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栈算力,加速行业AI落地 了解详情
写点什么

Meta 软件工程师自述:放弃百万年薪后,我如释重负

  • 2024-04-18
    北京
  • 本文字数:5814 字

    阅读完需:约 19 分钟

大小:2.76M时长:16:04
Meta软件工程师自述:放弃百万年薪后,我如释重负

近两年,受疫情和经济影响,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许多公司都减少了招聘规模或暂停了招聘计划,大厂亦是如此。对不少求职者来说,大厂变得更加遥不可及。但我们也发现,一些身在大厂的“打工人”开始逃离大厂。大厂就像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本文中,来自 Meta、麦肯锡等大厂的“打工人”决定放弃高薪工作,逃离大厂。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放弃 Meta 百万年薪后,我如释重负

 

Eric Yu 曾是 Meta 的一名软件工程师,工作的巨大压力让他身体出现了应激反应,之后他便开始制定“逃离”计划。

 

2016 年,经过谷歌、Meta (前 Facebook)和 Palantir 的一系列面试后,我在回家的飞机上收到了 Meta 软件工程师的 offer。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人生达到了巅峰。几天后,我甚至还收到了谷歌的 offer。

 

获得这样的 offer 一直是我的人生目标之一。我在学校努力学习,似乎终于找到了人生出路。我在 Meta 和谷歌之间纠结。但当时的 Meta 更像是一家初创公司,“大企业”的感觉比谷歌少。我更喜欢它的校园氛围,所以选择了 Meta 。

 

作为一名对工作充满憧憬和热情的应届毕业生,所有的一切在一开始都很顺利。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约两年半时间,之后的我就开始变得焦虑。

科技行业的重压让我患上了“焦虑症”

 

我的工作是从早上 7 点开始,参加几次会议,中午稍作休息,便在下午 2:30 到 5 点的时间里开始投入到紧张的编码战斗中。

 

问题是,即便工作暂时搁置,我也无法摆脱工作的压力和待办事项的困扰。我深深感受到了科技行业的重压,只能无时无刻鞭策自己,这让我下班后依然无法逃离工作的牢笼。

 

直到 2019 年的一个午后,阳光明媚,我正在家里专心写代码。突然,我感到左手小指一片麻木。我开始也没有在意,但是情况迅速恶化:一个小时后,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心跳如同战鼓。我仿佛站在一座大坝上,无法压抑那如洪水猛兽般的情绪。充满内心的焦虑和思绪,仿佛一座岌岌可危的大坝,一旦决堤水流就会奔涌而出。我越是压抑,它越是要爆发。

 

注:恐慌症,是一种焦虑症,特征为没有预兆地一再恐慌发作。恐慌发作是突然的短期强烈恐惧,可能包含心悸、流汗、手颤抖、呼吸困难、麻痹感、或是有非常严重的事即将发生的感觉。症状的强度在会在几分钟内达到最高峰。

 

幸运的是,我当时的女友 Wanda(现在的未婚妻)就在我身边,她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当时我对恐慌症毫无认知,以为那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它如影随形地困扰着我,并且越来越严重。

 

从 2020 年 3 月到 9 月的半年时间里,我陷入了生活的低谷。每一天都如同一场战斗,我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明白为何还要继续努力工作。我的表现直线下降,无法集中精力写代码,也没办法按时完成任务。

代码审查让我如履薄冰

 

Meta 对代码的要求异常严格,代码审查更是让我如履薄冰。在我之前实习的公司,代码审查形同虚设、草草了事。那些人会快速浏览下我的工作,然后就给了批准。然而在 Meta,代码审查是一件严谨的事情,必须遵循“正确”的设计模式和架构风格。

 

在审查过程中,我要与不同的团队合作来寻找最佳编码方式。紧张的场面时有发生,我在多次审查后收到严厉的反馈,这让我倍感压力。

 

我认为,反馈本应是委婉的:“嘿,我喜欢你的尝试,或许可以在这里做出改进。” 然而在 Meta,一些工程师的反馈过于直接:“这真的很糟糕,你不应该这样写。” 这种反馈过于尖锐,忽视了沟通中的情感需求。

我比大多数团队成员加班更久

 

每当构建一个新功能时,我们团队都会进行详尽地测试。如果这个功能表现良好,那么便可以将其推广至全球。否则,我们就吸取经验教训,制定下一步构建计划。

 

曾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是 Android 团队里唯一的工程师,压力巨大,因为其他成员都处于度假或因心理健康原因休假的状态。我想,我不能成为项目进度的绊脚石,所以感觉身上的担子特别重。我知道如果我不能保持既定的进度并迅速积累经验,将延误整个团队的工作流程、影响大家的整体进展。

 

因此,我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工作中:每天工作到晚上 8 点(比团队的大多数成员都晚),并且还要在每个周末再工作四个小时,只是为了确保跟上工作进度。

 

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我感到这样的工作负担并不健康。我当时应该告知我的上级:我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需要更多人手协助。

最后一击:质疑我的“代码提交次数”

 

公司内部有一个仪表板,我们可以随时在上面查看自己和团队成员的提交次数。

 

然而,我认为这种衡量方式并不科学,它给员工带来很大的压力。我就是每隔几周看看自己的仪表板,看看自己在团队、公司中的位置。

 

记得我刚加入一个新团队时,经理找我谈话,表达了他对我提交次数的担忧:我略低于团队其他成员的平均水平。

 

但问题是,在我刚加入的那段时间,团队对未来的规划并不清晰,所以并没有分配给我太多项目,这也导致了我的提交次数比较低。

 

但领导层非常喜欢用提交次数来衡量员工的价值。我认为代码的数量并不能代表一切,诸如指导、项目管理以及处理人际依赖关系等技能也应被重视。但我的经理不这么认为,这次谈话也成为我决定离开这家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寻找副业,为离开 Meta 做最后准备

 

在 2020 年底,我和 Wanda 开始思考未来十年的生活,并制定了退出计划,因为我们不想再在科技行业工作太久。

 

某天晚上,我们在白板上列出了各种可能的收入来源,包括代发货、品牌联盟营销和房地产。评估后,我们决定将选择缩小到房地产和 Airbnb。然而,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我们不确定是否要 all in。

 

我们决定从 “house hacking” 开始,这是一种更低成本进入房地产领域的方式。我们计划购买一栋房子,自己住一部分,剩下的出租给别人。

 

之后,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雷丁市购买了一栋五居室的房子。虽然我们住在后院一个独立的 252 平方英尺的客房中,但我们的主房每个月通过 Airbnb 可以带来约 8 千美元的收入。我们的生活成本已经被租房收入覆盖,每个月还能赚到钱。

 

我们看到了出租房屋的潜力,对此充满信心。我甚至设定了一个个人目标:一旦我每个月可以从中赚到 1 万美元,就辞去 Meta 的工作。在 2021 年,我们再次加大投资,另外购买了两处房产。当年底,我达到了每月收入 1 万美元的里程碑。然后在 2022 年又购买了两栋房屋,2023 年再购买了一栋。

 

离开 Meta 的这段经历平淡如水。在家办公,与同事云端相聚,没有告别派对,也没有正式告别。结束了最后一次会议后,我轻轻合上电脑,如释重负:“啊,终于结束了。”

 

离开这份高薪工作,在外人看来疯狂至极,毕竟留在 Meta 可以有稳定有靠的收入。但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归宿。

 

通过房地产获取被动收入并非我的终极追求,但它为我提供了时间和空间,让我在财务自由后去探索真正想做的事。目前我仍在探索,目标将是建立社群并帮助他人有意义地改变生活,就像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一样。

“我每天如同行走在刀尖上”

 

Lu 曾是麦肯锡高级业务分析师,年薪 13 万美元。在麦肯锡,Lu 的工作日平均工作时长长达 12 至 15 个小时,巨大的工作压力下,Lu 最终选择降薪加入一家科技初创公司。

初入麦肯锡,年薪 10 万美元起

 

2016 年,我加入麦肯锡时,底薪 8 万美元,还有绩效奖金。公司还帮我用 7% 的合格薪酬建立了退休计划,并额外提供了 5 千美元的签约奖金。整个算下来,我入职第一年的潜在薪酬大概就是 106650 美元。

 

据我所知,麦肯锡奉行公平原则,不推崇薪水谈判。奖金根据第一年的绩效来计算,按照底薪的一定比例发放。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年,这笔奖金与底薪相加,成为新的薪酬基数。在我担任高级业务分析师两年半后离开麦肯锡时,我的薪资约为 13 万美元。

 

我以更低的薪水加入了一家科技初创公司,还放弃了晋升项目经理的机会。我最终决定离开,是因为我渴望在其他方面进行探索和成长。

喊出“我快要崩溃了”像是认输

 

在麦肯锡,我们每天如同行走在刀尖上,平均工作 12 至 15 个小时。每个星期一的凌晨 4 点或 5 点,我就得准时从床上爬起来向机场出发,搭乘最早的航班去拜访客户。飞机上我也得争分夺秒地工作,偶尔可以稍作休息。

 

一些项目类型堪称“压力之王”,比如那些长达两到三周的并购尽职调查。我们要对客户的业务、运营及其他方面进行深入挖掘。期间,我们中的一些人会工作到凌晨,仅仅休息几个小时,然后第二天早上 8 点再次投入战斗。

 

我刚进入这个行业就面临了巨大的挑战。当时我虽然刚毕业,但被赋予了很高的期待,还要学会应对压力、安排工作和应对紧迫的时间安排。

 

我记得很清楚,在一次飞往客户城市的途中,焦虑如影随形。飞机着陆后关闭飞行模式的瞬间,我手机上工作消息的通知声音突然响起,那声音让我如坐针毡。我迅速关掉了软件,试图平复心情。

 

不友善的团队氛围也会给人巨大的压力。在一个项目中,团队中的副手在公司资历比我深。每当项目出现问题,他总爱将“锅”甩到我头上,说是我的疏忽,让我在领导面前颜面尽失。

 

麦肯锡网罗了一批出类拔萃的精英,他们皆出自一流学府,在自己的领域独占鳌头。像我这样的顾问们渐渐沉浸在精心构筑的生活方式中:每晚 400 美元的高档酒店成为日常居所,每天还有 120 美元的餐饮津贴。

 

此外,我不必为琐碎的行政任务烦心,因为麦肯锡会为我解决一切。比如,麦肯锡有一支专业的旅行团队为顾问预订机票。需要改航班的话,只需拨打内部旅行部门的电话,他们便会处理好一切。

 

然而,当我开始失去谦逊和耐心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过于依赖这种生活方式了。我记得有一次排队时,队伍移动得非常缓慢,我变得焦躁不安,心想:“这些人怎么能如此低效?” 现在回想起来,我是习惯了由公司来满足我所有的需求。

 

喊出 “我快要崩溃了”总像是在认输,因此我一直不承认。我认识的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曾隐藏自己的情绪。我不想增加别人的负担,每个人都已经很忙了,所以我从来没有跟我的团队、导师或经理讨论过。

不悔初衷

 

初入咨询圈的那一年,我的情感与身体都经受着双重考验。但是,每一次挑战也都使我更加坚强,我并不后悔。

 

加入麦肯锡是我职业生涯的一次巨大转折,它不仅让我的专业技能飞速成长,更赋予了我无与伦比的自信,这些仍在我现在工作中发挥着巨大作用。此外,我也与众多杰出的同事建立了深厚友谊,他们给我的宝贵指导都使我受益匪浅。

 

在麦肯锡,我还有机会参与客户项目以及名为 “Secondment” 的全球项目。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可以去世界各地工作。如果你渴望体验新角色,又不愿真正离开公司,那这个项目就是完美的解决方案。我曾去肯尼亚的一家小型咨询公司度过了六个月,那段时光令人难忘。我深入了解了当地文化,结识了许多朋友。

 

另外,我的丈夫也是通过麦肯锡的工作认识的。

 

离开麦肯锡后,我转战金融科技领域,在 WealthSimple 担任产品经理一职,醉心于推动项目上。在咨询领域,我制定高级战略,经过一两次案例研讨后便交给客户实施。然而在科技行业,我可以发布产品并根据反馈进行迭代,我的影响力更加具体可见。

 

现在,我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真实经验,为想要进去咨询行业的人们提供更多信息,使他们能够理智决定是否进入咨询行业,而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行业表面的光环和声誉。

“我的遗憾是没有早点辞职”

 

Vincent Chan 带着父母的期待进入了年薪 12 万美元的银行工作。然而,公司中的每个新人都竞相努力超越他人。Chan 最终选择了离开,投身于内容创作。

 

我出生于一个中国移民家庭,家境拮据。父母的牺牲和付出激发起我内心的责任感,我立志要让他们的牺牲有价值。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决定在大学毕业后投身金融行业,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大学期间,许多人都渴望在金融行业工作,因此竞争很激烈。但我并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建立人际关系。

 

一开始,我很难找到一份全职工作,因为我没有丰富的人脉资源。通过不懈的努力,我终于拿到了一家银行的 offer。这让我父母感到非常自豪,因为他们的儿子不仅完成了大学学业,还成功跻身白领阶层。

 

然而开始工作后,我逐渐意识到这种美国企业体制并不是我所追求的。难道我要在这座冷酷的摩天大楼里度过我的一生吗?还是我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寻找更加适合自己的道路?

内卷风气盛行

 

当初我憧憬着金融行业的光鲜亮丽:笔挺的西装,整洁的办公室,紧张而有序的工作节奏。然而,这一切毫无新意,甚至充斥着官僚主义。

 

比如,我经常要制作大量 PPT 和 Excel,所有这些都必须遵循既定的程序和格式,几乎没什么创新空间。由于我和高级主管一起工作,很多工作都需经过多个团队的层层审批,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

 

公司里,新人热衷于展现他们的才能,期望能脱颖而出。他们深信这是获得晋升的快速通道。然而,一旦有人塑造出这种工作氛围,其他人便会仿效,以免被抛在后头。每个员工都竭力给上级留下深刻印象,希望获得加薪或晋升的机会。

 

我曾参与一个重大项目,直到凌晨 1 点才得以回家休息。然而我感到自己一无所有。下班后,我过着毫无乐趣的日子。我对家人冷漠,没有时间和朋友相聚,更谈不上什么社交生活。

 

我每周投入 60~80 个小时帮助这家大企业实现他们的梦想,而我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追求自己的梦想。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这家公司其实并不真的关心我,如果我明天离世,他们只会寻找替代者,一两天后,没有人会记得我曾在那里工作过。

为离职“布局”:经济是拥有更多自由选择的底气

 

我目前致力于几项事业。首先,我把重心放在了内容创作上,尤其关注在 YouTube、TikTok 和 Instagram 等平台。此外,我负责一份名为《每日市场简报》的金融新闻通讯,为普通投资者提供通俗易懂的新闻资讯。我还参与了一个内容创作者加速器项目,并策划开展一项聚焦新闻通讯和内容创作者的数据业务。

 

在离职之前,我提前数月向父母逐渐灌输这个想法。真正辞职时,我的父母察觉到我从其他工作中取得了可观的回报,因此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我这边,鼓励我勇敢前行。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储蓄,有备无患。因此当我决定辞职时,我已积攒了足够支撑我一年多生活的费用。即使我的尝试失败了,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重新寻找一份工作,重新开始。

 

对于那些身陷高薪高压职位或想要辞职的人,我的建议是:提升你的财务技能。有了经济保障,你才能拥有更多的选择自由。

 

现在,我对自己的生活心满意足。非说遗憾的话,那就是没有更早辞职、早点开始我的内容创业。

 

原文链接:

https://www.msn.com/en-in/money/topstories/my-dream-job-wasn-t-worth-it-former-employees-at-meta-mckinsey-and-jp-morgan-share-how-they-burned-out-and-left/ar-AA1j2kLG

 

2024-04-18 17:447182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kitti数据集在3D目标检测中的入门(二)可视化详解

Studying_swz

人工智能 11月月更

软件架构的定义与分类

穿过生命散发芬芳

架构 11月月更

华为云区块链三大核心技术国际标准立项通过

科技怪授

感恩每一位 RockStar!

StarRocks

数据库

容器服务 ACK 结合 MSE Ingress,让集群入口流量管理更丰富、更容易

阿里巴巴云原生

阿里云 云原生 容器服务

第三章 TCP/IP ip地址概念与应用

我叫于豆豆吖.

11月月更

三分建设,七分运营|用现代化安全运营应对数据安全风险

爱科技的水月

专利解析|多维建模结合AI识别商品特征的方法

元年技术洞察

AI 数字化转型

ONE 2.0应用场景解读 | 如何通过时序拓扑直观还原故障传导链路?

博睿数据

可观测性 应用场景 智能运维 博睿数据 ONE平台

开源让这位00后逆袭成为各类大奖收割者

OpenI启智社区

开源 OpenI启智社区 免费算力

聊聊Mybatis的数据源之获取连接

急需上岸的小谢

11月月更

MatrixOne从入门到实战04——MatrixOne的连接和建表

MatrixOrigin

数据库 分布式 MatrixOrigin MatrixOne

Hire Remote Developers

Mahipal_Nehra

Java angular blockchain React app development

《数据》杂志 | 浅析《网络安全法》修改对数据合规与隐私计算的影响

洞见科技

聊聊Mybatis的类型转换接口TypeHandler

急需上岸的小谢

11月月更

Zebec流支付生态,开启多链布局的“两手准备”

鳄鱼视界

低代码开发是未来软件开发的主流模式

元年技术洞察

低代码 方舟PaaS

帮助中心:培养客户自助服务意识的实用工具

Baklib

云数据库时代,DBA将走向何方?-v4

科技之光

阿里 CTO 程立:Severless 化正加速重塑阿里应用架构和研发模式

阿里巴巴云原生

阿里云 Serverless 云原生

如何用JavaScripte和HTML 实现一整套的考试答题卡和成绩表

葡萄城技术团队

折叠屏“世界杯”开哨,荣耀Magic Vs踢出关键一球

脑极体

游戏品类加速回暖,文娱内容持续火热——2022年IAA行业品类发展洞察系列报告·第三期

易观分析

游戏 报告 文娱

聊聊Mybatis的类型转换注册类TypeHandlerRegistry

急需上岸的小谢

11月月更

MatrixOne从入门到实践05——数据类型介绍

MatrixOrigin

数据库 分布式 MatrixOrigin MatrixOne

5步法助力自动化转型

FunTester

数据监控预警系统,实现不同端信息推送

葡萄城技术团队

前端 数据可视化

从手动测试到自动测试,企业该如何选择?

SoFlu软件机器人

DevData Talks | 知乎艾辉:从工具建设到运营,千人团队研发提效最佳实践

思码逸研发效能

研发管理 研发效能

如何通过Java 合并和取消合并 Excel 单元格

在下毛毛雨

Java Excel 合并单元格

关于平台工程的开发者工具链,你还想加点啥?

阿里巴巴云原生

阿里云 微服务 云原生 EDAS

Meta软件工程师自述:放弃百万年薪后,我如释重负_管理/文化_Sambodhi_InfoQ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