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Q 访谈:用户体验设计伦理

阅读数:2950 2019 年 7 月 5 日

设计一个诱导用户做符合公司利益的事的界面很容易。设计社区需要更多地问问自己,我们是否应该按照这种做法做下去,用户体验设计师 Agnieszka Urbańska 和 Ewelina Skłodowska 在ACE!2019大会上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所谓的黑暗模式,甚至无意识的设计师偏见,都与同理心相矛盾,并且和以人为本的设计格格不入。大多数 KPI 依赖于让用户上瘾,以及更刺激的用户体验策略,但是,他们认为,设计师应该小心不要让其客户业务违背了道德原则。

Urbańska 认为,这世界变得越来越依赖新技术,使设计人员要承担的责任变得越来越大。设计师必须注意到,有数百万人在用他们创造的产品和应用程序,他们的工作对其他人的生活产生了真正的影响。她引用了《蜘蛛侠(Spiderman)》中的台词:“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她说,每个项目决策都蕴含着我们自身的一部分融入,反映了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我们如何解读其他人的情绪和感受。

Skłodowska 提到,用户体验设计师工作的一部分内容是宣传他们所在的公司,展示用户研究或最佳设计实践的优势。如果我们做得对,这可以让我们创造出一个有能力真正改变人们行为的产品,她这样说到。Skłodowska 认为,声称为我们正在设计的产品的道德问题负责并不会对人们产生不利的影响;至少,我们作为设计师,可以做的是坚持去回答“我们可以怎样…”和“这将对…有怎样的影响?”之类的问题。

在 ACE! 2019 大会上,Skłodowska 和 Urbańska 谈到了他们与“黑暗模式”的斗争。Skłodowska 说,在使用互联网时,用户不会仔细阅读每个页面上的所有文字。如果一家公司希望诱导用户做一些有利于公司的事情,那么这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只需要利用用户的习惯,并利用视觉设计来诱导用户,把需要用户做的事变得更加醒目、更加容易点击、(图标)变得更大或更鲜艳。

Skłodowska 说,我们知道当用户登录网站时,他们一定会注意到屏幕的某个位置,我们可以把按钮放在该处。问题是,我们应该问问自己,我们是否应该使用这个按钮来进行某些操作。公司喜欢把用户与应用程序或网站交互的责任推到用户身上。而 Skłodowska 认为,这是不对的。

Skłodowska 表示,用户不应该被迫去寻找方法来避免弹窗通知或黑暗模式。首先,就不应该定位让他们去做这样的事。她说,这就像强调女性随身携带胡椒喷雾剂的重要性,而不是思考她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做、为什么她们会感到受到威胁。

Urbańska 认为,黑暗模式和我们作为设计师所信奉的理念有直接冲突;它们与同理心的概念相矛盾,并且和以人为本的设计过程格格不入。她建议,设计师应该注意:他们需要关注客户的业务目标、确保客户不违反道德原则。有时候,客户要求设计师使用不道德的做法,这给了设计师巨大的压力,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应该向他们解释并教育他们,为什么使用这些做法对用户来说是有害的,并且,从长期来看,对业务也是有害的,Urbańska 说道。

InfoQ 采访了 Isobar Poland 的用户体验设计师 Agnieszka Urbańska 和 Elpassion 的用户体验设计师 Ewelina Skłodowska。

InfoQ:我们如何设计产品以体现多样性和包容性?

Ewelina Skłodowska:我认为,首要也是最重要的事是,在设计时,要坚持这个原则:不伤害用户。只有当我们确保达到这个标准时,才去考虑其他问题。

有很多用户体验工具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所有的用户,并且不只是最常见的那种类型。最流行的工具之一是使用用户角色模型(personas)。它们和 CV 类似,旨在帮助产品团队了解并理解不同的客户类型。

Sara Wachter-Boettcher 的《Technically Wrong: Sexist Apps, Biased Algorithms, and Other Threats of Toxic Tech》写到了她与高级营销总监们合作开发用户模型的经历。为了试图更包容和解决不同用户的需要,她使用了黑人女性作为财务主管的用户模型。但是,似乎她的高端客户无法想象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你看,对他们来说,财务主管应该是白人中年男性。这是因为他们只从人口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当我们这样做时,这通常意味着我们想创造某种适合每个人的东西。但是适合每个人的东西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Sara 做了什么?她只去掉了黑人女性的说明,没涉及及用户模型的任何其他方面,然后就可以了!

因此,在创建角色时,请考虑另外一个可能和客户设想不相符的角色。像对待普通用户一样地对待边缘情况。做好我们的研究。找出实际使用我们正在设计的产品的人。结果可能会令人感到惊讶。

Agnieszka Urbańska:在虚拟世界中设计一个简单的形式或创建一个新的现实可以为我们提供克服有害的成见和误解的机会。比如,与其询问用户有关性别的问题并只给他们两个供选择的答案:男性或女性,不如让用户自定义性别。

设计人员可以做的另一件事情是,开始使用不同肤色或展示不同性取向的表情符号。我们的角色是创建用户角色模型,不需要假设,也不需要使用有关受众的刻板信息。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和对多样性开放程度上的微小变化甚至可以带来社会的变革。

InfoQ:您是否认为设计可以真正对抗种族主义、歧视、偏见或者甚至气候变化?

Urbańska:在我和那些也是用户体验设计师的朋友们交谈时,他们对设计人员的角色能够对抗种族主义或歧视的观点持怀疑态度。但是,设计绝非偶然。我们的工作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有很多产生好影响的实例,也有很多产生坏影响的实例,这些例子证明我们确实可以开始用我们的工作改变这个世界。

比如,关于对抗种族主义或偏见,有个好例子,那就是更广泛表情符号的使用(脸书可能是这个做法的最初发起者),这些表情符号有不同的肤色或展示了不同的性取向。

Skłodowska:可以把这个称为蝴蝶效应。我认为单靠设计师是无法阻止气候变化或歧视的。但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当我们设计的产品投入使用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它会怎样演化并改变人们的生活?优步的设计师有想过他们的产品完全改变了人们在城市中出行的方式?他们想象过这会对学校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产生什么影响吗?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会议,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个机器人的演示,那个机器人可以用于网站评论或论坛部分。该机器人会对有害语言做出反应,并进行干预,可以帮助人们以一种更具同理心的方式互相交谈。它的实际效果令人震惊!人们会缓和他们的攻击性言论,并尝试找到共同点。

InfoQ:设计师该如何反思他们开展工作的方式并改进他们的工作方式?

Urbańska:设计人员必须意识到,他们对客户的行为、产品策略和组织作出的决策有实际的影响。当然,构建一个道德价值体系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成为更好的设计师和更好的人。

Skłodowska:我会用一个检查表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回答很多问题以知道我们是否处于正确的道路上:

我们的设计是否让人们的互动方式变得更好?
设计的目标是否是让用户花费他们不打算花的时间?
设计是否让用户能够轻易地访问社会上不可接受或非法的内容?
如果其他人把我们的设计用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否觉得舒服?
我们的设计是否使用了欺骗、操纵、误导、威胁、胁迫或其他不诚实的技术?
我们的设计是否包含任何内置的设计师偏见(性别、政治或其他)?
我们的设计有否保护用户的隐私并由用户来控制相关设置?

要回答这些问题并不容易。但是,事实上,我们尝试这么去做就是一个小小的胜利。

原文链接:

UX Design Ethics: Dealing with Dark Patterns and Designer Bias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