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我眼中的云计算

阅读数:3034 2017 年 3 月 21 日 17:53

“它是我的下一个重要预见,我们要把 PC 和 Mac 降级为仅仅是一个设备,我们要把数字中枢转移到‘云端’。”

― 史蒂夫. 乔布斯 2010 年 6 月 WWDC 大会

如果要为过去的一年打上一个最贴切的标签,在我的候选名单中只有这一个词 “科技”。无论是眼镜里面虚拟的世界,还是打败李世石的 Alpha Go,或者是改变我们时空观念的“引力波”,又或者是漫天飞舞的无人机,科技一次又一次向我们炫耀了它神奇的魔力。但是大多数的天鹅最后还是成了黑色,当我们发现许许多多外表斑斓的科技到头来只不过是在朋友圈博取眼球的噱头,有些问题不能不让我们思考:我们究竟如何看待这些科技新贵,例如云计算。

“雾霾重重,前路不清”。2017 年伊始上天给我们设计了这样的开局,但这绝不是对未来的隐喻。自然也好,行业也罢,我们都会经历冷暖的变化。此刻的冷不只是因为天气,还有挣扎在旧的环境中的人。时间在流逝,时代却要逆行而上,决定我们冷暖体验的是我们对于未来的预判以及我们所采取的行动。当我们因为雾霾而让身心处于一片灰暗悲凉之中,仍然有我们值得期待的方向,那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过去的十年,技术异化的速度在不断加速;过去的十年,云计算也从零成长为不可阻挡的技术潮流。伴随着技术的进步,拓展了我们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而每一次的技术迭代又总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测。即使未来仍然充满各种不确定,我依然对云计算带给我们的正向的变革充满期待。

最近读过这样的一句诗 “The sun always shines above the clouds”,大约可以理解为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所以,对于今天所有的困境,我们可以悲观、可以愤怒,但绝不能丧失对于未来的希望。

一、回顾从十年前开始

十年前,Amazon 推出第一个云计算服务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是不看好这个方向的。在许多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高投入、低利润的产业。与我们熟知的创新型互联网的企业来说, 这个实在搞不出什么事情,可以说几乎没有引起业内的关注。但在两年之后,《经济学人》杂志在 2008 年 10 月的那期杂志破天荒的用一整期的内容来讨论云计算,这一下终于引起了整个行业的关注。还记得那一期主题名为《A survey of corporate IT – Let it rise》, 杂志中很有预见性的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云计算的崛起不仅是一个让极客们兴奋的可以转变的平台。这无疑将改变信息技术(IT)产业,但也将深刻改变人们工作和公司经营的方式。它将允许数字技术渗透到经济和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并会遇到一些棘手的政治问题。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我眼中的云计算

这一段话今天读起来真的让人感慨不已,毕竟那个时候可以预见到云计算今天这个格局的人真是寥寥无几啊!不过在那篇报告中,很有局限地将互联网服务与云计算混为一谈。尽管理论界已经预言了这个方向,但是对于当时的许多成功企业来说,作出转型的决策并非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终于在 2010 年 3 月, Microsoft 公司 CEO 史蒂夫. 鲍尔默在华盛顿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正式提出了这样的口号“For the cloud, we’re all in”。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我眼中的云计算

接下来 Google Cloud Platform 也于 2011 年 10 月发布。从那个时候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三强逐鹿的云计算大战拉开了帷幕。按照《经济学人》杂志在 2016 年 8 月一篇名为《Cloud chronicles》的文章中,对这场“Cloud War”有过这样的一番评价“云计算大战尚未结束,而获胜者奖品实在太丰厚了。 据 Gartner 估计,2016 年的云计算收入大约为 2050 亿美元,占全球 IT 预算 3.4 万亿美元的 6%,预计明年它将增长到 2400 亿美元 … AWS 可能最终在 IT 行业占主导地位,就像曾经的 IBM 的 System / 360”。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我眼中的云计算

二、2017 年云计算趋势预测

预言家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被诟病的职业,但是预测云计算的发展趋势似乎不是件很困难的事。至少在我读的许多关于这个话题的文章中,有许多的共同之处。我对于 2017 年云计算的趋势判断有以下五个预测:

  • 全球化基础设施的扩张加速;
  • 大型企业拥抱云计算;
  • 混合架构提供了新的机遇;
  • Serverless 架构的普及;
  • 物联网(IoT) 有望爆发 。

全球化基础设施的扩张加速

2016 年对于云计算大战的参与者来说是一个快速扩张的一年。云计算的用户对于数据的位置通常有自己的偏好,网络的低延迟也是不容回避的现实需求。此外,合规性也是云计算服务提供者必须加以满足的优先项。所有这些都会导致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面云计算基础设施继续保持扩张的趋势。除了自有的数据中心之外,这种扩张还会波及到更多的领域。AWS 副总裁 Jame Hamilton 在不久前的 re:invent2016 大会上首次向外界披露了 AWS 云基础设施的硬件和工程水平。 在最新的夏威夷跨太平洋光纤线缆网络工程中,AWS 预计将建成长达 14000 公里的海底光缆,以连接新西兰、澳大利亚、夏威夷和俄勒岗等地,最深处为海平面以下 6000 米。这种变化除了我们已知的优点之外,还要清醒的意识到新的挑战的出现,这些挑战包括利用全球化基础设施时需要解决的成本管理、容灾和高可用性的架构设计以及可移植性等方面的问题。

大型企业拥抱云计算

说起过去几年你能想起来的云计算的受益者,我们通常都会列举诸如 Airbnb、Netflix、Supercell 这一类明显带有互联网特质的公司。而过去的一年多时间,这一切已经在改变。有着 76 年历史、全球最大的快餐连锁企业麦当劳的案例可以说是一个极好的佐证。在充分利用了云计算优势以后,系统的性能提升了 66%。麦当劳的 POS 系统(销售终端)有超过 300,000 台 POS 设备,系统每秒钟实现的交易达到了 8,600 笔。不仅仅是麦当劳这一类的企业会将未来业务的发展托付于云计算,甚至最为传统和保守的银行业也启动了云计算的破冰之旅,高盛、花期银行以及 Capital One 都已经成为这个名单上的一员。 在 techtarget.com 的网站上就有了名为“Public cloud and big banks finally on the samepage”这样让人惊讶的文章。最让我兴奋的一个案例是不久前披露的关于 FINRA(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在云计算上的实践。按照 FINRA 的 CIO Steve Randich 的介绍,FINRA 已将其 75% 的业务操作迁移至 AWS 云计算平台之上。利用云计算获取、分析、存储了每天产生的高达 750 亿条之多的记录。按照他的描述,这个改变在成本上的直接变化就是每年会节省 2000 万美元。

对于企业而言,云计算已经不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企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借用 Gartner 一个说法就是“Cloud is not a strategy, it is a tactic”(云计算已经不再是一个战略问题,这是个战术问题)。

混合架构提供了新的机遇

2016 年 11 月份,Forbes 披露了他们针对全球 302 位企业高管所做的一项关于云计算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显示,在企业市场,混合架构(有人称其为混合云)的场景将会越来越普遍。企业的工作负载将会根据需要在云以及本地 IT 之间频繁地迁移,对于这些企业而言,成本已经不再是考量的唯一要素。云计算的其它优点,例如敏捷性、弹性支持的能力会越来越被看重。从企业的顾虑来看,安全性依然是最被企业看重的方面,而云计算带来的性能和效率的提升得到最多的认同,超过 1/3 的管理者表示大规模的交易系统最适合应用在云计算之上。随着混合架构重要性的提升,将会出现只在云计算和本地 IT 环境间迁移的大量的需求,这个挑战对于传统的 IT 人员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难题,这需要新的能力,也应该是一个新的机遇。

Serverless(无服务器)架构的普及

Serverless 架构是一个全新的事物,从出现到现在不过两个年头而已。所谓的“无服务器”不是真的脱离了物理上的服务器,而是指代码不会明确地部署在某些特定的平台或者硬件的服务器之上,运行代码的托管的环境是由例如云计算厂商所提供的。从技术角度来看这并非什么新的技术,无非是利用了 Linux 内核中已经实现的诸如 cgroups、namespace 一类的资源隔离和管理能力而提供的一种新的代码运行环境这种环境的一个极大的优势在于,系统架构中最为复杂的扩展性、高可用性、任务调度以及运维等工作已经由服务提供者代为管理。由此,我们可以步入到一个新的系统开发的境界 ——我喜欢将这个变化的结果简化称作 no-Architecture (无架构师)、no-Ops (无运维)。

从我们熟知的程序运行环境的变迁也可以解释这种新的变化,从最初的物理服务器进化到虚拟化提供的虚拟机,由虚拟机进化到容器,而今天 Serverless 架构又提供一个比容器更轻量、更简单的环境。难道这不会成为一个新的趋势吗?

目前,AWS 、Google Cloud Functions、Microsoft Azure Functions、IBM OpenWhisk,以及 Iron.io 和 Webtask 等各种开源实现都提供了类似的服务。期待新的一年里,关于这个领域会有更大的发展。

物联网(IoT) 有望爆发

物联网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次次对这个领域抱有热烈的期盼,但总是感觉不温不火。展望 2017 年,为什么要旧话重提呢?首先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困扰物联网发展的瓶颈之一物联网平台随着云计算的发展而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以 AWS 提供的 IoT 服务为例,它可以支持数十亿台设备和数万亿条消息,并且可以对这些消息进行处理并将其安全可靠地路由至终端节点和其他设备,而且这样的一个平台可以极大简化开发物联网应用的复杂性。

对于物联网应用,还有一则利好消息就是低功耗广域网(LPWAN)在过去一年进步惊人。相比于短距技术(蓝牙、Wi-Fi、ZigBee 等),LPWA 无需额外部署汇聚网关,大大降低了用户的部署成本和复杂度,应用终端即插即用消除了部署限制。2016 年 6 月,NB-IoT 技术协议获得了 3GPP 无线接入网(RAN)技术规范组会议通过,已经具备了在 2017 年投入商用的条件。LoRa 作为一种无线技术以较低功耗远距离通信,对建筑物的穿透力很强。LoRa 的技术特点更适合于低成本大规模的物联网部署,例如智慧城市。仅在 2016 年已经有 17 个国家公开宣布建网计划,120 多个城市地区有正在运行的 LoRa 网络。

当我们意识到困扰物联网的平台以及网络等瓶颈,因为市场的发展和技术进步而得以消除,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迎来物联网爆发的一天。

结语

这是我第一次写这样的年度预测。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人的视角,写下自己的看法,也算是一种态度吧。决心写一些东西的原因来自于 2016 年 11 月初的一次阅读体验,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内,接连读到了一喜一忧的两篇报道。忧的是我们熟悉的、创办已有 15 之久的《京华时报》将要在新年停刊了,这大概是传统媒体在这个数字化转型期共同的悲哀吧。另一则读之则喜的文章是一篇技术博客,介绍的是《纽约时报》 Media Factory 团队开发的一套云计算上的微服务平台,用来实现灵活的视频编码处理,文章中写到如何实现对于全新的 ProRes 442 视频格式的处理,如何开发 JavaScript 代码以实现与 CMS 系统的整合,对于 CDN 网络如何采用 FASP 的快速传输协议提高性能等等。

我相信,对于《纽约时报》这个有着 165 年历史的老字号媒体来说,在这个网络为王的时代想必也同样会感受到冲击和失落。但是为什么同样的境遇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结局?我不能简单的把这个结果归结为云计算的力量,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科技的力量在改变着当下每一个人、每一个团队甚者每一个企业。对于我们来说,或者成为这个时代的赢家,或者被时代所淘汰,没有其它的选择。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代人的命运。我个人的知识、经验和能力本无力把握这个时代云计算的脉络,仅仅是因为有了想要表达的冲动而为之。力不从心,词不达意,姑妄观之。

最后借用《经济学人》中的一段话作为此文的结语“The cloud promised to be revolutionary: it would be cheaper, would keep software more up-to-date and would encourage more collaboration.”(云计算的承诺是革命性的:它将会更便宜,它将保持软件跟上潮流并且它将鼓励更多的合作)。

作者介绍

费良宏,现担任亚马逊 AWS 中国首席云计算技术顾问一职,在软件架构、程序开发以及技术推广等领域的工作时间已经超过了 20 年,对研究软件架构演进,尤其是云计算方面的架构实践非常感兴趣,常在各类技术会议上进行演讲或分享,同时也是多个技术社区的热心参与者,比较擅长 Web 应用、移动应用以及机器学习等方面的开发工作,之前曾从事过多个大型软件项目的设计、开发与项目管理工作,目前专注于云计算、互联网等领域,致力于帮助国内开发者构建基于云计算的新一代互联网应用。


感谢孟夕对本文的审校。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 editors@cn.infoq.com 。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 @InfoQ @丁晓昀),微信(微信号: InfoQChina )关注我们。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