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 成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的基石,Docker 公司却陷入了危机

阅读数:2043 2019 年 11 月 13 日 16:22

Docker成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的基石,Docker公司却陷入了危机

2013 年 3 月,Solomon Hykes(Docker 创始人,CTO)向全世界发布了开源容器项目—— Docker 。6 年时间过去,Docker 已经成为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系统的基石,几乎没有哪项技术如 Docker 一样,对应用程序的构建和部署方式做出如此大的改变。

Docker 是一种容器运行时的实现,而且是最主流的实现,几乎就是容器业界的事实标准。2017 年,为了区分 Docker 公司与 Docker 项目,也为了一些商业化上的考虑,Docker 项目改名成了 Moby 。此事件在社区引起了不小的负面反响,虽然 Docker 公司将开源的 Docker 项目改了名字,但社区仍旧习惯用它的原名 Docker。

由 Docker 最初引入的容器模型在过去六年中得到了发展,Docker 获取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广泛使用

2013 年,Docker 还只是一个技术爱好者们的玩物技术,但 2019 年的 Docker 已非当日吴下阿蒙。

  • Docker 公司目前拥有 700 多家客户,包括 ADP、Liberty Mutual、PayPal 等大公司。

  • 根据研究公司的预测,到 2022 年,容器市场规模将达到 43 亿美元。

  • 日常生活中的网上银行、叫车、工资支票或者访问医疗记录,都有用到 Docker 技术。

开发者的追捧

Docker成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的基石,Docker公司却陷入了危机

Docker 的采用者来自不同的领域,但从一开始开发人员就是该技术的核心受众和倡导者。

  • 现在有超过 200 万的开发者在使用 Docker。

  • Docker 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 800 亿次。

  • 有超过 550 万的“Dockerized”应用程序。

  • 如今,技术领域有超过 2.5 万个 Docker 领域的职位空缺。

多种免费和商业的容器工具

Docker 使用开源的 Docker Engine 开启了现代容器运动,现在这个领域已经有多种技术和供应商。

开源的 Docker CE(社区引擎) 提供了一个免费可用的容器引擎,Docker EE(企业版) 提供了一个商业支持的平台,集成了额外的安全、操作和工作流功能。

通过开放容器计划(OCI),可以实现不同实现之间的容器互操作性。

Containerd 现在是容器的核心

2014 年出生于 Docker, Containerd 最初是 Docker 引擎的低层运行管理器。继 2017 年 3 月被 CNCF 接受之后,Containerd 已经成为行业标准的容器运行引擎,专注于简单、健壮和可移植,其最广泛的用途和采用是作为 Docker 引擎和 OCI runc 执行器的中间层。

Containerd 是 CNCF 基金会的一部分,并于 2 月 28 日正式达到了毕业项目级别。

Kubernetes 与 Docker 的合作

容器编排是一种允许在集群模型中大规模操作多个容器的方法。Docker 开发了自己的容器编配系统 Swarm,该系统集成在 Docker CE 和 Docker EE 中。自 2017 年 11 月起,Docker 还支持其曾经的竞争对手 Kubernetes ,后者也是 CNCF 主办的一个项目。

一般来说,Kubernetes 是和 Docker 配合使用的,Kubernetes 调用每个节点上的 Docker 去创建和管理容器,所以,你可以认为 Kubernetes 是大脑,而 Docker 是四肢。

Docker 正在拯救世界

Docker成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的基石,Docker公司却陷入了危机

听上去也许夸大其词,但自有其圆话的角度。

在 2018 年旧金山 Dockercon 大会上,NASA 工程师讨论了双小行星重定向测试 (DART) 项目。DART 是一种航天器,将采用动力学撞击技术来偏转可能会终结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小行星。它的核心正是使用 Docker 构建的软件堆栈。

DART 飞行软件负责人 Christopher Heistand 表示:“征服太空很难,我们的软件团队希望让我们更轻松一些。

Docker 公司近况不佳

此前曝出的消息显示,Docker 公司正在着急忙慌地寻求新的资金注入,因为该公司的钱快花光了。

Docker成了现代软件开发生态的基石,Docker公司却陷入了危机

截至目前,Docker 已经融资超过 2.729 亿美元,但该公司尚未实现盈利。ME Cloud Ventures、Benchmark、Coatue Management、高盛 (Goldman Sachs) 和 Greylock Partners 参与了其 E 轮融资。投资者们肯定不会高兴,因为在近 6 年的时间里,Docker 仍未接近 IPO。

前 CEO 史蒂夫·辛格 (Steve Singh) 曾在 2019 年 5 月承诺,到本财年末,Docker 的现金流将为正,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否则,Docker 将不需要寻求额外的资金。

创业型公司常有的一个通病,就是找不到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Docker 本想靠着其利润中心 Docker Swarm 项目来收割容器编排,却被 Kubernetes 的横空出世打得吐血三升,甚至不得不开放与 Kubernetes 的合作,谁让后者也成了容器编排的事实标准呢?

Kubernetes 正在垂直整合整个生态系统,并成为首选解决方案。不仅如此,Kubernetes 还获得了企业管理层的认可,获得了企业级用户的反向超越,而这是 Docker 努力了很久也没拿下的大蛋糕。过去两年,Docker 努力地在从开源创新者向企业级软件转型,收效甚微。

作为开源项目的 Docker 无疑是成功的,直到现在,个人开发者对 Docker 的使用率都要高于 Kubernetes。

但作为公司存在的 Docker 目前面临着层层危机,不负责任地预测,Docker 公司如果短期内仍旧找不到资金注入,面临的可能是被收购的结局,潜在的买家可能是 RedHat/Pivotal/VMWare/AWS/Google/Microsoft,或者其他。

但被收购并不是故事的终点,也许解决了资金压力以后,Docker 能获得再一次的腾飞呢?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