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D、Schematron 与现实世界

  • Thomas Bandholtz
  • 王锐

2008 年 4 月 16 日

话题:SOA架构

多部 XML、XSL、SVG 以及 XQuery书籍的作者 Kurt Cagle,就 XSD 和 Schematron 在模式模型语言Schema Modeling LanguageSML)中的联姻,发表了关于 XML 和模型的博文。作为示范,他提供了一个 SML 模式的例子,这个例子涉及当前日期的处理(合同在给定的时间范围内有效)以及一个货币动态列表(其位于一个外部文档中)。毫无疑问,SML 使模式编辑器能够将动态值约束作为模式的一部分表达,另一种方式是将其留给应用程序逻辑去处理。然而,XSD 应该被视为是一种模型语言吗?

XSD 的主要目标是“定义和描述一类 XML 文档”,并且不要忘记 XML 中的“M”代表的是标记markup而不是模型(modeling)。这个中庸的处理方式可能是它成功的秘诀之一:忽略所有那些观众可能有异议的东西,只为多数意见提供一个稳定的解决方案。在第一个十年里,这一做法使得 XML 和 XSD 向全面互操作目标迈出了巨大一步,虽然这种互操作性在目前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随着 Schematron 进一步增强 XSD,当今对 XSD 敏感的安装库表现如何呢?它们很有可能会简单地忽略这些附加项目,就像它在著名的 annotation/appinfo 元素(支持非破坏性迁移的)中的聪明表现一样。

那么有谁会谈论 SML?SML 1.0 大约一年以前被一个令人尊敬的大企业联盟(包括了 BEA,CA,Cisco,EMC,HP,IBM,Intel,Microsoft 和 Sun 等公司)提交给了 W3C,目前已变成 1.1 版工作草案,没有做任何大改变,看起来它相当稳定。

随着 XSD 1.1 即将到来的升级,SML 会如何应对?虽然 SML 工作组与 XML 模式工作组一起都由 W3C XML 活动组主管,但 SML 涉及到 XML 模式第一部分:结构第二版(2004),其中甚至没提及XSD 1.1 草案 2007-08 。XSD 1.1 试图解决“XML 语言版本”以及“支持同现限制(co-occurrence constraints),它使一个属性或元素的出现依赖于其他元素或属性的出现,它们所允许的值依赖于其他元素或属性的值”的问题。

最后,这其中有什么竞争机制吗?Web 服务模型语言(Web Service Modeling Language,WSML) —— 至少在名字上很相似 —— 属于已提交的四个意见书中的一个,并最终促成了另一个 W3C 建议:2007 年的 WSDL 和 XML 模式--SAWSDL的语义注解。SAWSDL 已被设计支持语义服务互操作性,它大体上打开了 XSD 和 WSDL 通向强大的基于本体建模能力的语义网的大门。

怎样才能把这三个分支汇集到一起?在先前关于XML 会走向何方的讨论中,Kurt 自己强调了语义相对于其它趋势的地位:

如果我是一个刚进入 IT 领域的 IT 专业大学毕业生,我会去考察语义系统和知识管理,将其作为热点领域并成为我的起点。

为什么只给年轻一代传递这个?虽然 SML/Schematron 方式可能会是对 XSD 约束表现力的一个合情合理的增强,但仅仅增加一个“为模式角落准备的鸡毛掸子”(Rick Jelliffe 语)并不能使一个服务模型语言(Service Modeling Language)值得贴上一个如此有挑战意味的标签。当然一个模式是一个模型的一种,但是一个模型远远不仅仅是一个模式(即使是一个带有蜘蛛网的角落)。什么是建模语言?Kurt 从一个应用开发商的角度再次提供了关键的要求:

在你写下每一行代码之前,你应该对你要在那行代码中所抽象的现实世界的一个片段有合理、深入地理解。

一个完整的模型不仅仅关于结构和约束;它需要与描述真实世界相关方面的概念联系起来。而且这正是语义需要引进的。

查看英文原文XSD, Schematron, and the Real World

SOA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