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发布于:2020 年 6 月 12 日 20:28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在第五届全球超宽带高峰论坛期间,华为首次正式对外提出了“自动驾驶的网络”。随后,很多人第一次接触自动驾驶网络的概念,就会理解成——华为怎么搞起汽车来了?

自动驾驶网络 (Self-Driving Network) 是一种可预测并具有自主运行能力的网络。简单理解华为还是做 IT 基础设施的网络产品,只不过就是“网络”的自动驾驶。那网络的自动驾驶是什么?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接下来我将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01 从宏观上理解自动驾驶网络

自动驾驶网络名字是从自动驾驶汽车的概念借用来的,这是业界的习惯叫法。虽然中文叫自动驾驶网络,但对应的英文却是 Autonomous Driving Network,也有部分人使用 Self-driving Network,而 TMF 用了 Autonomous Network 名字。Autonomous 这个词是自治的意思,强调网络的自主决策能力。不过自治这个词仔细琢磨其实有点不合适,因为网络为人服务的,一定要按人的想法执行,哪来的自治?在自动驾驶汽车怎么称呼上,也有类似争议,有趣的是最后自动驾驶汽车英文很多人还是用了 Autonomous 这个词。到底用什么词我倒觉得也不是大问题,因为自动驾驶更像是一个品牌,啥是品牌呢?品牌就是一个符号,这种符号被赋予一种价值主张,比如 Nike 鞋的商标故事讲那个弯钩像希腊胜利女神翅膀,代表着速度,也代表着动感和轻柔,这个主张很符合 Nike 的特点,至于是不是真像也不重要。一般品牌好记,有正向联想就好。

从实现角度,我们更应该关注自动驾驶的价值主张内容是什么?具体内涵是啥?这个对后面的工作更具有指导意义。我们先不管具体的实现路径,不受限制的想象一下自动驾驶网络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相信任正非关于“人类社会未来二、三十年必然走进智能社会”的判断。人工智能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各种算法、功能令人眼花缭乱,但是智能社会绝不只是几个智能算法带来的变化,而是社会基础设施的综合性巨变。而网络是这种社会基础设施变化的使能器,而实现这种使能作用,网络的支撑形态必然与现有的模式有所不同。任正非说“当整个社会形态变得复杂时,只有提供越来越简单的网络,才具有优势”。

自动驾驶网络的愿景,是对当前网络的自我颠覆,按照任正非对网络支持智能社会的理解,自动驾驶网络应该是牵引行业进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一个新尝试。所以对自动驾驶网络的就不能简单从网络本身来理解。

现代社会有个叫“鲍莫尔成本病”的问题,指自工业革命以来,大多数制造环节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而在服务领域的劳动生产率很难提高的问题。制造效率提升在电子产品表现最明显,现在很多产品比以前更好更便宜厂家还能赚钱。而服务效率提升就难得多,例如现在给小孩找私教比以前就贵多了。不过,这种情况随着智能平台的出现会有极大的改变,以前出租车的效率就很低,很多出租车为了找客户就要扫街,空着车到处跑碰运气,司机又累又费油费车。但有了打车的数字智能化平台以后,可以对车辆进行智能调度,出租车的效率就有了巨大的提升。电信行业也存在类似问题,网络产品越来越先进,但是网络运营的方式和对外提供服务的能力却还是很传统的,效率还非常低,怎么改变这种情况就是自动驾驶网络需要回答的。

大家现在比较熟悉的网络自动驾驶功能就是自配置,自优化,自愈几个特点。不过这些特点在开发 4G 时 SON 自组织网络就提出来了。虽然 SON 概念是清晰的,如果仅从上述功能讲,似乎自动驾驶网络没有特别的地方。但如果站在后天看明天,从未来最终实现的角度看,自动驾驶网络与 SON 最大的不同应该是 SON 从产品出发定义特征,而自动驾驶网络应该从网络是基础设施使能器的角度出发定义特征。虽然网络最终实现的功能可能还是自配置,自优化,自愈几个特点,但是因为角度的不同,会造成系统设计的完全不同。

最传统的网络就是提供一个电话功能,用户使用是无感的,也不需要什么定制,市场营销也很简单,系统支撑可有可无。但是未来的网络面向行业应用,需求会是五花八门,单就一个 5G 的切片功能就可能涉及大量的网络调度,需求可能会随时改变,而且控制网络的用户也会从单纯的运维人员扩展到各种用户,包括网络使用者,运维人员,开发人员,相关生态人员,市场人员。这个时候原来的运营模式肯定就不好用了,例如现在很多功能是由运维人员设置的,为什么不能由使用人员直接控制网络功能呢?所有这些新运营需求都应该是自动驾驶网络需要满足的。

从使用者角度出发,可能会驱动改变一些习以为常的事情。比如我为了讲创新课程,专门去体验了一下特斯拉汽车,有个细节就是以前汽车是上车之后要先按启动开关启动汽车,我在特斯拉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启动开关,原来特斯拉根本就没有这个开关,上车挂挡就走,特斯拉还有很多改变令人耳目一新,虽然意外但想想却很合理的改变,这个就是从使用者角度定义特征的结果。在网络如何自动驾驶方面,我后面会有文章讲如何改变故障处理的实现方法的,现在故障处理都是以告警为中心,大家都在想着怎么减少告警,但实际上我们处理的是故障,为什么一定要处理那么多告警而不直接处理故障信息呢?这个方式在智能时代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未来网络这类的改变应该还会很多,所以自动驾驶网络要做的事情还是非常多的。

虽然电商平台,网约车平台,点餐平台这些智能化数字平台运作很成功,但是一旦进入到具体的制造,电力,银行,电信等行业里面,平台却不容易成功,这里面有很多行业 Know-How 知识,有很多专业的运营技术 OT,平台一定要打通技术、商业、数据、流程全环节,这个就变得非常困难。电信行业也积累了很多实践经验,历史上有了很多实用系统,但都是烟囱系统,改变是很困难的,所以自动驾驶网络肯定不是当前网络的小修小补,更应该是从框架上有新的愿景,要整合网络本身能力和管理能力,集成在一起打造新的整体解决方案,这样才有最大协同性。

02 未来的自动驾驶网络核心能力

虽然自动驾驶网络的具体功能实现可以很多具体的形式,但是从使用者角度,下面这些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当实现这些功能时,网络就可以最大化的给使用者提供便利,而对自身维护可以做的最少。

例如,未来的网络要求是永不中断的,但是硬件总是会失效的,这个时候就要求网络有几个能力,第一个是可感知能力,要能够知道有故障发生。第二个就是资源一定能够池化,能够统一调度,这样才有可能有多余资源避开故障点。第三个就是网络调度上可以智能重路由。这三个功能在故障自动恢复的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这三者能力也要求网络和网络管理要密切配合才能协同实现。更进一步的是如果和网络的可用性管理联系起来,那么可用性管理流程就要和上面三个功能紧密协同,最后才能做到网络的最优状态,人员的最小介入。其他的功能也是必须的,例如如果网络要适应多种应用环境,单纯靠运营商自我定制功能显然不够,那么就要提供开放接口功能满足各个行业应用的需求。而为了满足网络分析的需要,网络管理的智能分析功能就必不可少。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03 实现的阶段性路径

现在自动驾驶网络仿照自动驾驶汽车分了 5 级,但是因为网络有自身特点,这种直接照搬的网络级别定义比较难理解,不好实际操作。我按照可能的产业实际发展路径,对网络管理和网络本身设置了阶段性的目标,也分了 5 级。当前因为网络产品本身自动恢复的能力还比较弱,网络还处在推荐级,实现的功能大部分应该聚焦在网络感知能力的提升上,比如自动故障发现,故障原因推荐等功能实现上。等未来网络产品能力增强后,网络有质量感知和重路由功能后,网络实现的能力就变成了控制级。最后网络可以接入多种环境,完成支撑多种业务的时候,网络就实现了完善的自动驾驶网络功能。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04 SMART2架构智简 6S 网络全视图

为了实现上面的网络核心功能,我做了一个架构简图,这个架构要符合 SMART2(Service 服务化,Multi-Access 多业务,AI 智能,Robust 高可用,Trust 可信,Tailored 可裁剪)原则。SMART2在这里是双关语,SMART 的 T2来自 Trust,Tailored 两个特征,SMART2也指网络是 SAMRT 的,网管是 SMART 的。而 SMART2是极聪明的意思,未来的网络当从使用需求看,自治并不是主要特征,而按照人的意图能聪明执行才是最重要的特征。

如果能够自由选择对未来的网络的名称,我会把这种网络中文称作智简网络。网络一定要聪明智慧 Smart,而聪明的结果就是要带来网络传输的极简和运维管理的极简 Simplified。

我们以前是极简网络,即网络交换传输的至简,现在从产品网络的至简发展到全网的智简,有了智简就可以对工作致简。智能本身并没有意义,只有使最终使用简单智能才有意义。智简,致简,以智致简。

如果是英语命名,我会用 6S 网络来命名,除了产品网络和网络管理的 SMART 和 SIMPLIFIED,网络还需要 SAFETY 和 SECURITY,一共 6 个 S 打头的单词。正好涵盖未来网络的关键特征。

以上是我的对自动驾驶网络来龙去脉的分析理解,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的自动网络驾驶系列,后面会给大家讲讲自动驾驶网络的实践案例

我们谈自动驾驶网络到底在谈什么

阅读数:490 发布于:2020 年 6 月 12 日 20:28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