了,就等于为某些不太崇高的人们提供机会填补空缺。(埃森哲认证 Scrume 经理?)不管怎样,总是会有看重“智慧”还是“资格”的讨论。它已经存在了很多年,而且短期内不会消失。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会阻碍我们努力做的事情,我们只是要知道:双方对自己的意见都很坚持。

Paul Bekford 回应了 Nigel,他认为:如果组织没有准备好变化,无论什么样的认证也无法开启转变之路。关键在于改变思维方式,而这是认证无法改变的。

Tobias 试图给出问题的另一种答案,他提到真正的改变来自于自身。他推荐的做法是:与其让 Scrum 联盟放弃人之,不如让 CST 在做 CSM 培训时不再提供认证,然后看看有什么反应。这也许可以解决同样的认证问题,尽管是以不同的方式。

因此,对于“认证”一词的使用,还是有不同看法。有些敏捷人士认为它是 Scrum 运动的恩惠,而另外一些人将其视为祸根。另一方面,Ron 担心这样的分裂会将有价值的敏捷人士推到另一边。正像他说的:

我的担心是:大量伪造的认证会分裂敏捷社区,如此分裂糟糕透顶。

查看英文原文: Is the 'C' Word Dividing the Agile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