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 Scotlan 问答:参与模型如何支持敏捷实施

阅读数:17 2019 年 12 月 3 日 08:00

Karl Scotlan 问答:参与模型如何支持敏捷实施

参与模型是转型方法,它让人们主动参与到现状评估和新想法探索之中。使用参与模型,人们可以加入到敏捷转型的决策和过程之中。

在 Flowcon France 2019 大会上, Karl Scotland 将会说明:为什么领导者和主管们应该特意选择参与模型,并以此让大家就应该如何进行改变达成一致意见。 Flowcon France 2019 将于 12 月 12、13 日在巴黎举办。

Scotland 认为,人们应该了解敏捷转型背后的意图,从而知道自己试图达成的重要目标。此外,每个人都应该参与进来,创建新的工作方式。他用连贯(coherence)、约束(constraints)、好奇心(curiosity)这个英文的 3C 模型默描述该过程。

InfoQ 就 Karl Scotland 的这个演讲采访了他。

InfoQ:你的演讲名为《用连贯、约束和好奇心强行推进敏捷》。为什么起这个名字?

Karl Scotland:这是我对于反对强行推进敏捷运动,以及参与模型相关想法的思考,后者是对于强行推进敏捷拙劣做法的回应。我的观点是:即便参与模型也是强行推进的,也是希望探讨如何以健康的方式强行推进。

InfoQ:为什么强行推进敏捷实践和方法会让事情恶化?

Scotland:体现在三个方面,与 3C (连贯、约束和好奇心)有关。首先,强行推进的实践和方法也许对于某个环境不适用,所以它们和组织的整体目标无法连贯起来。其次,强行推进也许会过于约束人们只能使用某些实践和方法,从而消除了其他可能。第三,强行推进也会让人们失去了解其他可能的好奇心,因为害怕失败。这个过程中,常常是一些资深人士或是外部顾问在起作用,他们会就某个特定方法或是框架下判断,实施的时候按照书本来,书上对于成功的定义,是是否贴合对于实践的要求,而不是交付的业务成果。

InfoQ:参与模型如何发挥作用?

Scotland:我们在强行推进实践和方法的时候,常常告诉人们工作该怎么做,有时是用批评的方式。换句话说,直接告诉对方:一直以来你的做法都是错的,我知道更好的方法。这就削弱了加入者的参与积极性。

参与模型的方法不同,它让人们加入到当前状态评估之中,大家一起摸索新想法,探讨某些可以测试的假设。因此,每个人都能参与到新工作方法的创建过程,而不是假定某人有绝对正确的答案。

比如, Agendashift 就是一种参与模型,让大家一起加入进来,发现成功应有的样子,探讨当前状况,找出哪些障碍需要去除,有哪些行动需要采纳。

InfoQ:你如何定义“连贯”?它为什么重要?

Scotland:所谓连贯,我是说为了正确的原因做正确的事情。我们应该理解所做工作背后的战略意图,向着共有的产出努力,并致力于达成同样的、超级重要的目标(wildly important goals,该短语来自”高效能人士的执行4 原则“( Four Disciplines of Execution,简称 4DX ,也可以看做另一种参与模型)。如果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在逻辑上和内容上,有助于朝着这些目标向正确的方向推进,那就可以说是连贯的。如果不连贯,那么在我们让大家自组织的时候,那就是冒险让他们朝不同方向前进,解决错误的问题,产生更多混乱。

InfoQ:在敏捷实施中,你会发现哪些约束?

Scotland:我们想到两种基本约束类型:赋能的约束,在特定上下文中打开新的可能;治理的约束,关闭可能性,与上下文无关(比如它们会忽略上下文)。

赋能的约束让人们可以用自己的技能和经验解决问题,而治理的约束强迫人们遵从指令。不过,我们确实需要某种约束,否则就不会存在连贯性了。

我喜欢用即兴作为例子。即兴游戏的规则简单,让参与者玩游戏时发挥创意,探索多种可能场景。如果提供了脚本和指示,那就没有多少创造力,或者多种可能结果了。

另一个例子,是敏捷转型大概会缩减功能的周期时间,也就是开始着手某个特性到将其部署到生产环境中的整个时间。这会约束问题的范围,同时让人们可以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达成目标。

InfoQ:“A 比 B 更重要”式的声明(even over statement)如何让改变落地?

Scotland:在做出战略决策时,“A 比 B 更重要”式的声明是以更明确的方式阐明艰难的决策。它们表明了在两个积极的、希望得到的产出之间的权衡。

元素 A 是在强调这一点。比如,我们是应该侧重交付更多可以直接收费的工作,还是帮助产生更多销售可能?两种都值得我们花时间去做,但是我们必须做出战略决策,强调我们已经锁定产生更多销售可能,因为”更多销售可能比可直接收费的工作更重要”。

InfoQ:好奇心在敏捷转型中起到什么作用?

Scotland:好奇心可以帮助组织学习和成长。这意味着假设我们不知道所有事情,我们需要发现新的事务,我们将会在这个过程中犯下不可避免的错误。信息理论指出:当有 50% 可能失败的时候,我们会产生最多信息。因此,我们需要以失败为友,认识到我们自己的偏见,多加试验,去证明或是否定我们对于某些工作是否有价值的假设。

InfoQ:对于提升敏捷转型的成功机率,你有什么建议?

Scotland:我推荐选择一种参与模型,人们可以参与其中,决定转型过程应该是什么样子,如何进行。可以选择 Agendashift,或者”高效能人士的执行 4 原则“,抑或是我提出的 TASTE 模型,其中识别出真正的方向(True North)、远大的志向(Aspirations)、战略(Strategies)、战术(Tactics)和证明(Evidence)。不管使用何种方法,每个人都应该理解:转型背后的意图以及超级重要的目标,正在做出的战略选择、进度的主要指示因素、你希望得到的知识,还有产生新洞察和信息的行动。

原文链接:

How Engagement Models Support Agile Adoption: Q&A With Karl Scotland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