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oogle开发者大会重磅开幕 了解详情

IBM、Google、Oracle三巨头的公有云之殇(下)

2016 年 7 月 07 日

编者按

InfoQ 中文站新推出《洞见云计算》专栏,精选包括刘黎明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让更多的读者朋友受益,本栏目的内容都经过原作者授权。本文是《云计算演义》系列文章第四篇。

企业 IT 之王 IBM,百年老店,吃的盐比别人吃的饭多。数据库之王 Oracle 在企业核心业务中,如泰山般不可撼动。互联网之王 Googe,躺着赚钱,技术和创新能力人所共知。他们在各自的壕沟里,都是无人可以挑战的王者,现在,他们的共同点是:狂奔在与关闭公有云赛跑的路上。

原本是要一个一个公司说的,三个一起说多少还是有些别扭,但是为什么还是要一起说呢。他们虽然出身各不相同,现在和将来在云计算上的策略也各不相同,但在他们的云计算当前的境况,和将来的走势,可能在轨迹上,有相似之处。而且,他们现在同处第二集团。

我并不准备探讨这些公司的所有业务,包括其他重要业务,我们的关注点肯定在云计算业务。但我们也必须在讨论云计算业务之前,对这些公司的历史有一个概要了解,我们将更容易理解这些公司的云计算路径。参军也好,参加工作也好,都还要做北京调查呢,何况我们谈一个公司的云计算业务。

上篇里,我们谈到了 IBM 极简史、Oracle 极简史、Google 极简史,并在“IBM 依旧是大象,尚能舞否?”一节里谈到了“善于跳舞的大象遇到了危难”、“从硬件到软件和服务,到云计算、商业分析、媒体和广告:IBM 的公司战略”、IBM 的云计算,错误的收购,新瓶装商业分析的旧酒。
下文是下篇。

IBM 的云计算:收购、商业分析之外,还有 PaaS、合作、创新

IBM 的收购和商业分析我们在上面说了不少。大体上说,只有对 SoftLayer 的收购算是纯粹云计算意义上的目标。只是这个标的,当时可能合算,但并非合理。我认为收购商的短版,可能是高层对云计算的重视问题,但更可能是并购团队对云计算的了解和认识问题。干了十几年了硬件、企业软件收购,突然做公有云领域的收购,确实难度大。

商业分析是 IBM 多年来积攒下来的老本,用在云计算上也算一举两得。避免了和市场上的巨头刚正面,而且现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正火,可以说得上是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但是如果 IBM 只有这两招,IBM 就不是能跳舞的大象了。他也不可能在企业 IT 做大哥做半个世纪之久。

IBM 在公有云上起步可能是巨头里比较晚的,在 2013 年 6 月收购 SoftLayer 后才算正式开始。
IBM 这次绝对是有雄心、有魄力、有耐心的。我所说的全力以赴,放在 IBM 身上并不为过。而创业公司们,如果没有 IBM 这样的灵活、耐心,不要说与巨头竞争,如果还能活得下去,那一定是撞了大运。我,当然还有读者们,都不喜欢看史料、证明、罗列,但特么不看看,你还真不知道 IBM 下了多大功夫。

2014 年之后,IBM 在商业合作和创新、开放上的阵仗,绝对不输任何公司,也不输于我们想象到的任何程度。IBM 不是只会利用历史积累,它还会开拓、创新。

2014 年 8 月,IBM 发布 CloudFoundry 的 IBM 版公有云 -BlueMix,号称投资 10 亿美元,这是 IBM 收购 Softlayer 起步 IaaS 后,大搞 PaaS 的开始。自带四种 Bludpacks,分别是 Libertyfor Java,Node.js,Ruby on Rails,Ruby Sinatra,具备 DevOps 能力,并实现了物联网 API、Watson 人工智能的语义识别、分析、预测的 API。在 2015 年 12 月 2 日,推出 BlueMix Local(本地版本)。中间还发布了 dedicated(专属版本)。

2014 年 9 月 18 日,IBM 发布 Watson Analytics。提供自助式分析功能,包括数据访问、数据清洗、数据仓库,帮助企业用户获取和准备数据,并基于此进行分析、实现结果可视化。

从 2014 年起,IBM 下属的 IaaS Softlayer 开始强调 bare-metal 能力。这当然是把 IBM 对于数据中心的管理能力与 Softlayer 结合起来,形成的新的云服务特点。这就叫差异化。

2015 年年中,IBM 发布 Linux One,首次在大型机上基于 Ubuntu 发布产品,支持最高 10TB 内存。Ubuntu 作为服务器操作系统,在 IT 运维工程师里是有争议的。但为了争取开发者,IBM 和最流行的 linux 发行版 Ubuntu 走到了一起。

2015 年 6 月 4 日,IBM 收购 Blue Box ,推出 OpenStack 业务。思科公司于前一天收购 OpenStack 厂商 PistonCloud。

2016 年 02 月 18 日,IBM 宣布推出区块链服务平台, 瞄准金融业和运输业。这比微软推出区块链即服务晚了三个月,但这绝对是区块链的早期。

2016 年 2 月 5 日,IBM 一口气发布了 4 款数据分析产品:IBMCompose Enterprise, IBM Graph, IBM Predictive Analytics 和 IBMAnalytics Exchange。

2016 年 2 月,IBM Cloud 宣布支持 Swift,这是第一个支持 Swift 的公有云平台。苹果副总裁为其站台。IBM 是企业级老大,苹果是智能手机老大,以前大家各干各的,但是现在,走到了一起。

Swift 是苹果在 2014 年推出的一款编程语言,推出之后得到了开发商们的热烈追捧。不热捧不行啊,因为苹果手机是大部分移动应用开发商大部分营收的来源。

苹果在 2015 年 12 月又向前迈出一大步,将 Swift 转为开源语言。这也进一步提升了 Swift 的成长性和受欢迎程度,Swift 也因此迅速攀升到 GitHub 受欢迎程度排行榜的顶部。

IBM Cloud 可以为企业应用开发者提供一整套与在 Swift 中编写软件有关的工具。以前,任何开发商想要在云服务器上运行 Swift 都必须切换语言,现在不需要了。

这显然少不了苹果的大力协助。苹果和 IBM 还真是有缘。大家还记得九十年代,IBM 和苹果宣布建立合资公司,开发和销售 PowerMac,对抗 wintel 吗?

这一次,历史重演。只是对抗的对象是云计算的巨头 - 亚马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何况以前还是共同战斗过。据说在这次合作之前,IBM 已经很挺苹果了,人手一个 Mac。

苹果已经打算大幅减少在亚马逊 AWS 上的基础设施,那么苹果可能使用自家数据中心,也可能转而使用 IBM 的云服务。毕竟,苹果与亚马逊的竞争领域不止一个,而与 IBM 基本没有直接竞争。

苹果可是个大腿啊,一年几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预算。

还是 2016 年 2 月 22 日,IBM 一年一度的 InterConnect 大会上宣布,与 VMware 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已联合设计了一套架构和一系列云端产品,可以让客户在 IBM 的混合云上运行 VMware 的产品。

根据合作声明,未来两家公司将向客户推荐对方的产品。IBM 提供的资源是其在全球搭建的 45 个云数据中心,IBM 将向这些数据中心的客户提供 VMware 的产品。VMware 分享的也是用户资源。VMware 的传统客户可以选择从私有云上迁移至 IBM 的混合云,而不需要担心 VMware 软件的兼容问题。

IBM 虽然一直和 VMware 有虚拟化产品的合作,但在竞争关系更大。IBM 虽然一直没有主打的虚拟化产品,但一直没有停止开发自有虚拟化产品的行动。而且 IBM 属于 Power 服务器阵营,而 VMware 和 Intel 属于 X86 阵营。

以前双方就是亦敌亦友,以后也还是。但是,在公有云的压力下,双方终于携手合作。双方将自己的产品、资源、客户放开了,客户自己选择。

家底、青梅竹马的朋友的大腿、亦敌亦友的伙伴的绝技、成熟的产品、新的晃眼的技术,IBM 全亮出来了。这都是为了公有云,而且 IBM 的嗓门大可不是盖的。IBM 云上的大事小情,IBM 的公关部门绝对能搞得天下皆知。这方面,IBM 绝对不孤单,Oracle 就是一个很好的狐朋狗友。

Oracle 的云计算,一直说在憋大招,但我看到的不是捆绑销售就是收购

Oracle 一直在憋大招,欲动摇云计算格局。与 Oracle 对待云计算的态度不同的是,Oracle 的云计算市场地位还没有逆袭。它的大招肯定不是收购,那是捆绑销售吗?当然不是。云计算浪潮里,Oracle 沉睡的狮子还是迟到者?

在 2008 年 9 月,Oracle CEO 埃里森说,云计算所代表的东西就是现在所做的一切,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云计算。并说,云计算就是胡言乱语,是废话,是愚蠢。他也不认为云计算能带来什么新的不一样的东西。

在 2012 年的一场财务分析对话中,埃里森说是他发明了云计算,然后被媒体一顿批。但是他是网络 PC 的早期支持者,一种瘦客户端。埃里森有时会有灵光乍现的时候,但也有固执的时候。比如,对待初期的云计算,他是反对的。但是企业家就是企业家,很快就回过神来。虽然回神的过程有点漫长,但回神之后,终于就将固执转换成魄力。只是这个过程经历了 5 年之久,云计算形势已经很不利。

在 2010 年 Salesforce 以 2.12 亿美元收购了 heroku 之后,Oracle 收购了其竞争对手 EngineYard。但这起收购没有全面看起 Oracle 的云计算道路。

在这之后的四五年里,Oracle 看着自己的 Java 成为其他云的重要运行环境,帮助其他云运行 weblogic 和 oracle 数据库,可以说为其他云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2015 年,Oracle 终于决定要亲自上阵,搞自家的云计算,从 IaaS 到 PaaS 到 SaaS。

2015 年 12 月,Oracle 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收入下滑 6% 为 89 亿美元,而净收入下滑 12% 为 25 亿美元。但是,公司的高层却希望通过强调云计算收入增长 26% 来摆脱这些数字的影响,云计算收入达到了出色的……6.49 亿美元。

Oracle 首席技术官兼主席拉里·埃里森表示:“我们的目标仍然是在这个财年里销售和预订超过 15 亿美元的、新的 SaaS 和 PaaS 业务。” 埃里森表示:“这可是相当多的 SaaS 和 PaaS 业务,比任何其他的云服务提供商的都要多,甚至比 Salesforce.com 还要多。”

没错,是不是真的比 Salesforce.com 可不知道。但 Oracle 在 2015 年,有认真的传闻,准备以 440 亿美元收购 Salesforce。

同时,市场上传来了大量的 Oracle 声音。有用后发制人理论为 Oracle 打气的,有用企业级客户保有量和忠诚度证明 Oracle 云计算潜力的,以及 Oracle 在亚太或全球招聘 1000 名销售的,有说 Oracle 正在打造秘密武器的。

2015 年秋季,埃里森说 Oracle 是一家云计算公司,再也不要拿 Oracle 和 IBM、SAP 对比了。意思是以前 Oracle 最大的竞争对手是 IBM 和 SAP,但这两家公司现在不是云计算公司了。但随后媒体巴拉了一下,发现 Oracle 看不上眼的 SAP 在年股价和营收上的表现要好于 Oracle。自 2010 年以来,SAP 股价上涨了 77%,而 Oracle 上涨了 60%。2015 自然年 Oracle 云计算营收 23.63 亿美元,比上年 18.59 亿美元增加 27%,SAP2015 年云计算营收 2.286 亿美元,比上面 1.087 亿美元增加 110%。

当然,这只是媒体为了反击一下埃里森,SAP 财报统计的云计算并不一定是常规意义上的公有云。就算是真的,如果一家公司财报稳健,但是失去了未来的可能和希望,又有什么值得称道呢?牛逼的公司,通常是管理层,大部分时候是 CEO 或创始人,能给公司指引未来的方向并向着这儿目标前进。

2015 年可以说是 Oracle 在云计算上奋发图强的一年。

2015 年 7 月,埃里森代表 Oracle 一口气发布了 Oracle Marketing Cloud、OracleIntegration Cloud、Oracle Analytics Cloud、Oracle Commerce Cloud、Oracle Mobile Cloud Service 五款产品,并在 10 月发布了 Oracle Manufacturing Cloud。营销、分析、移动、制造,自己有的没的,擅长的不擅长的,都上云了。

在 2015 年 Oracle OpenWorld 大会上,10 个主题演讲里,8 个和云计算有关,四个是关于 Oracle Cloud。并且,终于在 AWS 发布 EC2 9 年之后发布了 Oracle Elastic Compute Cloud。

直到 2015 年 12 月,Oracle 收购了一家名为 StackEngine 的创业企业,这家位于奥斯汀的公司只有五名员工,干的是容器的事。我估计基本上是个人才收购,Google、微软、亚马逊的云都有容器服务了,Oracle 的也得有啊。这次收购所体现的魄力、眼光,是 2015 年 Oracle 云战略的缩影。

2015 年 2 月 25 日,Oracle 出价 5 亿美元,收购了初创企业 RavelloSystems。Ravello Systems 创建于 2011 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帕洛阿图(Palo Alto),这里距离 Oracle 总部所在地红杉城(Redwood City)并不远。Ravello 帮助客户快速简便地将复杂应用程序移动到云端。这家创业公司的客户包括 Arista、博科通讯(Brocade)、红帽(Red Hat)、SUSE 和塞门铁克(Symantec)。

2015 年 2 月中旬,Oracle 搞了一个云计算战略发布会,即宣布了雄心勃勃的产品组合,Oracle 选择了“简单”作为重点。Oracle 的简单,是指企业可以简单地部署到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上。简单并不是现在云计算的重点和热点,但却是 Oracle 想要与别人竞争的点。这可是智慧啊。好好体会。

忘了埃里森曾说的云计算是愚蠢的玩意这回事吧。2015 年,Oracle 说 Oracle 搞的是企业级云计算,AWS 搞的是小公司的玩具云计算。

企业级云计算?很熟悉吧。哪里有什么企业级云计算,那不过是传统 IT 企业用来唬人的而已。所有声称提供企业级云计算业务的公司,都已经鸣金收兵或正准备跑路了。Oracle 还说自己是企业级云计算,还能搞点别的词儿吗?

当然有别的词儿!Oracle 的营销机器开动起来,也不输于 IBM。有人专门为 Oracle 的云计算搞出了一个 Alpha 和 Omega 理论。

Alpha 理论是说,市场上有一个先行者,已经获得了相当的市场份额,快速创新,且维持较低的价格。

Omega 理论是说,市场仍然留有空间给一个强大的竞争中位置,这个竞争者有强大的财力、强大的留住现有企业客户的能力和一个合适的差异化策略。

Alpha 是指 AWS,Omega 是指 Oracle。如果按 Omega 理论,Oracle 确实比 google,甚至比 IBM、微软更有优势。

Oracle 当然有足够的财力,其数据库统治地位当然能够锁定和留住现在的企业客户。最大的疑问则在于它是否能够构建一个有竞争力和差异化的策略挑战 AWS。

Oracle 的大招可能是基于容器的混合云。基于容器的混合云将允许客户将私有负载轻松转移到公有云上,甚至将其他云上的负载转移到 Oracle 的云上。特备的,能将 Oracle 数据库迁移到 Oracle 的云上。

不要再认为 Oracle 只是一家数据库公司,Oracle 的产品线涵盖硬件、软件、企业应用、中间件、操作系统等,几乎包括企业 IT 的整个技术堆栈。Oracle 的核心产品显然仍然拥有强大的统治力和粘性,可以保证足够的资源投入到云计算战争中去。

现在的 Oracle,誓要成为一家云计算公司。Oracle 对云计算的态度和投入,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以至于其他的 IT 公司,都相比而逊色。

Oracle 起晚了,但还是赶上了早集。Google 起了个大早,却和 Oracle 同一趟车去赶集。

Google 云携巨款亮绝技:价格和技术

没人怀疑谷歌的资金实力、基础设施规模、创新能力、技术实力。谷歌依然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是除苹果意外最赚钱的 IT 公司,它运营者世界上最大规模的 IT 基础设施。三大核心技术 MapReduce、GFS 和 BigTable 形成的论文八年前就已风靡网络,至今仍被被奉为圭臬。

Google 非常有进取心:不断进入新领域,从气球 Wifi、谷歌眼镜,到无人驾驶,无不是被认为创新者中的极客;要做一件事情也很投入,比如视频,YouTube 很多年都没有盈利但仍能获得支持,再比如社交领域,从 google wave 到 google+,及时不能丝毫阻挡 facebook 也要三番五次尝试;有技术,从早期的三大技术论文,到近些年的 android、html5,都是行业奠基性的工作。

如果 Google 要在某一并未形成未定格局的市场挑战一家并不是那么财大气粗的公司,比如亚马逊,会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只是 Google 犯了一些错误:早期产品路线有问题,后期魄力不够。这可能是战略视野问题,也可能是能力问题。

谷歌的嗅觉和行动也并不算太迟钝。在 2008 年,也就是微软发布 Azure 的两年前,谷歌就发布了 Google App Engine。可以说 Azure 就是沿着 GAE 的思路来的,Azure 就是 windows 版的 GAE,GAE 也可以认为是 Linux 版的 Azure。相似的思路,迎来了相似的开局:开发者并不认同 PaaS。

谷歌的云计算主管曾经说:如果 GAE 是一家创业公司,它一定是硅谷的耀眼明星。很可惜的是,在那段时间里,GAE 在 AWS 的快速增长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更为可惜的是,Azure 在 2011 年就加入 VM 角色切入 IaaS 层面的服务,而谷歌在 2012 年 6 月才推出 ComputeEngine 切入 IaaS。这中间花了四年,比晚两年出生的 Azure 还慢了 1 年。我不知道纳德拉对技术的涉猎有多深,但谷歌的技术人员显然对 GAE 情有独钟,因为 GAE 完全就是将三大论文里的三大核心技术商业化了,多么理想的技术平台! 然而,这不是大部分客户需要的。

谷歌显然有相当一批开发者拥趸,也包括一批技术极客。谷歌发表的技术论文和开源项目,令这些人相比微软,更为相信谷歌。尽管纳德拉时代的微软对开发者比以前有好多了,但在这些人眼里,微软就是专制、封闭的代表,而谷歌则是自由、开源的代表。但是,喜欢谷歌的技术和理念,与使用谷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完全是两码事,可以分得很开。

2015 年,Leo Sun 发表了一篇标题为“谷歌和亚马逊:谁能赢得云冷战”的文章。文章认为谷歌和亚马逊正在进行异常关于旧数据的冷战。看着标题是不偏不倚,但内容表明作者更看好谷歌。谷歌的 Nearline 可以再三秒内读出旧数据,而亚马逊 AWS 的 Glacier 需要三到五个小时。谷歌能做到这样是因为谷歌大新数据和旧数据放在一个系统里,而亚马逊 AWS 在放在两个系统里。

作者认为这让 Google 有了切入企业级冷数据和混合云市场的优势,并且 Google 能将 IaaS 和 PaaS 服务于 Google 的 android 和 apps 生态系统对接,让终端用户和企业在使用应用的时候,使用 IaaS 和 PaaS 服务。作者认为这只是 Google 具有的高性价比技术带来优势的一个例子,辅以 Google 更广泛的生态链支持,这将最终能够扼杀羽翼未丰的 AWS 的增长。

这几年来,谷歌也发布了更多的 IaaS 和 PaaS 产品,包括存储、数据库、数据分析等,并在 2013 年形成 Google Cloud Platform。

最近有分析指出,Google 定能打败亚马逊 AWS。因为一方面看,云计算第一第一阶段是泡沫,第二阶段是是关于用云计算构建原来就在用的数据中心模型,第三阶段是利用云计算做企业原来不能构建的,新的基础设施和应用模型。比如用 10 倍于企业日常使用的基础设施,进行数据分析。亚马逊都具有第二阶段,在云计算中构建用户的数据中心的能力。但第三阶段,是关于机器学习、神经网络、人工智能的,Google 在这些方面远远将 AWS 甩在后面。其实,IBM 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

Google 和微软都在搞机器翻译,这不仅需要大量的存储和计算资源,还需要算法那。Google 发布了图片识别和图片地理位置识别的 API,这需要对 1.26 亿张带有地理位置信息的图片进行学习和训练。

谷歌确实吸引了诸如可口可乐、百思买这样的客户。最近的大事件,则是成为 Google 的最新大客户。这是 Google 对亚马逊 AWS 和微软的胜利,但也反映了谷歌的企业级客户的缺乏。

IBM、Oracle 及 Google 谁的公有云先轰然倒下

IBM、Oracle、Google 这几个家伙真正紧张起来,是在 2015 年 4 月,AWS 发布财报后。

这之后,IBM 的投资者们和高管团队都认为云才是扭转公司不利局面的关键。这是不是晚了点?永远都不晚。

根据 Synergy Research Group 的市场调研结果,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2014 年合计占据 IaaS 和 PaaS38% 的市场份额,2015 年合计占有 40% 的市场份额。

IBM 是最晚进入主要公有云服务商名单的,也是这个名单里年度营收增速最慢的,基本等于市场整体增速 -40%。

收购完 SoftLayer 这么多年,快三年了,IBM 还没有理清楚 SoftLayer 与 IBM 云计算业务和平台之间的关系。Softlayer 自行其是,朝着 IDC+IaaS 平台的路前行,而 IBM 在朝着数据分析 PaaS 的路狂奔。IBM 和 Softlayer 的云名义上都属于 IBM,但技术和运营上各自独立,没有融合成一体,分开来看又缺胳膊少腿。

这么多年,IBM 没有搞出一个像样的虚拟化、私有云、混合云软件,我也是醉了。还要求助 OpenStack,掺乎 OpenStack 也就算了,居然没搞出个所以然来,还需要收购搞 Openstack 的 Blue box,或许又是去买客户的。

收购管用吗?200 多亿美元的收购,IBM 的年度营收增长几乎为零。关键是,这些收购来的业务不要说盈利,收购后历年总计营收达到 200 亿美元都有问题。

IBM 的收购战略显然存在问题。一是收购是否能够良好整合、是否能够打造核心产品和产品群,进而打造公司核心竞争力。二是收购标的是否合理,这是执行层面的问题,但也同样关系到收购战略的成败。

IBM 的商业分析为核心的战略,可能也存在问题。

在云计算演义(序)中,我们提到这样一段话: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传统企业 IT 的高毛利率将不复存在。
其次,云计算的高毛利率也不会存在。

这是时代赋予云计算的使命。IT 基础设施和大部分应用都将成为普及性社会基础服务,将成为日用品,将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变成标准配置。

这可能是部分公司和从业人员的不幸,但这是整个信息产业和全社会发展的利好。

那么,IBM 的总体战略可能也存在问题,即业务转向高价值业务。如果高价值等同为高利润,就如同过去 15 年 IBM 所做的那样,抛弃低利润的产品,可能也存在问题。

有人说,颠覆式创新有三种:第一种是彻底的发明。但现在的信息行业,更多的是另外两种:用户体验的创新;商业模式的颠覆。也有人说,颠覆式创新最后颠覆的全是人性,人性有两个最基本的东西:简单和便宜。

IBM 百年来一直在做的正是第一种颠覆式创新——彻底的发明。但不幸的是,因为行业发展更加成熟,彻底的发明越来越难也越来越少。近二十年来,IBM 也少有彻底的发明。

用户体验的创新商业模式的颠覆,包括简单和便宜,并不是 IBM 和 Oracle 留给人们的印象,也不是它们的强项。而云计算,需要简单和便宜。

这决定了 IBM 和 Oracle 做公有云,是个巨大的矛盾。云计算业务扩张所要求的大规模、简单、便宜、快速反应,并不是 IBM 和 Oracle 的强项,更直白一点,也不是 IBM 和 Oracle 的基因所在。除非 IBM 和 Oracle 能变革自己的文化和基因,涅槃之后,必成凤凰。

2014 年年中,IBM 曾被迫加入微软、亚马逊、谷歌的云计算价格战。在云计算格局未稳定的时候,价格战根本不会停止。这将大大损耗 IBM 本已脆弱的财务报表。而 IBM 是非常在意和倚重财务报表的,IBM 和 Oracle 也是几个大公司里财务报表压力最大的。

亚马逊虽然也有财务压力,但谁让它的报表一直就那个样呢?华尔街也习惯了。另一个,贝佐斯总有办法说服投资人相信他的长期投资策略。最后,也是更重要的是,亚马逊的营收保持着相当幅度的增长,这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消净利润上的不足。

Oracle 全力转云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必须赢得这一战。当所有企业都将工作负载迁移到云上,数据库将变成一个普通商品,有很多选择可以满足用户需求,到那时客户将不对 Oracle 存有依赖,Oracle 也将失去其留住和转化客户的能力,包括随之而来的财力。

事实上,AWS 已经在这么做了。AWS 的数据库迁移工具可以帮助数据库管理员脱离 oracle 数据库。这当然是在动摇 Oracle 的核心权力。

我们再来看看专为 Oracle 定制的 Alpha 和 Omega 理论。Alpha 理论中的领先者有着明显的优势:

规模效益。先行者拥有更大的规模,因而可以满足更大用户的需求,同时能够降低采购和运营成本,从而提供更低的价格。

生态系统。先行者的先发地位,和更大规模的用户群体,肯定能够吸引软件开发商、系统集成商、服务提供商在其平台上展开业务,从而围绕这个平台形成生态。这种生态不是某个技术和项目的开发者社区可以比拟的,比如 OpenStack 生态,就难以在商业上和 AWS 生态相比拟。

开发者雪球效应。先行者形成产品群以后,其使用也需要较高的技能,其前期用户群具备了这些技能后,将通过同事关系和社区关系,带动更多开发者更容易掌握这个平台所需的技能。

进入壁垒。这不仅包括研发和上线所需的一次性人力和数据中心投入,还包括维持创新、维护产品和数据中心所需的持续性投入。特别是在激烈竞争期,由价格战的情况下,这将使巨大的财务黑洞。

但是 Omega 不是么有机会,我们可以笼统称之为后发优势。后发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劣势,要想拥有优势,除非:

新一代的技术。技术代际之间的差别越大,率先采用新技术的后发者越有机会挑战先行者。比如数字通信技术较之于模拟信号技术,比如 4G 至于 3G。即使先发者意识到新技术的必要性,也会因为历史业务的延续性和更新换代的巨大成本,而丧失合适的时间窗口。

明显的差异化。快速的追随者,能够从先行者身上吸取经验教训,以便指定一个明显的差异化策略吸引用户。

很显然,维持领先地位比屌丝逆袭要容易得多得多。不管 Oracle 的 Omega 策略是什么,是不是容器基础设施都好,Oracle 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将越来越小。

IBM 和 Oracle 都面临财务压力,特别是他们是在左右手互博。就好比把左兜里的钱装到右兜里来,但换个兜后,钱却少了。他们要把现有客户转化成云客户,就是这个矛盾。而且不转还不行,不转,就全跑别人兜里去了。少就少点,但总比没有强啊。

Google 最逍遥,因为这些云计算业务都是从别人兜里掏来的,根本无损于 Google 现有的业务和营收。而且在现在的业务依然很赚钱的情况下,它干云计算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动力,更没有什么压力。这就是 Google 总感觉有点不紧不慢的原因。这也是他最危险的地方。

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基础设施,放在一个对云计算不够有兴趣,或者对云计算三心二意的厂商手里。但 Google 还是很努力的,从上面的文章,以及请来花一亿多美元请来 VMware 创始人兼前 CEO 来掌舵云计算来看,Google 还是个努力的同学。

IBM、Oracle、Google 都很卖力,各有盘算,但都能成为头牌吗?算上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显然不能都成为头牌。

谁最先倒下?最先关闭云计算服务?可能是谷歌,谷歌看起来战略地位最有利,实力最强大,但最先倒下的可能就是它。谷歌想干的大事太多了,云计算只是其中一件。

然后是 Oracle,Oracle 的数据库在新型数据库面前,已经陷入绝对的衰退。用户有很多商业的、开源的、私有的、公有云的数据库可以选择,而且这些数据库很多都已经更具备或正在具备企业级水准。云计算对数据库的影响在最近几年才明显体现,因此 Oracle 发力的时间太晚了,其云计算发展速度很可能赶不上其他重要业务的衰退速度,此时它对客户的控制力和可投入的资源将迅速下滑。

而 IBM,很可能是三家公司中生命力最强的。云计算对 IBM 的打击最直接,IBM 的起步也晚了些,但 IBM 在企业 IT 的根基比谷歌和 Oracle 都要深,大象的绝地反击应该是最有力的。IBM 运筹得当,甚至能挑战微软现在的老二位置。

我们当然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服务商彻底倒下,那样损失的将是用户。他们或许会在某一天关闭云计算服务,或许会成为二流云计算服务商。如果果真如此,那是忽视创新、因循守旧、缺乏睿智应付的代价。

作者简介

刘黎明 云计算布道师,微信公众号: 鸣北林(techculture)。2008 年 3 月起从事云计算与 IaaS 产业研究、产品设计、技术研发,现任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研发和云计算事业部,曾担任网银互联副总经理兼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世纪互联云快线产品总监和研发主管、思科系统(中国)研发有限公司软件开发工程师。先后分别主持了国内第一个基于 Xen 和 KVM 的基础设施公有云的研发和产品化工作,并完成重点产业化科研项目——北京市科委“虚拟化管理平台”。


感谢陈兴璐对本文的审校。

给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 editors@cn.infoq.com 。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 @InfoQ @丁晓昀),微信(微信号: InfoQChina )关注我们。

2016 年 7 月 07 日 18:17 5303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发现更多内容

WSDM Cup 2020大赛金牌参赛方案全解析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大数据 搜索 信息

JVM-技术专题-对象的实例化过程

李博@Alex

Java JVM

Lindorm云原生数据库 - 让数字时代IT运维系统“灵动”起来

许力

DevOps APM Data Lake AIOPS

在线教育企业迎来“秋招”大考,数字用户体验成胜负关键手

BonreeAPM

运维 APM 在线教育 AIOPS 用户体验

图解 K8S 源码 - Informer 篇

郭旭东

Kubernetes Kubernetes源码

肝到头秃!阿里爆款的顶配版Spring Security笔记

周老师

Java spring 编程 程序员 架构

一线城市年轻人生活工作实录(程序员篇)

Marilyn

敏捷开发 开发者工具 快速开发

The story of programmers in famous enterprises.

Marilyn

敏捷开发 快速开发

华为云专家讲述知识图谱构建流程及方法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华为 数据 知识图谱

JVM-技术专题-类加载机制

李博@Alex

Java JVM

LeetCode题解:94. 二叉树的中序遍历,使用栈,JavaScript,详细注释

Lee Chen

LeetCode 前端进阶训练营

OpLog4j

Geek_746da6

年轻人大企打拼多年,刚升迁便遇巨大阻力难以解决,到底如何才能在职场中幸存?

Marilyn

敏捷开发 快速开发

OKR-VUCA时代目标管理利器实践分享

张兆东

国外的公司都是如何对待大龄程序员的?在国内该如何应对?

Java架构师迁哥

翻译之深入注释俄罗斯民间故事的语料库,以实现对俄罗斯形式主义理论的机器学习

AI代笔

图扑软件联手阿里Lindorm数据库开启工业物联超融合存储模式

许力

IoT AIOT

来喽,来喽,Python 3.9正式版发布了~~~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Python 编程

从哲学源头思考自动驾驶网络架构设计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自动驾驶 架构

拜托,学妹,别再问我怎么自学 Java 了!和盘托出

沉默王二

Java 自学编程

阿里P8大牛呕心沥血总结整理的《Java面经手册》,通过实践的方式向你深度讲解Java核心知识点

Java成神之路

Java 阿里巴巴 程序员 面试 编程语言

第三周作业一

dll

JVM-技术专题-Java类文件结构

李博@Alex

Java JVM

有了TA,领域外企业里的小IT团队,也能轻松搞定大型项目

Marilyn

敏捷开发 快速开发

高难度对话读书笔记—聆听篇

wo是一棵草

亚马逊Prime会员日火爆开启一站购全球逾3000万正品商品

爱极客侠

Programmatic Navigation using SwiftUI| 使用SwiftUI进行程序化导航

Daniel

苦难过后,终会团聚

hellocj

医疗AI系统构建(1)one-hot编码

刘旭东

人工智能 机器学习 医疗AI one-hot

个人数字人民币钱包即将亮相

CECBC区块链专委会

央行 数字人民币

我和我的智能联接

脑极体

微服务治理平台化探索

微服务治理平台化探索

IBM、Google、Oracle三巨头的公有云之殇(下)-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