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被滥用了吗?

  • Christopher R. Goldsbury
  • 郑柯

2012 年 1 月 26 日

话题:DevOps语言 & 开发架构文化 & 方法

那是 2011 年感恩节之前一个微冷的日子,空气里似乎能拧出水来,我采访了Eric Brende,他是一位知名的技术思想家和作者,住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南部的 Soulard——有悠久历史的城郊地区。Eric 因其书籍《最好关掉技术的开关》而广为人知。Eric 希望找到生活与技术的合理融合,此书就是对他这个过程的记录。

Eric 的观点是对技术支持论者的反驳。他主张:我们已经变得过于依赖技术了,现在需要找到合理的平衡。下面是他在采访过程中提出的例子:

  • 汽车运输 vs 步行:过去,我们不管去哪儿,几乎都是靠步行。步行方式让我们与邻居的关系更融洽,让我们得到有益的身体锻炼,直接呼吸自然的空气,接触自然的元素。汽车运输剥离了所有这些好处,现在我们必须拿出专门的时间锻炼身体、与人见面,还有外出。曾经编织进我们的生活的这些片段,如今支离破碎。
  • 手工艺 vs 有组织的大规模劳动:手工艺让我们获取练习的好处,享受创造带来的成就感,还有与解决问题相关联的智力刺激。工厂和办公室的格子间降低了人们的创造性,提升了癌症和心脏疾病的患病几率,并让解决问题变成了可遵循的一系列固定的步骤或是模式。
  • 计算机 vs 现实:我们在重新发明现实。可是它已经存在了。以 Facebook 为例,我们已经有了社交网络,可把它抽象到计算机上之后,我们推远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我们不愿意扩大交往圈子⋯⋯我们最重要的人类基本技能——沟通——正在萎缩。

共进午餐时,雨丝在我们身边挥洒,我开始提出我的问题。

InfoQ:好吧 Eric,我在 2007 年读过你的书,而且一直在好奇⋯⋯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你找到技术与生活的正确融合了吗?

Eric:我找到了,但我不知道其他人或是这个世界怎么样。人们常常认为我是反技术分子,可事实并非如此。我只是认为技术不应滥用,我认为应该找到一种更好的体系来辅助技术决策。阿米什人在这方面比我们更进步。这就是我的起点。他们的技术决策系统很出色,他们会反复思考,把采用某项技术的所有潜在影响都考虑进去。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的文化总是把新技术看作好东西。但是新技术导致了我们身边的这些问题,分裂了我们的城市,重组了我们的社会。我们围绕着技术生活,并为技术生活。

InfoQ:Eric,我们的读者来自软件和计算机背景。把你的思考应用到这个领域,你会对他们说什么?软件和计算机是不是也被滥用了?你对世界上的 CIO 和 CTO 们会说什么?

Eric:我认为是这样的。我们刚坐下来时,我对你说过,计算机正在重新发明现实世界。我不是说它们一点用处都没有。在给定的上下文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有用的。至于我想对 CIO 们说什么,我会说:回到绘图板前面吧。重新开始!要强调的是:我认为所有公司都应该有采用新技术的体系和规则。

InfoQ:这个体系应该是什么样子?

Eric:

  • 要花时间制定出你的公司需要的技术集合,关键是这些技术确实是公司必不可少的。而不是去看竞争对手所做的事情,或者是市场中的下一个大热门。
  • 要尽可能少地使用技术。实施技术总是有成本的,而我们事先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这些成本。可一旦技术实施后,再想不用就难了。要同时思考使用某项技术或不适用这项技术各有哪些好处。工作区内的满足感应该视为某种好处。
  • 不要复制能力。如果已经有某种机制可以正常发挥作用,那为什么还要替代它呢?这又会回到思考所有的成本和收益上去了,不能仅仅从财务角度考虑。

InfoQ:我们通常认为创新是以技术为中心的。但是貌似你的研究说明:技术之外的创新需要迎头赶上。你对此怎么想?

Eric:没错,是这样。我们的技术前进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够使用它们的速度。现在,需要创新的,不是我们的工具,而是我们。我们自身需要创新。技术已经把我们过去的社会和生物系统看做理所当然,而且它们已经开始崩塌。它们需要帮助,但是我们没有看到问题。看看医疗健保行业吧。今天的健保公司们正在解决我们的技术社会创造出来的医学问题。糖尿病、心脏疾病,还有超重。治疗方案不是更多的技术和医药,这些人需要一个生活下去的原因,这才是治疗方案。

InfoQ:技术的成功在哪些方面?失败又在哪些方面?

Eric:成功的方面⋯⋯嗯,我认为是 Twitter。我不发推,但是当我听到“阿拉伯之春”以及 Twitter 如何帮助散播这些理念时⋯⋯我认为这就是技术带来好处的范例。但是同样地,某些国家会监控所有类似通讯,包括推特、电子邮件等等。所以确实存在技术被用来监视和控制人们的情况。技术是有应用上下文的。原子弹是另一个适合的例子,这是一种恐怖的武器。但如果某颗大陨石冲向地球,可能原子弹是惟一能够阻止、或者改变陨石轨道的东西。所以你就能看到,技术决策体系发生作用的过程。我们应该知道一个技术决策所有的成本、收益和原因。就像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一样,我们需要技术需求层次理论。最底层可能是螺丝刀或锤子,这些是我们常用的基本工具。在顶层,也许是计算机,可能我们现在用得太多了。

随着我们的午餐和采访结束,我们各自离开。他骑着他的自行车,我,进了我的轿车里。低头看了看我的安卓手机,我发现收到 6 封邮件和 2 通语音留言。我暗自思忖:这个技术如何影响我的生活?

查看英文原文:Too Much Technology?

DevOps语言 & 开发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