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拿下 100W 用户,这家少儿编程公司究竟做了什么?

阅读数:1570 2019 年 10 月 25 日 11:23

3 年拿下 100W 用户,这家少儿编程公司究竟做了什么?

3 年拿下 100W 用户,这家少儿编程公司究竟做了什么?

在网络上有不少类似的故事——天才少年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收获成功。正如英国 BBC 《我们的下一个亿万富翁》系列纪录片中所讲述的故事一样,一名年仅 12 岁的少年——Thomas Suarez,通过勤奋和刻苦,最终凭借自身努力创办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

因此当计算机越来越多融入人们的生活时,不少家长也希望自家孩子能通过编程提前走上成功之路,或者提前培养孩子成为未来的“职业码农”。

但是一味地吹捧,也让少儿编程变了味。

只有要成为程序员的孩子,才学编程;
编程又不是主学科,对升学毫无帮助;
编程只适合男孩,不适合女孩……

近几年,我国教育改革大步向前,不仅对文化课、艺术课等进行改制,同时也将人工智能教育设为改革的重点之一,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创客编程教育文化,各大高校设置创客教育等人工智能专业,推动创客教育的发展,实施人才强国战略,学习基本的编程思维也已成为未来知识体系下新的读写能力。我们开始相信,编程能力将成为 21 世纪的一项必修文化。

随着国家、资本对少儿编程的关注,市面上出现了众多为培养青少年编程思维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少儿编程行业出现了师资力量不足、课程内容同质化严重、平台不完善等问题,那么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当下火热的少儿编程呢?

带着这些疑问, TGO 鲲鹏会采访了西瓜创客技术总监 & TGO 鲲鹏会成都分会会员王聪,来看一下他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的。

3 年拿下 100W 用户,这家少儿编程公司究竟做了什么?

不一样的少儿编程

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成为父母后,开始关注儿童教育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王聪亦是如此。2017 年,王聪刚获得一个全新的身份——爸爸,这个新的身份让他逐渐开始关注起少儿教育。

在接触西瓜创客之前,王聪一直认为少儿教育是非常简单的,也曾一度认为教小朋友编程是为了让他们未来能找到一份 IT 相关的工作。实际上,当王聪真正加入西瓜创客后,他的想法就被改变了。

大多数的少儿编程是采用 Scratch 拖拽式的方式进行学习,就像搭积木一样完成编程。在西瓜创客,这不仅仅是为了让孩子了解代码,同时希望采用这样的方式释放孩子们的创造力。少儿编程不是为了培养未来的程序员而生,它是为了培养十年后能改变世界的孩子而生。正如王聪在谈到少儿编程时所说的,“编程是一个具备创造性的东西,它不像其他知识可以通过书籍所获得,它更多需要你去进行创造,而创造所产生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西瓜创客成立之初,它以“AI 双师模式”切入少儿编程赛道,针对 6 - 12 岁孩子的认知水平、同步 CSTA K-12 国际标准并深度整合 STEAM 教育体系,设计了适合中国孩子的 L.E.A.P 课程。除此之外,西瓜创客基于 CLS 理论 (Creative Learning Spiral 创造性学习螺旋)搭建了学员社区,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原创编程作品,让孩子们能够体验并试玩其他小朋友的作品,引导社区内形成良性的沟通交流,以达到相互学习的目的。

同时,为了提高学习效果,王聪提到西瓜创客会通过 AI 算法,精准地分析学生的学习轨迹,帮助学生、家长和老师最大程度可视化地了解孩子学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从而提供更具个性化与差异化的教学反馈和辅导,有效提升孩子的学习效果,深度落实因材施教。

孩子喜欢的课程体系、家长信任的个性化教学体系,为西瓜创客带来好的用户口碑,王聪提到,“当前,平均每个老用户会给我们介绍 3-4 个新用户。”用户口碑作为教育行业的核心增长引擎,成立不到 2 年的时间,西瓜创客积累了覆盖全球 61 个国家的百万用户。

“重磅、地震、周末不眠”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人工智能,并感受到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少儿编程逐渐成为了家长们的“香饽饽”。目前,少儿编程教育成为最火的教育细分赛道之一,政策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2017 年,国务院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要求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同年,浙江省率先将编程列入浙江省高考体系之中;2018 年,北京、南京、广州等城市纷纷将编程列入中考特招项目,重庆发布《关于加强中小学编程教育的通知》,将少儿编程纳入公立学校教学体系之中。

随之而来的便是汹涌的红利市场。从市场规模来看,少儿编程市场目前预估有 40 亿元,学员规模达到 1500 万人。未来 5 年,市场规模预计可达到 300 亿元,被视为“K12 的黄金赛道”。

针对这个问题,王聪表示,根据国家提出《中国制造 2025》计划,想要完成任务,那么就一定会从娃娃抓起。但从娃娃抓起,并不是说,希望大家都成为编程精英,而是希望让孩子能更好的了解机器运作原理和 AI 产生的根源。同时,随着技术发展的成熟,技术为少儿编程提供了更好的工具,包括直播和录播技术、Scratch 最新推出的 3.0 等等,这些都是使得少儿编程市场有光明未来的理由。

但是,近期中国计算机学会官方订阅号发布《CCF 关于暂停 NOIP 竞赛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在《公告》中提到,“由于某种原因,由 CCF 主办的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 NOIP(普及组及提高组)从 2019 年起暂停。”除此之外,该《公告》还同步更新到“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和“中国计算机学会”官网上。

消息一经公布,多位编程教育从业者均表示很震惊、不可思议。某家少儿编程创始人甚至用“重磅、地震、周末不眠”三个词表达了当他得知消息的心情。但是王聪却认为,停办也许是一个好消息。

王聪表示,信奥联赛的暂停,并不意味着将取缔这项学科竞赛。国务院已经发布人工智能发展国家战略规划,明确提出科技兴国,在中小学普及编程教育,同步被列入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因此,少儿编程教育的加速发展是趋势,在这个过程中,教育主管部门,从全局考虑肯定会有一些必要的调整和部署。作为少儿编程教育行业的领军企业,西瓜创客将积极响应国家政策,为把孩子培养为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人才,提供更好的课程和教学服务。

“千码大战”

除政策支持之外,资本也为少儿编程出了一份力。据可搜索的公开信息,当前少儿编程相关创业公司已超过 200 家,或许你能看到不少少儿编程公司的融资喜讯,但是更多仍是正在奋斗的创业公司,这也意味着少儿编程赛道的路并不好走。

针对此类问题,王聪称,从竞争的火热程度上看,每当一个赛道成为风口时,那么一定会大量出现相关的公司,现在的情况可以称为“千码大战”。今年属于淘汰赛阶段,也就是说可能会有大量的少儿编程创业公司被淘汰掉,因为比较头部的公司已经完成了更高轮的融资,所以跟不上头部公司的创业公司就一定会被淘汰掉。明年将逐渐进入排位赛阶段,可能会根据各个公司的不同情况出现排位的情况。

而谈到公司之间的差距时,王聪表示,从技术层面看,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差别并不大,而少儿编程的未来竞争力核心主要还是回归到教育的本质上。

Q & A

TGO 鲲鹏会:当前,新技术很多,更新也很快,那么请问您是如何平衡技术与业务呢?

王聪:这是在初创团队里所有人都会面临的问题,当业务快速发展时,你一定会产生一些“技术债”。只是说,作为技术管理者,我们需要把握好度,需要自己主观地把握好一些节奏。

比如,前线部队在前面跑得特别快时,我们会发现功能迭代效率会越来越低,那么这时你就需要投入一些人力做重构。因此,我们现在有专门的一支力量是负责这部分的工作,他们会负责一些重构和服务拆分。如果没有专门团队的话,你的时间一定是被业务占据的,所以你需要单独划分出来一支团队力量,由他专门负责这件事情。

TGO 鲲鹏会:目前西瓜创客的团队文化是什么?您又是如何看待网友称,西瓜创客是一家强调“加班文化”的公司呢?

王聪:对于网友所说的强调的“加班文化”,从结果上看,西瓜创客是一个特别努力的创业团队,经常晚上很晚了还亮着灯。我们并没有在团队里强调 996 ,通常大家都会自己安排时间,本着对事情负责、把事情做得更好的心态在工作。对于一个飞速发展的创业公司来讲,事情是做不完的,确实大家都很忙,所以导致出现一些加班的情况。公司快速发展的同事也十分希望自己都能够跟公司一起快速成长,所以我们十分在意是否给大家提供有挑战的工作内容,以及希望能提供给大家更多的学习机会。除了公司内外部的技术分享之外,西瓜创客还给大家提供了书籍和培训课程,同时我们也开通了极客时间的企业账户,希望大家能从上面学习到优秀的课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个人和公司都能得到快速成长,那么就可以得到一个双方共赢的结果。这时,工作时长往往就显得不是这么重要了,因为大家都在这个过程中收获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有好多小伙伴都跟我说在西瓜创客的一年时间,可以收获其他公司三年的成长。

TGO 鲲鹏会:在招聘过程中,您更看重应聘者的哪些方面?

王聪:在招聘方面,西瓜创客也是比较有特色的,首先我们一定还是关注应聘者的硬素质——技能能力,同时,我们也会关注应聘者通用能力——总结反思、学习能力、目标导向和成长心态等。

举个例子,当你与其他人产生不同意见时,你是否能认真听取他人意见,以及是否能接受反馈。如果我们想要把工作做得更好,那么一定是负反馈驱动的,所以我们在招聘时,很看重一个人的接受程度,如果你每次和他说一个负反馈时,他都急于解释,那么可能就不太符合我们想要的人选。

TGO 鲲鹏会:请问能简单分享一下您过去的创业经历吗?您从中收获了什么?

王聪:从结果上来看,我过去的创业经历是不好的,因为它并没有成功。但是,从个人收获和成长量看,我认为是成功的,因为它让我收获了很多东西。

首先,它让我对创业这件事产生一个比较深刻的反思,当我拥有这些反思之后,可能我再回过头去做决定,或者未来再遇到类似的决定时,我可能不会再去做同样的决定,或者能做出一个更成熟的决定。

其次,创业失败也让我意识到,当你选择开始创业时,一定要对创业的行业有足够的了解。

最后,创业公司里的股权划分和治理结构需要明确,因为如果当这些细节没有划分清楚时,容易导致公司内部权力分配混乱、资源混乱等现象。


TGO 鲲鹏会,是极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术人聚集和交流的组织,旨在组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领导者社交网络,线上线下相结合,为会员提供专享服务。目前,TGO 鲲鹏会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成都、硅谷、台湾、南京、厦门、武汉、苏州十二个城市设立分会。现在全球拥有在册会员 800+ 名,60% 为 CTO、技术 VP、技术合伙人。

会员覆盖了 BATJ 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技术领导者,同时,阿里巴巴王坚博士、同程艺龙技术委员会主任张海龙、苏宁易购 IT 总部执行副总裁乔新亮已经受邀,成为 TGO 鲲鹏会荣誉导师。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