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 Purnama 对一体化 IT 和组织转型的一些看法

阅读数:277 2018 年 8 月 21 日 09:20

Agile Impact 大会将在印度尼西亚召开。 Arthur Purnama 将在会上做演讲,介绍他在帮助组织实现一体化 IT(Integrated IT)中的一些亲身经历。他同时指出,任何转型项目要取得成功,至关重要的是理解人们思考、灵活和接受转型的方式。

Arthur 曾在德国生活、学习和工作近 20 年。在 2016 年,他决定回到自己的祖国,帮助 Doku 转型为敏捷企业。Doku 是一家业界领先的支付网关企业。Arthur 接受了 InfoQ 的采访,介绍了自己的工作背景、亲身经验,以及此次演讲的主要内容。

InfoQ:Arthur 先生,能详细介绍一下您自身情况和个人经历,以及驱使您做事的动力。

本质上说,我是一位软件工程师。早些年间,我就形成了对编写代码和开发应用的热情。正是这种热情驱使我重返校园攻读软件工程。那时,我选择去德国学习,因为我可以承受学费,并且德国具有多所知名大学。

对我而言,国外求学在一开始并非易事,这主要是语言上的障碍和文化上的差异。为此,我做了一些软件开发的兼职工作以及一些暑期工作,这的确有助于我更好地用德语交流、理解德国的文化,并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做了更好的准备。

我从软件工程师的工作中认识到,IT 不仅仅是创建产品或解决问题,而且也是改进生活的业务价值。因此,我将软件开发作为自己的日常工作,进而开始去寻求更大的挑战,即通过 IT 帮助各行各业的企业改进自身的业务。我把握了一些机会去从事顾问工作。我目前的驱动力在于通过 IT 改进业务。

InfoQ:您的个人简介中有一句话非常有意思:“进一步探索企业的组织行为,并通过一体化 IT 创造业务价值” 。您能详细解释一下吗?在你看来,什么是一体化 IT?

作为一名 IT 顾问,我主要帮助跨国企业实现过程改进 / 数字化转型中 IT 系统一体化部分的工作。在很多这样的企业中,会存在一些部门或区域独立维护着自己的 IT 解决方案。这使得管理层或董事会难以洞悉其自身的业务,并做出适当的企业行为或决策。使用一体化 IT,企业可更好地对自身业务价值流实现端到端的理解,这将有助于企业对市场做出更好的应对。

当时,我从另一个全新的维度去了解如何改进和维持业务。我认识到,在一体化 IT 中改进业务,将会影响到企业的过程、组织设置、企业功能乃至企业文化。正是该挑战促使我继续 EMBA 的学习,汲取更多关于组织行为的知识。

InfoQ:您的哪些研究已经应用到 Doku 的工作中?

我有三个主要成果已经已经在 Doku 得以应用:

第一个成果是一种遵循 SCRUM 模型并用于产品开发的组织结构。该结构由产品负责人(PO)、Scrum Master 和开发团队等角色组成。

第二个成果是实现了一种“实践社区”(Community of Practices)的理念。该理念不仅有助于团队理解新的过程和结构,而且将鼓励团队持续学习。

第三个成果是实现了一些工程原则和工程文化。它们指引工程团队开展合作,并为组织和技术提供了更好的扩展。

InfoQ:您具备在德国和印度尼西亚这两个国家实施敏捷的经历,两国在“采纳敏捷” 上存在着哪些主要差异?

InfoQ:在您看来,要在印度尼西亚实施敏捷,存在哪些行为或文化上的挑战?

我一并回答这两个问题。

据我观察,最大的差异在于“权利距离(Power Distance)”这一文化维度。该理念来自于Geert Hofstede 提出的国家文化的六维模型。在采纳敏捷中,关键在于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及如何为其他同事(尤其是资历更老的或层级更高的同事)执行建设性意见。

不幸的是,在印度尼西亚,这类行为并未得到人们的接纳。因此,要在印度尼西亚实现敏捷实践,例如自组织团队或跨职能团队等,通常要比在德国等国更具挑战。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因材施教,采用自顶向下的方式向组织灌输敏捷及其价值。

InfoQ:您在刚加入 Doku 时,当时企业缺少敏捷,亦或是刚着手去采纳敏捷。为使企业向敏捷转型,您在 Doku 启动了哪些新做法?

通过对企业做了一段时间的分析后,我创建了一个包括一些策略视图和新做法的转型计划。我将该计划向相应的高层管理者和董事会做了展示,意在让他们理解我的想法,并获得他们的支持。

第一个新做法是对产品情况做重新洗牌,并重构产品的开发组织。这将实现一种符合 SCRUM 框架的建模,供敏捷原则、价值和实践的教练团队遵循。

InfoQ – 如果敏捷之旅是一个“有始有终”的过程,那么你们当前正处于“迈向敏捷之路”的哪个阶段?

我认为在当前竞争激烈的业务环境中,敏捷的思维方式使我们有机会不断改进并保持业务的相关性。由于人们总是希望去挑战自己的理想,因此我很难讲我们在迈向敏捷之路上走出了多远。我们可能已经超越了机械敏捷(Mechanical Agile)实践的阶段,我们正不断创造一种积极向上的环境和持续学习与创新的文化,以支持可持续的业务增长。

InfoQ – 在 Agile Impact 大会的演讲中,您将介绍 IT、神经科学和敏捷的一体化。其中将会涉及哪些模式?神经科学是如何与敏捷和 IT 结合的?

在我看来,对于一个正在经历流程和文化上重大转型的企业,需要了解企业中的员工是如何应对转型中的变化的。例如,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在印度尼西亚这样一个拥有强大“权力距离”文化的国家中,如果仅是希望员工能表达自己的想法,或向高层或主管做出建设性的论证,那么这可能会使得双方感觉各异,包括害怕情况失控和粗暴对待,并最终在双方间形成巨大的阻力。在很多情况下,企业的新做法必须面对员工或部门的这种抵制。因此,了解人们如何思考、理解和接收转型的信息,这对于转型计划的成功与否是至关重要的。我将在演讲中通过介绍我自身的一些敏捷转型经验,分享一些相关理念。

查看英文原文:  Arthur Purnama on Integrated IT and Organizational Transformation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