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pace Technology 渐成主流

  • Dan Mezick
  • 张龙

2010 年 7 月 6 日

话题:敏捷文化 & 方法

几年前,人们还认为“Open Space”以及类似的形式如“un-conference”和“bar camp”是个新事物,参加技术会议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名词。但时过境迁,Open Space Events 现在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无论是处于蓬勃发展期的公司还是处于危机中的公司,他们都在使用 Open Space 设定未来的方向、制订决策。

Open Space 会议形式很特别,大部分与会者事先都不知道会议的议程是什么,因为议程是由与会者自己在会议开始之前才拟定好的。

首先由主持人设定好Open Space 的规则,接下来参与者会根据这个规则创建好会议议程,整个议程都是一系列自我组织的活动。整个议程的确定过程一般在 90 分钟内完成,最后会确定出很多学习型会议。

提出会议的人叫做“召集人”,这些会议实际上更像是对话:小组对话。每个会议的参与者一般占整个与会者的 3% 到 5%;这样,对于一个 200 人参加的会议,每个会议一般有 6 到 10 个人参加。

最后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能以个人喜好的方式与其他人交流、向别人学习。

Harrison Owen 是 Open Space 部落的“大佬”。

Open Space 的排座风格是围成一圈,根据 Open Space 先驱 Harrison Owen 所述:

Open Space 的灵感来源于西非的一个名为 Balmah 的小村庄,有一阵我作为首领的客人享有很多特权。我注意到那里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在一个圈中产生。年长的人围坐一圈,村庄的人们围成一圈翩翩起舞。男人们围成一圈举行会议;女人们也围成一圈商讨任务并彼此交流。我觉得这个圈中似乎有种魔力。

现在,Open Space 会议的主持人也在使用 Open Space 圈并帮助大家达成自我组织、自然而然的学习体验。该领域的权威有 Michael Herman 和“Doc” List。Doc List 促成了今年 4 月 28 日召开的 Agile Boston Open Space,这是在波斯顿举办的规模最大的 Open Space 会议之一。

根据 Open Space 主持人Steven “Doc” List所述:

Harrison Owen 于 1989 年首次明确了这个概念,然后有了一本书“Open Space Technology: A User's Guide”。那为什么大家前几年还没听说过这个概念呢?我觉得这是因为它到了一个临界点。它与西方那些商业公司开会的方式完全不同,这种开会方式会让组织者和管理者紧张不安。我们生活在命令与控制的环境中,经理 / 领导 / 组织者都希望决定谁、做什么、在哪儿做、何时做,还有会议安排、项目计划、组织、员工、材料等等...

Open Space 的实际制订人 Harrison Owen 就现代会议与组织的问题谈到了如下看法:

Open Space 总是可行的么,不见得。至少,如果大部分人关于组织与组织会议的那些老观点还存在的话,Open Space 就没法使用了。

临界点

Open Space 渐成主流,而现在则处在临界点上,以下数据可作为佐证:

1. Scrum 联盟的 Scrum Gatherings 将 Open Space 作为前几次 Gathering 大会的标准组成部分。Deb Hartman-Preuss曾在去年的 Munich Scrum Gathering 上举办过“游击队式”(完全没有议程)的 Open Space。今年 3 月举行的 Orlando Scrum Gathering 则将焦点放在了 OST 的制订者 Harrison Owen 身上。

2. 各大用户组已经发现了 Open Space 的巨大潜力。如前所述,像 Agile Boston 这种发展势头强劲的用户组召开的 Open Space 会议都会有 250 多人参加。该用户组计划在 9 月份举办 500 人参加的会议。像BayAPLN这样的用户组已经使用 Open Space 好几年了。Agile Open California从 2007 年起就开始举办大型的 Open Space 会议了。

3.Scrum 联盟正着手计划纯粹的 Open Space 会议。比如说,“"Scrum beyond Software Development" event”将于今年 9 月 25、26 两天在 Chandler Arizona 召开,这是一个纯粹的、持续两天的 Open Space 会议,重点关注特定的 Scrum 主题。

4. Open Space 主持也逐渐兴起,这是一种特别的技能、一种能力、甚至可以作为一种职业。像 ThoughtWorks 的 Steven“Doc”List 这种有经验的主持就十分抢手:这是因为 Open Space 主持能够“控制”小组的进程。除了主持以外,Open Space 还需要“自由把控”。因此,主持对于成功的 Open Space 会议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Open Space 已经成为大多数敏捷会议的标配了,至于大多数技术会议何时才能将 Open Space 纳入进来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更重要的问题是 Open Space Technology 何时能够成为组织中主流的会议形式。

Michael Herman是个知名的 Open Space 主持与作家。我们在他撰写的一本书中看到“他对越来越混乱的组织与社区生活感到不适”。他的名为 Inviting Organization 的文章可以帮助大家在快速的变化与不确定性中认清组织与领导。

根据 Herman 所述: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求突破命令与控制的方法,想知道谁在领导,谁失去了控制。一些商业组织已经进入了“学习型组织”的行列:可以自我学习、自我培训,但这并不是一味地说教、计划、销售,咨询、再销售——并非是命令与控制的折扣版本。

“教育”这一词的字面意义是“抽出”——像是对我的邀请。随着命令与控制不断失去市场,大量的全球性 Open Space 会议、国际政策以及世界范围内的不确定性层出不穷;坏的一面是是邀请可能是找剩下的人;好的一面是它可能正是我们所需要的。Open Space Technology 也是如此,没什么不同。

Open Space 是一种会议组织方式,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与其他人建立紧密的联系并从他人或其他组织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到目前为止,我们在敏捷大会中已经大量使用了 Open Space,它逐渐成为主流的会议组织方式。

“主流”会议何时才能使用 Open Space 呢?

Open Space 能渗入到商业组织中么?

Open Space 会成为美国公司的主流么?

跨国公司准备好使用Open Space Technology来制订将影响到整个企业的大范围、方向性的决定么?

会有很多富于创造力的员工工作在使用 Open Space 的组织中并有效地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么?这些结果不仅仅是更忙碌的员工,而是更好的公司决策?

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一切。

查看英文原文:Open Space Technology Goes Mainstream

敏捷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