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 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研发重心向美国转移

阅读数:5 2020 年 5 月 19 日 14:45

Zoom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研发重心向美国转移

风不平,浪不静,Zoom 再登风口浪尖。

Zoom 停止中国用户注册

北京时间 5 月 19 日早,据《日经亚洲评论》消息,视频会议公司 Zoom 已经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免费的个人用户将不能在 Zoom 上主持会议,但仍然可以加入会议,只有付费企业帐户和在截止日期(5 月 1 日)之前升级到付费帐户的个人才能主持会议。

InfoQ 记者就此事前去求证,发现 Zoom 的中国授权经销商东涵电信官方显示着这样一则通知:

Zoom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研发重心向美国转移

而个人用户注册的时候,系统也显示“不允许注册”:

Zoom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研发重心向美国转移

随着新闻媒体的报道,Zoom 又一次登上了热搜,成为热门话题之一。这已经不是 Zoom 第一次以“上热搜”的方式为人所知,这家以视频会议见长的公司自 3 月以来就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今年年初,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不少企业选择让员工居家办公以防止病毒传染,而视频会议成为了企业首选,Zoom 也借此机会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根据 Apptopia 数据,Zoom 的 3 月份活跃用户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151%,股价、市值更是一路飙升。

可是,问题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3 月底,有用户爆料:Zoom macOS 安装程序在用户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会自动安装,并且还会使用具有高度误导性的标题来获取用户权限;随后,又有外媒报道称: Zoom 在安全白皮书中提到了其支持端到端加密,但实际并没有为所有视频会议提供此类加密方式,存在误导用户的嫌疑。

对此,Zoom 发言人表示目前不可能为视频会议提供端到端加密。但否认了“误导用户”的说法,并称白皮书中的“端到端”指的是 Zoom 到 Zoom 之间的连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家名叫 Motherboard 的网站发现:Zoom iOS 应用正在通过“使用 Facebook 登录”功能将数据发送到 Facebook,发送的数据包括手机型号、打开程序的时间、所在时区和城市、使用的电信运营商,甚至还包括了可用于广告定位的标识符。

Zoom 对此表示:“Facebook SDK 功能确实在从用户收集数据,但是收集的数据不包括个人用户信息,而是包含用户设备的数据。”随后,Zoom 更新了 iOS 应用程序的版本,并改进了 Facebook 登录功能。

一系列安全事件让 Zoom 的私密性遭受严重质疑,4 月 2 日,Zoom 创始人兼 CEO 袁征正式回应了这些问题,并宣布:在接下来的 90 天内将停止 Zoom 的功能更新,转向安全维护和 BUG 修复。据悉,Zoom 会投入资源去识别、定位和解决问题,邀请第三方参与对软件进行“全面审查”。

整改话音刚落,Zoom 被发现部分国外流量会流经中国境内服务器,而这一做法引起部分用户的不满。

延展阅读:《Zoom 部分流量路由到中国引不满,靠月薪 2 万的中国程序员还能撑起千亿市值吗?》

长期以来,Zoom 是一家极度依赖中国工程师的企业,在中国境内拥有部分数据中心。在本次安全事件审查中,Zoom 承认在提高服务器容量以应对过去几周超高负载的过程中,其内部允许将部分境外流量路由到中国境内的两个数据中心

更有一些国外媒体声称:“Zoom 是一家彻彻底底的中国公司。”

为了打消用户顾虑,Zoom 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不仅收购了一家专注加密技术的创业公司 Keybase,还聘请了前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 HR McMaster 作为独立董事,前 Facebook 安全负责人 Alex Stamos 作为顾问。

此外,Zoom 还在美国大量招聘非华人工程师,以稀释中国工程师的比例。同时,Zoom 上周宣布将在美国开设两个新的研发中心:一个在亚利桑那州大凤凰城地区,另一个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

截至发稿,Zoom 方面没有对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一事进行回应。

硅谷科技公司盯上了 Zoom

显然,Zoom 的研发重心已经在向美国偏移,而其在这段时间内的高增长也引起了国外科技巨头的注意(在国内,用户也可以选择阿里钉钉、腾讯会议等产品,相应地,国外也存在或者有一些正在研发中的替代产品)。

前不久,Facebook 公布了其在视频会议领域的一系列行动,推出了多项新的视频聊天功能和服务。这些功能和服务包括 Facebook Messenger 上多达 50 人的视频群聊、多达 8 人的 WhatsApp 视频通话,以及 Facebook Dating 的视频通话等。

Zoom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研发重心向美国转移

本月,谷歌宣布将 Meet 直接接入 Gmail,这样用户在浏览器打开邮件时就可以在网页内进行视频通话。谷歌还借鉴了 Zoom ,为 Meet 带来了网格风格的视图,并添加了一些特性来改善在微光条件下的视频质量。周三,谷歌为视频通话增加了噪音消除选项,并免费将高级功能扩展到所有客户。

在公众对 Zoom 的隐私和安全性提出质疑后,竞争对手也纷纷向客户保证,他们的产品会更安全。思科副总裁 Javed Khan 说,Webex 的使用量不仅飙升,公司一度在 24 小时内新增了 24 万用户,而且其安全业务也在不断增长。

Verizon 在 4 月 16 日宣布收购 BlueJeans ,BlueJeans 也强调了安全性。该公司在一篇博文中称:“正如当前居家工作的时代所显示的那样,拥有像 BlueJeans 这样安全、可靠、高质量的协作工具是必不可少的。”

在隐私问题尚未有结论的情况下,这些科技公司又开始努力生产替代品,这对 Zoom 来说算不上一件好事情。但像谷歌这样的巨头其实很早就开始布局这一领域,但却难有一家获得 Zoom 这样高速的增长,这与公司的经营理念有着很大关系。

Zoom 高速增长的背后

Zoom 于 2011 年由华人企业家袁征创办。1997 年 8 月袁征来到美国,起初任职于 WebEx 公司,2007 年, WebEx 被 Cisco 收购后,他作为思科全球副总裁主管协作软件开发业务。2011 年,袁征离开思科,创立了 Zoom。

随着李嘉诚、红杉资本等资本的注入,Zoom 也慢慢发展壮大起来。Zoom 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与其背后的价值观和文化关系密切。很多人认为文化是非常虚的东西,没有什么必要,在袁征看来这完全是错的。

在 Zoom,不仅是研发成本压缩(Zoom 大量雇佣中国工程师,相较于竞争对手的主要雇佣美国工程师,可以压低研发成本),公司花费是一定要被控制的。袁征早期的分享中曾谈到:

公司早期的时候,杨致远投资了我们,有一次,我和杨致远还有另外两个投资人一起吃饭,吃了一顿比较贵的寿司,当时我就想,他们是投资人,肯定不能让他们掏钱,所以最后那顿饭是我自己花钱请的。有的人说,其实用公司的卡刷一下也可以,但我认为这样不行,这个钱不应该由公司来花,因为投资人给公司的每一分钱都应该要明确的知道花在了哪里,花的有没有作用。

在 Zoom,2000 元以上的花销,袁征都会亲自把关。通过每天签支票,了解公司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有的部门花的多,有的部门支出少等这些问题,能让创始人很好的了解公司正在进行的各项活动。这个签字把关并不会让公司的运行变得复杂,因为机制都是最简化的,任何一项材料签字都不会超过两个人,充分信任各个部门主管和负责人们。

在袁征看来,Zoom 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他的销售力。Zoom 总在考虑如何让客户开心,每天想的是提升自己产品性能、给客户创造更多方便,关心客户的需求。所有的销售人员除了发展新客户,一定要花时间去跟老客户打交道,询问客户使用体验并提供帮助,得到反馈并保持友好的关系。甚至可以说,Zoom 公司的任何一个管理人员都是一个称职的销售。

这大概就是 Zoom 这家公司可以快速成长的原因,强悍的销售力带来了丰厚的营收,极大压缩成本使其获得不错的利润。

参考链接:

一周曝出 N 个安全问题,风口上的 Zoom 宣布停更 90 天

https://www.infoq.cn/article/Imbclpmf7vaiSQfrLIir

Zoom 最大的竞争对手来了

https://www.infoq.cn/article/k2wMTYIPgfWZoCWHZuxb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