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啦看书 CTO 褚亮:做儿童阅读领域的 kindle

阅读数:3 2020 年 1 月 31 日 00:00

咿啦看书 CTO 褚亮:做儿童阅读领域的 kindle

褚亮,咿啦看书联合创始人兼 CTO , TGO 鲲鹏会杭州分会会员。曾负责浙江省全省数字城市开发,在三维地理信息系统引擎开发和解决方案公司带领团队进行图形引擎的开发,2013 年作为联合创始人启动咿啦看书项目。

咿啦看书 CTO 褚亮:做儿童阅读领域的 kindle

褚亮在咿啦看书发布会

2017 年 6 月 16 日,咿啦看书召开新品发布会,CTO 褚亮的一句“ CTO 就是为了 CEO 曾经吹过的牛 B ,含着泪也要去实现的人,至少不害死 CEO ”金句瞬间风靡国内技术圈,长久以来和褚亮一样担任“技术背锅侠”的 CTO 们深感“于我心有戚戚焉”。随之,咿啦看书发布的硬件产品动画图书馆同样风生水起,短时间快速进驻了 50 多 个城市,超过 6000 所幼儿园,成为幼教界畅销品。

技术 + 版权壁垒,打造一流阅读体验

在发布动画图书馆之前,咿啦看书的产品经历了重重摸索。郑州点读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9 年,在少儿阅读领域耕耘多年,一开始做的是点读笔和有声教材。之后,团队不断探索,在点读基础上进行声音交互功能研发。现在,由点读科技研发的“咿啦看书”是以动画书为核心的产品,介于纸质书和动画片之间,在电子书中引入了动画、配音、益智游戏和交互内容,专业名称是增效型交互式电子书。

“我们在全国跑了 3 万所幼儿园,对孩子的需求和市场的需求有非常多的研究和透彻了解。像 iPad 这样的产品出现之后,孩子根本不想看纸质书 —— 前者交互太丰富了。而家长想要的是,让孩子爱上阅读,不管是纸质阅读还是手机阅读。当时,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把这种书做出来?而且是以低成本做出来?”

在动画书付费方面,美国已有成功先例,不过却没有多少经验可以借鉴。“在美国,一本动画书 App 卖十几美元也可以,在国内不可能卖得出去。同时,那些都是采用游戏化思维去做的,成本太高,不适合大批量生产。”

基于这样的背景,褚亮和团队最终决定,首先要做一套阅读器引擎,解决阅读体验的问题,然后要开发一套制作工具,解决成本和效率的问题,“这是我们创业之初思考的问题”。现在,咿啦看书的动画书“看起来就跟视频一样,很流畅”。

阅读引擎和制作工具是咿啦看书现在最大的技术优势,解决了孩子阅读的趣味性和批量化制作的成本、效率之间的问题,助力咿啦看书在儿童阅读垂直领域“所向披靡”,面对京东和腾讯投资的同类儿童阅读产品,褚亮依旧自信满满。

此外,具备先发优势的咿啦看书凭借独步全球的技术,已经与海内外百余家童书出版社、国内外知名动漫公司已达成版权合作,建立起强大的版权壁垒,目前公司已拥有数千种优质绘本童书版权资源,比如国外的《托马斯》、《蓝精灵》和上海美影厂的《阿凡提》、《黑猫警长》等顶级 IP 都已经签约。

切入硬件产品,更符合用户需要

咿啦看书最初只有面向 C 端的一款产品 App —— 咿啦看书,现在已经扩展到还有面向 B 端的咿啦动画图书馆硬件产品,还有配套的面向合作伙伴和出版社的实时分账系统。

让褚亮感到自豪的是,咿啦看书打造实时分账系统能够让合作伙伴公开透明地看到他们的产品在咿啦看书的销量。“出版社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支持咿啦看书从无到有,我们应该回馈给他们更多的支持。”

回顾 2017 年,褚亮另外一项很大的收获是,通过挨个走访近千家幼儿园,对幼儿园的儿童阅读场景的理解更加深刻。幼儿园使用咿啦看书产品的是怎么进行教学的?孩子们怎么学习?有没有达到相应的学习效果?使用咿啦看书产品到底有没有收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咿啦看书现在的硬件产品动画图书馆,是一个重量为 21g 的小盒子,褚亮笑着说道“这是灵魂的重量嘛”。最开始,咿啦看书的动画图书馆不是硬件盒子,而是软件。最初未经调研的时候,褚亮带领团队研发了咿啦看书看书的 PC 软件,设想的是老师把软件安装在教学一体机上,联网就可以使用,随时可以更新。

推广了几十所幼儿园之后,褚亮发现这个产品根本用不起来。“这是非常场景化的需求,技术创业的人容易陷入自己的思维导致的问题:我觉得用户需要这个东西,实际上用户可能真的需要,但是用不了”。

幼儿园的真实场景是,教师在软件操作和配置方面不够熟悉;同时,很多教室虽然配备教学一体机,但是没有联网;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学一体机上经常同时存在很多病毒,往往是杀都杀不完,“最极端的,某幼儿园的一体机设备发现了几十种病毒,根本不敢想象” —— 这直接导致咿啦看书陷入了模式很重的售后服务。

没有网络导致了新的问题,只能将所有资料一次性打包在软件安装包中,直接导致安装包体积特别大,同时不能实时更新最新数据,不能进行推荐,完全变成了离线的产品。不少幼儿园的一体机设备不是大厂正规产品,不仅性能低下,而且是批量化生产的,连序列号都不改 —— 这就直接导致售卖许可证的一机一码模式无法实现。

痛定思痛,褚亮带领团队研发了新的产品 —— 咿啦看书动画图书馆硬件产品。

动画图书馆硬件盒子只能读不能写,可以有效的防病毒,咿啦看书可以通过接口更新内容;不用安装,所有的系统文件全打包进去可以直接运行;支持主流的 Windows 系统,通过性能优化,在低端机上都可以跑得很顺畅。

褚亮最大的收获就是,经过摸索,找到了咿啦看书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就是走 B 端幼儿园市场,跟幼儿园以少儿阅读课程形式进行结合,以动画图书馆的产品形态去推广,解决老师的绘本教学和阅读教学的问题。这也是咿啦看书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

做儿童阅读领域的 kindle

谈起儿童阅读,褚亮举例说道,家长经常会给孩子买大量的图书,但是孩子往往不爱看。家长往往只有很模糊的概念。对孩子来讲,互动形式越丰富,趣味性就越强,而交互过程也是逐渐挖掘孩子兴趣点的过程,这正是咿啦看书的发力点。

基于动画书的强交互特性,咿啦看书已经积累大量的数据,比如图书类型、阅读时长、交互频率,要进行深度分析,就需要与大量的人工智能技术结合才行。褚亮希望把孩子的阅读数据整合起来,据此判断孩子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阅读能力处于什么水平,即基于数据做精细化的运营。

围绕孩子所处场景,咿啦看书努力打造产品生态。孩子在家中可以使用咿啦看书 App ;在幼儿园,咿啦看书提供了动画图书馆,通过老师讲解,会有更加生动的学习场景。

本月,咿啦看书 2.0 即将发布,从以往的只针对孩子的使用习惯和只解决孩子的阅读问题,逐渐转变为同时兼顾家长和孩子两方面的需求。“对于家长来讲,很多时候他不知道给孩子选什么样的书,也不知道孩子适合什么样的书。咿啦看书 2.0 帮助家长筛选更好的产品、推荐更好的书籍”。

“我们的愿景是做少儿阅读领域的 kindle ,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追求。我们是以平台化思维打造产品,希望打造成孩子阅读的购物商城”。在这个少儿阅读平台上,什么书都能买到,阅读体验也更好,既包括硬件阅读设备,也包括背后的阅读技术和最直观的消费体验。

出版社和原创作者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生态化地生存,给更多的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咿啦看书基于自身技术帮助打造内容,“我们自己是不生产内容的,将来所有的内容都是来自合作方”。

有着如此宏伟愿景的咿啦看书,不会将志向局限在现有的少儿阅读领域。从纵向的年龄角度,咿啦看书将要由现有的 3 - 8 岁拓展到同时面向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成人领域的交互式阅读;从横向的内容角度,咿啦看书将由现有的绘本阅读延伸到英语阅读教育,甚至其他更多学科。

这一切的核心,还是前文提到的咿啦看书的核心技术优势:阅读引擎 + 制作工具。

技术出身的褚亮表示,技术本身不会成为公司发展的瓶颈,反而是要始终保持的壁垒,“我们现在的技术领先,可能就是一两年的时间,这对我们技术团队的要求就是,持续探索更新的技术方向,更好地结合阅读领域进行应用”。

现在,褚亮依旧在要求产品经理和技术研发人员定期走访用户,定期去幼儿园跟着孩子一起上课,看看孩子的反响是什么,他们的真正需求是什么。

作为以技术支撑的少儿数字阅读公司,咿啦看书所有的产品必须回归到阅读的本质,必须对阅读非常有深刻的理解才行。打牢了阅读本质的基础,成为“儿童领域里的 kindle ”不是没有可能。


TGO 鲲鹏会,是极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术人聚集和交流的组织,旨在组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领导者社交网络,线上线下相结合,为会员提供专享服务。目前,TGO 鲲鹏会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成都、硅谷、台湾、南京、厦门、武汉、苏州十二个城市设立分会。现在全球拥有在册会员 800+ 名,60% 为 CTO、技术 VP、技术合伙人。

会员覆盖了 BATJ 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技术领导者,同时,阿里巴巴王坚博士、同程艺龙技术委员会主任张海龙、苏宁易购 IT 总部执行副总裁乔新亮已经受邀,成为 TGO 鲲鹏会荣誉导师。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