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昔日屠龙者正在成为“恶龙”?

阅读数:8168 2019 年 4 月 4 日 09:28

谷歌:昔日屠龙者正在成为“恶龙”?

曾经,IE 浏览器、Firefox、Opera 的辉煌一一被谷歌 Chrome 终结。如今,这个步步上位的屠龙者也开始展现出“恶龙”姿态,傲慢俯视着这群开发者和这片土地。

2018 年底,微软 Edge 宣布使用 Chromium 开源项目。接下来一年,微软会努力让 Edge 内核兼容 Chromium 内核。由此,Chromium 内核可能会迎来市场份额暴涨。如今,IE 浏览器、Firefox、Opera 加起来都不及谷歌 Chrome 辉煌,这个上位者也逐渐展现出傲慢姿态。

开发者的控诉

近日,Samuel Maddock 发表博文控诉谷歌阻止其开发开源 Web 浏览器的经过,此事在多个社交平台引起激烈讨论。

Samuel Maddock 在博文中表示,经过 4 个月的等待,他终于得到了谷歌 DRM Widevine 方面的回应,后者拒绝其在自己开发的开源项目中使用 DRM,而该开发者过去两年一直在努力进行该浏览器的研发。

谷歌:昔日屠龙者正在成为“恶龙”?

根据介绍,这款开源浏览器名为 Metastream,是一个基于 Electron 的(Chromium 派生的)MIT 授权浏览器,托管在 GitHub 上,其主要功能是在网络上播放视频,每个客户端都运行自己的 Metastream 浏览器实例,并传输回放信息以使彼此保持同步。

要想实现该功能,开发者必须拿到谷歌 DRM Widevine 部分的代码授权,因为这部分专利代码包并未开源。具体来说,Widevine 是谷歌在 ICS 版本上推出的一种 DRM 数字版权管理功能,该功能允许从谷歌指定服务器下载经过谷歌加密的版权文件,例如视频、应用等。

当然,除了 Widevine,市面上也有一些其他的 DRM 提供商,比如 PlayReady 和 FairPlay。但是,Widevine 是基于 Chromium 浏览器(谷歌主导的开源 Web 浏览器项目,国内外很多浏览器都是在此开源代码基础上进行的二次研发)唯一可用 DRM,是开发者基于此研发绕不开的问题,因此 Samuel Maddock 一直在等待谷歌方面的回复。

除了不认可该回复外,Samuel Maddock 认为,一家如此大的供应商,开发者需要等待 4 个月以上才能得到回复实在是不可思议,并且这不是个例,多位 Electron 用户均表示等待了数月才得到回应。更重要的是,Brave Browser(一款据称快速、免费、安全的浏览器,内置 AdBlocker,可防止跟踪并提供安全保护,优化数据和电池体验)也在等待谷歌 Widevine 的回复,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Brian Bray 表示:

小型浏览器受到谷歌的支配,谷歌因为未知的理由而拖延我们。

由于谷歌方面的拒绝,Samuel Maddock 只剩下两个关于 Metastream 的选择:停止开发该浏览器版本,或者将项目转变为具有较少功能的浏览器扩展,后者需要发布到谷歌 Chrome 网上商店,这将进一步巩固谷歌浏览器的地位。

对于谷歌拒绝 Samuel Maddock 的申请,有个别开发者认为这可以理解。因为该开发者的项目是开源浏览器,这意味着其未来势必需要遵循一定的开源协议,而谷歌 DRM Widevine 部分代码是闭源的且谷歌方面暂时没有开源的意愿,如果允许其在开源项目中使用,后续很可能会引发系列矛盾和争议。

然而,这也让不少开发者意识到,虽然 Chromium 浏览器是一个开源项目,但如果想基于此重新实现一个浏览器,关键代码部分依旧需要拿到谷歌方面的授权,谷歌在这个领域的地位确实相当强势,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如此大的一家公司时隔四个月才给出回复。

如今,谷歌 Chrome 生态逐渐强大,Chromium 约占所有 Web 浏览器市场份额的 70%,微软即将推出的 Edge 浏览器也会基于此重写,市场份额到时会进一步扩大,这都是导致其出现此态度且回复不及时的可能原因。

不难看出,在浏览器领域,谷歌已然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并开始对可能的竞争者表现出不友好,无论是开源项目还是 Brave Browser 这样的新晋者。

开发者的谷歌情结

谷歌是互联网发展进程的重要推动者,是一些网络标准的制定和主要参与者,不少技术最先都来源于谷歌,比如现在被广泛使用的 Hadoop,起初是受到 Google Lab 开发的 Map/Reduce(后来演变成 MapReduce)和 Google File System(GFS,后来演变成 HDFS) 的启发。

因此,很多开发者对于谷歌这家公司的认可度非常高,并有着天生的好感。
如今,主流网页浏览器主要有 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Google Chrome、Opera 及 Safari。2016 年,Opera 发布公告宣布确定被 360 和昆仑万维收购,Microsoft Edge 则宣布使用 Chromium 开源项目,其他国内浏览器厂商主要是基于这些内核进行的改造,使用体验略有差距。

在这之中,不少程序员倾向于选择谷歌浏览器,部分前端开发人员可能也会选用 Firefox(早期的页面调试比较好用,但后期发展乏力),但谷歌浏览器依旧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

在知乎平台,“程序员为什么喜欢用谷歌浏览器?”这一话题已被浏览了近百万次,一位开发者的部分回答如下:

如果做 Web 开发,Chrome Developer Tools 是离不开的开发平台,不仅仅是是调试 HTML、CSS、Network 这些用处,借助 DevTools 的 Workspace 可以直接编辑代码。另外,Chrome 的 V8 引擎导致了 Node.js 的出现,让 Javascript 在服务器端大显身手。Electron 又把 Chromium 的渲染引擎和 Node.js 捆绑,允许开发者开发跨平台的桌面应用,有了 Atom、VS Code、Slack 等优秀工具。

不过,谷歌在浏览器领域的强势已经逐渐流露出来,比如,其至今不让 Linux 平台视频走硬解码,所以不少 Linux 用户都用集成 vaapi 的 Chromium 而不是 Chrome,归根结底,Chromium 依旧是谷歌主导。

信条变更,谷歌已经发生改变

2010 年,谷歌搜索业务宣布撤出中国,引起中国用户的强烈关注。至于离开原因,如今已是众说纷纭,谷歌当时留下的声明强调是因为受到了恶意攻击,但这一理由被不少跨国企业认为有些可笑,毕竟每家大型企业每天都会受到成千上万次攻击;有人认为是政策使然,也有人认为是谷歌在华的市场营收(据报道,谷歌当年的在华收入仅占总收入的 2%)并不理想所致。

自此之后,几乎每年都会传出谷歌即将进入中国市场的消息,尤以近两年为甚。
从谷歌方面的表现来看,其确实一直都没有放弃对中国搜索市场的占领。早前,《The Intercept》就曾揭露过谷歌的秘密计划“Dragonfly Project(蜻蜓项目)”。报道指出,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及少数高层在过去 2 年,一直在秘密进行该项目的研发,主要想通过谷歌旗下中国网址导航页 265.com 进行数据分析,打造中国版谷歌搜索引擎,并预计在 2019 年的上半年正式推出。

然而,这一计划却在 2018 年底被谷歌关闭,参与该项目的工程师也已被重新分配到巴西、印度和印尼、俄罗斯等地区相关项目中。至于关闭原因,据报道是因为该项目的主要目的在于收集用户搜索关键词及其他搜索数据,但谷歌内部隐私部门对该项目毫不知情。该项目曝光后,谷歌内部 1400 名员工表示强烈抗议,认为这将导致严重的隐私问题。迫不得已,这项过去两年一直被 Sundar Pichai 列为首要任务的项目不得不宣告停止。

但是,也有用户认为,该项目虽然从明面上看已经停止,但谷歌内部可能正在秘密进行该项目的后续工作,毕竟经过两年努力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关键工作。可想而知,如果该项目在中国地区正式推出,将会对用户隐私造成多大影响。

随后,谷歌被人发现已经悄悄改掉了自己奉行已久的 “Don’t be evil(不作恶)” 的行为准则,更换为 “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而这一切都与谷歌执意参与五角大楼的 Maven 项目紧密相关。

该项目让谷歌经历了一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员工集体抗议事件,近 4000 名员工在内部请愿书上的签字,这也让谷歌接到了国际机器人武器控制委员会(ICRAC)发出的公开信,呼吁谷歌退出军方项目,并承诺不将其技术武器化,而这些文件统统提到了谷歌“Don’t be evil(不作恶)”的行为准则,而谷歌却将这一准则悄悄改掉,这一行为意味深长。

根据 Maven 项目规定:

谷歌负责为美国国防部提供人工智能技术,这个技术将会被用在无人机视频和图片分析上面,从而提高无人机攻击的准确性。但是,很多谷歌员工对此项目提出了反对,他们认为谷歌不应该与军方进行合作,尤其是对人类生命有威胁的项目。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谷歌决定终止该项目的继续执行,谷歌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宣布成立一个外部顾问委员会,其将作为独立的监督机构,推动 AI 相关技术产品的开发和利用,密切关注如何在现实世界中“部署”AI。据称,该委员会将重点对人脸识别、机器学习算法等争议性应用给出更负责任的意见,对其中涵盖的伦理和准则问题提出建议。

然而,这一行为引起了五角大楼的不满。在此之后,多名议员敦促谷歌重新考虑与华为的合作,并认为谷歌的立场存在问题,其在信中表明:

我们敦促你们重新考虑谷歌与华为之间的合作,尤其是你们最近刚刚终止了与国防部在 Project Maven 方面的合作。这个项目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提高无人机的打击精准性,更重要的是能够降低战争中平民的伤亡。

为此,Donald J. Trump 与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特意进行了会面,结果如下:

谷歌:昔日屠龙者正在成为“恶龙”?

谷歌发言人随后表示其将与本国的政府包括国防部展开合作,领域涉及网络安全、招聘及医疗保健等。这一系列变化引起了不少用户的强烈反感,有网友直言:庆幸谷歌当初离开了中国。

从当初的“Don’t be evil(不作恶)”到如今的“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虽然差别不大,但总让人觉得失去了一些东西。虽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这一行为准则的更改与 Maven 项目有关,但时间点的过于巧合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不论如何,这位昔日的攻城者,如今已经发生改变。

收藏

评论

微博

用户头像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头像
神州第一媒 2019 年 04 月 04 日 10:38 0 回复
扯来扯去,天朝开发者也就逼逼两声而已,作为生存链条的底端,无非是跟张三混还是李四混罢了。。。
用户头像
Bean 2019 年 04 月 04 日 09:56 0 回复
有点标题党了,DRM Widevine 是谷歌自己未开源的项目,跟阻止开发开源浏览器有啥关系?谷歌本来就有决定权。况且这又不是浏览器的必要功能。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