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万物智能的大脑平台,让 AI 无处不在

  • 陈兴璐

2016 年 10 月 8 日

话题:语言 & 开发架构AI

今年 3 月,AlphaGo 战胜了人类顶尖棋手,后来又超越柯洁,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AI,曾经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高大上“神器”,现在已悄然进入寻常之家,有的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却有一颗智能的心脏,为我们日常生活提供各种贴心的便利。

山姆·哈里斯——神经学家和科普作者,在一次 TED 演讲中,谈到了 AI 的发展:

  1. AI,简而言之就是“信息处理信息”这一过程;
  2. 人类在不断升级计算机的处理速度,也就是说在给 AI 提供越来越高端的配备;
  3. 人类的智力水平和演化速度可能不及 AI 的演化速度。

随着人工智能已经能实现很多功能,在语音识别、自然语音理解、数据挖掘、计算机视觉方面有很多突破和应用,各大公司都希望在人工智能时代有崭新的创造,带领生活另一次质的飞跃。譬如,微软 CEO 近日在大会上发言,就明确指出 AI 代表了微软的野心,AI 将从多个角度改变微软格局。

地平线机器人,就是这样应运而生,作为全球瞩目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之一,其目标就是让地球上超过 1000 种设备具有从感知、交互、理解到决策的智能,就像 Intel 是个人电脑时代的标杆企业一样,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 Intel”。这是一个非常宏伟的志愿!地平线机器人是否有能力承担这样的重任?我们采访了方懿副总裁,在此之前,14 年诺基亚副总裁的职业生涯,让她从手机走向人工智能,梦想一直带领她的脚步。

这一次,就让我们跟随她的脚步,去了解人工智能,也许这也是整个人类的梦想!

InfoQ:今年 3 月,AlphaGo 战胜了人类顶尖棋手。这一方面让人惊喜,一方面也让人觉得恐怖,似乎科幻大片《终结者》展现的景象指日可待了。对此,您有什么独到的理解和观点?

方懿:在我看来,这没有什么恐怖的地方。我个人认为,这种想法有一点杞人忧天,毕竟技术才刚刚开始,就想着未来会毁灭人类,未免担心过早。人工智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且设计它,让它完善的毕竟还是人。我们地平线更多思考的是,如何让这个技术发展得更好,从而服务于人,而不是杞人忧天徒增烦恼。

InfoQ:地平线机器人创始团队简历让人印象深刻,这样的团队是否在人工智能领域具备相当的号召力?您是如何遇到地平线机器人的?人工智能与您之前从事的行业有一定的差异,从哪些方面可以说明您和地平线的一拍即合?技术上有哪些契合点?

方懿:毋庸置疑,地平线机器人是全球瞩目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之一,在人工智能领域具备相当的号召力。

我跟余凯建立起正式的联系还是在去年 7 月底的时候,经一个共同的朋友介绍,余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聊了聊他的创业想法。其实在之前,我有过一次机会在清华听了余凯的讲座,那是清华大数据产业联合会主办的一个讲座,而我当时在清华大数据产业联合会做副秘书长,所以有幸听了余老师的讲座。我当时就想,这个科学家给人很亲近的感觉,把一个很“玄妙”的议题讲得深入浅出。

在跟余凯详聊之前,我有一点担心科学家创业不够落地,会像放风筝一样高高在上,而我是一个更希望把产品推出去的一个人。后来跟他聊完之后,我觉得他的志向很高远,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让 AI 无处不在,而不是集中化。因为我过去做了十几年的手机,我一直在寻找与手机不同的方向。手机是把很多功能集成到了上面,但我是在寻找一个“去中心化”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未来应该是走向去中心控制的。余凯的“无处不在的 AI”的理念,很打动我,跟我一直以来的思考是一致,于是,一拍即合。

另外,他同时还提到,地平线既要做智能驾驶这样前沿高端的项目,同时也会有像智能空调这样的智能生活项目,非常符合我对未来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期待。 余凯提出给这些产品提供“大脑”引擎,让生活中的电子设备,真正具有智能化的功能,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安全和乐趣。

同时他也提到,目前的芯片还在做到端上智能的局限。所以他的另一理想就是打造人工智能时代的“Intel”。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理想。所以当时我立刻就跟余凯说,不管我合不合适加入,但如果你们需要,我肯定会帮忙。这样就开始了。

至于技术上的契合点,当然是来源于我 14 年在移动通信尤其是手机行业的经验。因为 AI 技术做到前端,端上的硬件乃至芯片技术的演进是基础,同时又提出了挑战。比如说,最早的模拟手机很大,我们常常调侃,手机除了打电话,还可以防身。后来演进到数字手机,并且集成度不断提升,尺寸越来越小,外观越来越漂亮。 软件技术,尤其是 Mobile 的操作系统(OS)随着手机硬件的提升,也从简单支持通话和短信的功能机 OS,演进到了现在的智能机系统。手机也就自然从只能打电话,到可以通过各式各样的应用,服务人们的各种需求, 比如社交、多媒体、游戏、金融等服务。

智能手机的平台,除了通信技术相外,有两个重要部分定义了最终的手机产品:芯片及其参考设计,和操作系统,如高通的芯片加 Google 的 Android。如同 PC 时代,Intel 和微软定义全球绝大部分的 PC 产品,也雄霸 PC 市场多年。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同样需要 AI 芯片 +AI 操作系统来定义“大脑”平台,让万物智能成为可能。

InfoQ:在地平线机器人团队中,请介绍一下您作为硬件副总裁的角色职责?

方懿:我总是描述我们硬件团队的职能就像搭一个台子,让我们的核心算法和软件在上面做出精彩的表演。

具体讲,我们有芯片团队、硬件团队,还有系统软件团队。我们是给我们的算法和应用软件工程团队提供一个可以很好地运行我们的算法以及应用软件的、稳定可靠的 AI 通用平台。我们的芯片团队,与我们的核心算法团队紧密合作,设计并实现基于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专用芯片架构。而我们的硬件团队,就要把芯片集成到一个 AI 应用硬件的平台,系统软件团队为这个平台注入 AI 操作系统,让它稳定高效地运行起来。我们的算法和软件工程团队,就可以在这样的平台上,实现并完成我们的最终“大脑”引擎。

InfoQ: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化和信息化,中国第一次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地平线机器人作为中国人工智能的领头羊,创造了国内创业公司的估值纪录,“做机器人时代的 Intel”,请分享一下这个愿景带来的动力和压力,并为此而做出了哪些准备?拥有哪些一流技术?

方懿:这个愿景是很远大的,会给人激情以及带来对未来应用场景的无限想象力。比如“AI 无处不在”,如何去做到它,这是一个让我们大家都很兴奋的一个想法,然后我们就会去想如何实现。而压力来自于,很多东西我们要去探索,因为世界上也仅是寥寥可数的几家公司敢跳到这条路上来,并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我们就是其中一个。那前方是没有任何可以模仿的,我们要去探索这条路。简而言之,压力来自于“前无古人,时不我待”。

第一个准备,我们有强大的人才储备,既然要做“机器人时代的 Intel”,我们的核心又是算法,那么算法方向的人才储备是第一位的。我们吸引了来自全球顶级科技企业的顶尖人才,全公司核心技术骨干和管理层来自百度、Google、Facebook、微软、诺基亚、华为等,拥有 5 年到 20 多年、平均 7 年的工业界经验,均在以往的职业生涯中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我们研发的检测算法曾在国际算法评测平台“KITTI”的车辆检测数据集上连续数月排名第一,在学术界最大的行人检测数据集“Caltech”上也有优秀的表现。更重要的是,既然是做芯片,我们在芯片方向,有最资深的架构师周峰博士。周峰博士是地平线的主任芯片架构师、前华为美国研发中心资深架构师。

第二个准备,是在我们目标的市场上推动技术到产品落地。地平线目前已经研发出分别面向智能驾驶的“雨果平台”和面向智能家居的“安徒生平台”,取得了多项世界领先的落地成果。比如在基于地平线“雨果”平台研发的 ADAS 产品原型机三月在智车发布的“奇点汽车”上,并上路开始路测;地平线还跟科沃斯合作,展示发布了搭载地平线“安徒生”二代平台的下一代智能管家样机;基于地平线“安徒生”一代平台的美的“智能王”柜机空调在今年 8 月上市。我们把我们的产品、原型机放到市场上去磨练,让我们的产品越来越稳定,技术越来越成熟。

技术跟人才是紧密相连的,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跟一群深谙深度学习技术、理论到应用的专业人才一起做与未来相关的事。

InfoQ:您在演讲中说:“人类正进入一个虚实融合的世界,新的物种已经诞生了,这个新物种不再是人的体力和脑力的延伸,而是自主的决策和行为。”如何理解这句话?如果自主的决策和行为可以理解为“自由意志”的话,何以与新物种对等?

方懿:我依然是这样认为,不是“自由意志”,而是“自主的决策和行为”。我们的设定是,在一定的场景上的专有应用。

InfoQ:请分别介绍一下端上的大脑平台和云上的大脑平台的特点?“2020 年人工智能功能的机器人会达到 600 亿,每个人身边会有 10 个这样的机器人。”这些数据有什么依据?

方懿:这些数据来源是国际机器人协会。现在大约是有 60 亿的人口,很有可能会突破这个数字。我们前端的硬件会变得越来越小,我们到端上的能力越来越强,可以让我们身边的机器变得越来越聪明,让“AI 无处不在”成为现实变得可能。

10 个是怎样来的?环顾周围,我们身边不乏空调、冰箱、电视、洗衣机、微波炉、扫地机器人等电器。它们各司其职为我们服务,但是它们并不聪明,需要手动控制,不能智能地根据我的需求、我的情况来做。过去 Smart Home 的概念随着手机的发展,更多的是用手机去遥控,我认为这样并不 smart,既没有自然交互,也没有自主决策。

说到端上的大脑平台和云上的大脑平台的特点,端上的大脑平台即使不联网也可以实现智能功能。而纯云端方案,就要联网后才能实现相关功能。我们认为“端+云”是一个组合,端上实现智能功能,在云端做训练。“端 + 云”,是一个完整有效的方案。

InfoQ:现在地平线机器人人工智能技术涉及“移动互联网”、“知识工作自动化”、“物联网”、“云”、“先进机器人”、“自动汽车”六大颠覆性领域支撑技术,可否介绍一下这六大关键技术的颠覆性体现在哪里?可否具体介绍一下针对目前两个应用场景——车和家的人工智能产品?

方懿:“移动互联网”技术在今天,已经不是颠覆性技术了,是现实。我们公司最大的颠覆就是把人工智能的技术(“大脑”)从云端搬到前端,让它不联网也可以工作,具有实时性的特点,而且更稳定,同时保护使用者隐私。因为网络有不稳定的时候,尤其是开车的时候,网络基站交换的时候有掉网的可能。此外,是隐私性,把大脑从云端搬到前端,给人一个选择。有的人会觉得,把摄像头连到网上,会有这样那样的隐私性问题,那可以选择不打开。我们想颠覆的,第一是做到端上,增强实时性,更稳定,同时能够保护隐私。此外,我们提出要把深度神经网络的架构做成芯片,这是一个专属于深度学习的专用芯片,是一个全新的架构,这也是一个我们非常颠覆的地方。

地平线的安徒生平台是一款性价比非常优秀的“大脑”平台,让家具和玩具可以实现自然交互,看懂、听懂、并出做判断,为生活带来便利和乐趣。

而在车上,我们的雨果平台则是一款高性能的辅助驾驶平台,为人们的安全出行,提供重要的辅助功能。它不仅可以实现行人检测、车道线检测和车辆检测,并且可以完成预测,帮助驾驶员做出理性的决策。

语言 & 开发架构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