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上市自救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阅读数:1846 2019 年 11 月 15 日 07:27

“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上市自救

“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上市自救

美东时间 11 月 13 日,嘉楠科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2 号补充文件(AMENDMENT NO. 2 TO FORM F-1),确定将发行 1000 万股 ADS,每股定价 9-11 美元,募资金额在 9000 万 -1.1 亿美金之间,远低于原先设定的 4 亿美元。

据美国 IPO 研究公司 IPOBoutique.com 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嘉楠科技已完成预路演,将于 11 月 21 日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证券代码为“CAN”。嘉楠耘智几乎已经可以称为“区块链第一股”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招股书显示排名第一的主承销商瑞信已退出承销商行列,增加了海通国际证券。

嘉楠耘智在奋力转型

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表示,超 99% 的收入来自于比特币矿机和相关销售,主要业务模式是为超级计算硬件提供先进的半导体解决方案,并从事 IC 前端、后端设计和比特币采矿解决方案(包括矿机设计、制造、出售与租赁以及零部件的生产销售),从未参与过加密货币投机或任何挖矿活动。

但是,嘉楠耘智在今年上半年收入为 2.88 亿元(亏损 3.31 亿元)中,AI 产品净收入仅 46.77 万元,占总营收的 0.2%,但这与张楠赓千万元的目标相差甚远。2018 年,嘉楠耘智全年营收为 27.1 亿元(净利润为 1.2 亿),而 AI 产品净收入只有 27.52 万元,而更早之前是没有 AI 产品方面收入的。两者数据的差别已经到了千倍,虽然纵向看 AI 产品增长速度很快,但仍改变不了其 AI 产品在业务中占比低微的局面。

嘉楠耘智一直在强调自己“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定位。

此前,张楠赓透露,嘉楠耘智的目标是计划用 3 年时间实现公司矿机与 AI 业务收入比例达到 1:1。而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未来一定是区块链 + 人工智能的结合”的看法和对比特币的强烈信心。“每个人的设备都有机会成为矿机,区块链的混合计算也有机会成为重要的一个资产类别。”

同时,嘉楠耘智也在努力向 SEC 表明自己已经具备了 AI 芯片设计能力。

2018 年 9 月,嘉楠耘智发布了第一代 AI 芯片 Kendryte K210,并于 2018 年第四季度开始批量生产,主要用于智能家居、智能零售、安防、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智能工业、医疗、教育、身份验证。

嘉楠耘智表示,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来做 AI 算法和应用相关的 ASIC 研发、区块链算法和应用相关的 ASIC 研发、在全球拓展 AI 和区块链业务及供应链优化和偿还因重组而产生的债务等。

除去未来募集到的资金,现在嘉楠耘智基本上是“挖矿养 AI“。我们从员工结构上可以看出,嘉楠耘智的研发人员占到了 44.4%,而 AI 研发团队人数马上就要和挖矿团队持平了。同时,嘉楠耘智第一代 AI 芯片勘智 Kendryte K210 采用台积电的 28nm 工艺,台积电对于这一类规格的芯片,流片成本在 1000-1500 万元人民币之间。但我们刚才就讲到 AI 目前并未为嘉楠耘智带来什么创收。

“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上市自救

为什么矿企都在试图“脱离”挖矿?

据研究机构 Diar 报告显示,截至 10 月份,比特币矿企收入已比去年全年收入高出 14 亿美元,只要大型矿企的低电力成本相当于比特币收入的 50-60%,市场就仍有很大增长空间,比特币挖矿进入了“大玩家”时代。

即便收益不断增高,矿企上市却并不容易。嘉楠耘智在 2016 年想借壳 A 股鲁亿通上市失败,2017 年寻求新三板挂牌失败,2018 年欲在香港上市又失败,万般无奈才寻求在美上市。同样地,占矿机市场 64.5% 的比特大陆也是两次冲击港交所未果,今年秘密转战美国。

为什么矿企上市频繁失败?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今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话或许解释了其中的原因,“你过去通过 A 业务赚了几十亿美元,但突然说将来要做 B 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 A 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这其中, A 业务即指矿机销售,而 B 业务则是 AI 芯片。

就目前来说挖矿业务仍是赚钱的,只是钱多钱少看比特币价格。人工智能方向博士吴文杰曾表示:挖矿本身是一种收益与币价强相关的短期投资行为,对矿工尤其散户而言风险很大。

经历过 2018 年寒冬的矿圈人都对此心有余悸。比特币价格在去年低迷的时候,矿工一度到了开机就赔钱的境地。部分小型矿场的矿机废弃之后如小山一般堆在院子里,甚至被按照废铁的价格称斤来卖。

据媒体“吴说区块链”称,嘉楠 2019 年的营收大约只有神马矿机的四分之一,比特大陆的十分之一。造成这样的原因首先是 7nm 芯片的研发失败,技术实力落后两者最新矿机。再次是优质芯片产能不足,台积电产能供给比特大陆,三星供给神马,嘉楠却无法获得足够的优质产能。

挖矿风险的控制主要取决电力成本和现金流动性,而 AI 业务目前似乎比挖矿更稳定一些。根据中国物联网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6 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市场市场规模达到了 24 亿美元,预计到 2020 年将达到 146 亿美元,增长迅猛,发展空间巨大。但不可忽视的是,AI 芯片行业也存在着泡沫,同时芯片研发、制造成本高昂,对资金需求极大。

AI 与区块链的发展带来特殊应用芯片高速成长,AI 芯片自身也经历了从通用走向专用的发展,但专用的 ASIC 芯片能否成为嘉楠耘智转型的跳板还是个未知数。

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难道ICO不能融资了吗
2019 年 11 月 15 日 11:09
回复
国家严禁ICO
2019 年 11 月 15 日 13:12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