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 上市:原来中国程序员比硅谷工程师廉价不止一点点

阅读数:7292 2019 年 4 月 23 日

4 月 18 日,视频会议创业公司 Zoom 在纳斯达克上市,股价一路上涨,截至发稿每股股价已升至 62 美元,上涨幅度 72.22%。一天之内,袁征所持股份的市值也飙升到了 29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94 亿元),跻身亿万富翁之列,Zoom 的市值也超过 160 亿美元。

各个消息发酵到今天,大家关注的焦点已经从这家极简主义远程视频公司转移到其创始人兼灵魂人物——袁征身上。作为一名华裔程序员,在 8 次赴美签证被拒后,第 9 次终于成行的故事颇有“黄金时代”创业人不屈不挠的气概,在美国耕耘数十年,袁征终于将一手创立的 Zoom 成功推上纳斯达克。而巨大的荣光背后,不得不提 Zoom 的开发团队——那些廉价而任劳任怨的中国程序员。

2011 年,是 Webex 被思科收购的第四个年头。袁征在 Webex 工作了 14 年,当公司被思科收购后,袁征留在了思科,并一路升为思科工程副总裁。这一年,袁征的事业达到巅峰,因为理念不同,他带领老东家的 40 多人出走,在当时已是一片红海的远程视频行业中开始创业。如今历经 8 年,这家以极简主义取胜的创业公司终于在纳斯达克敲响了那面大名鼎鼎的铜锣。开盘后股价一路飙升,从最初的 30 多美元涨到如今的 62 美元。毫无疑问,纳斯达克喜欢这家公司的股票。

image

月入 2 万的中国程序员,撑起 Zoom 千亿市值

随着 Zoom 上市并获得成功,它背后的灵魂人物袁征也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因为在成为 Zoom 创始人之前,他是一名普通的程序员。百度百科上,袁征的介绍相对简单:袁征(Eric S.Yuan),男,山东科技大学应用数学 1987 级学生,中国移民,2006 年获得斯坦福大学 MBA,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 Zoom 的创始人兼 CEO,为三分之一的世界 500 强企业提供视频会议服务。2018 年 6 月袁征还曾获 GlassDoor 发布的 2018 年全美大公司 100 强 CEO 榜单第一名,以 99% 的员工支持率夺魁。

Zoom 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从 2016 财年的 6080 万美元,增长至 2017 财年的 1.52 亿美元,2018 财年继续增至 3.31 亿美元,连续两年营收翻番,而且在 2018 财年扭亏为盈,净利润 760 万美元。在上市前就能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实属不易。但是这个盈利实际上用“挤出来”这个词来形容也不为过,甚至可以说是“压榨”。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从中国程序员身上“挤出来”的,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就明白了。

在福布斯的一则采访中,袁征透露,Zoom 大部分开发团队都来自中国。截至 2019 年 1 月 31 日,Zoom 在中国的研发中心拥有超过 500 名员工,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 30%、非美国员工总数的 70%。中国开发团队的待遇如何?举例来说,Zoom 在苏州给 IT 职位的员工税前年薪大概在 18 万元左右,月收入不足 2 万。

Zoom 在其招股书的“风险因素”部分中明确写道:

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主要在中国,那里的人力成本比其他许多地区的成本都要低。如果我们将产品开发团队转移到其他地区,那么我们可能需要承担更高的运营费用,这将对我们的运营利润率造成不利影响,并损害我们的业务。

分析师 Tomasz Tunguz 称,这种“劳动市场套利”模式是 Zoom 的主要盈利驱动。如果研发成本再高一点,Zoom 引以为傲的盈利可能就无法实现了。

Zoom 招股书显示,在截止 2019 年 1 月 31 日的财年中,公司的营收为 3.31 亿美元,净利润 758 万美元。相比之下,研发支出仅为 3300 万美元。也就是说,Zoom 的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还不足 10%,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数据显示,亚马逊 2017 年的研发占比 12.7%;谷歌母公司 Alphabet2017 年的研发支出占比 15%;微软 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的研发收入占比平均数为 13%。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从这个数据上看,Zoom 在研发投入上确实显得不那么大气。

image

对比一下,Zoom 美国总部所在的加州圣何塞(San Jose)地区,软件工程师职位平均税前年薪为 135977 美元(约合人民币 91 万元)。也就是说,每一位中国的工程师每年将为 Zoom 节省约 70 万元,500 位工程师每年节省的成本就达到 3.65 亿元

那老板袁征拿多少呢?招股书中显示,2019 年财年,作为公司 CEO 的袁征年薪为 30 万美元(约 201 万元),当然,这个数字相对于年薪过亿美元的苹果 CEO 蒂姆·库克或年薪 2000 万美元的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但和同一天上市的 Pinterest 总裁兼 CEO 本·希伯尔曼 2018 年的年薪 19.71 万美元相比,以及中国开发工程师团队的年薪相比,袁征对自己还是比较大方的。

袁征:Zoom 从不强制加班

提到中国程序员,很容易联想到最近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的中国式“996”工作制,而在 Zoom,中国程序员的存在感太强,以至于不得不让人怀疑,Zoom 的成长是否也建立在这种工作方式之上。

在公开采访中,袁征曾经透露,Zoom 从不强制要求加班。但就如何让员工自愿加班这个话题,袁征曾发表过这样的观点:

我从来不强求员工加班,我只会告诉他们某个项目的重要性,好的员工关心公司的利益,他们会主动花时间做好每一件事,自愿来加班。当然,这个时候公司也要主动去关心员工。比如这个国庆节期间,研发团队因为在忙一个项目需要加班,领导团队就主动提出会给他们奖金,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为公司的奉献也是会有回报的。

不知道中国的开发团队是否也享受到了同样的福利,抑或也会陷于 996 制度之中?如今,996 制度几乎已经成为中国 IT 行业的默认行规,如果按照 996 的工作时长来计算,中国程序员的实际薪酬比名义工资还会再低三分之一,与国外工程师薪酬相比差距则会变得更加巨大。

2018 年 6 月,袁征获 GlassDoor 发布的 2018 年全美大公司 100 强 CEO 榜单第一名,战胜了库克、扎克伯格、贝索斯等所有知名的 CEO,以 99% 的员工支持率成为员工心目中的最佳老板;而 Zoom 也在 2018 年年底 Glassdoor 发布的“2019 年最值得加入科技公司榜单”中,力压 Facebook、谷歌,拿下榜首,在 GlassDoor 上 Zoom 得到了高达 4.9/5 的评分,96% 的公司员工都表示愿意向自己的朋友推荐这家公司。之后,袁征在自己的推特上发推称:“这个奖项不是关于我的。它代表了我们团队所建立起来的文化——一种基于 Zoom 幸福和关怀的核心价值观的文化。”

有趣的是,不知道身处中国的 500 多位 Zoom 开发团队工程师们是否也参与了 GlassDoor 的榜单投票呢?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lazydao 2019 年 04 月 30 日 16:20 0 回复
虽然这么比较很愚蠢,不过按国内标准,国内给得的确也低了
黃威 2019 年 04 月 28 日 17:29 0 回复
国内公司100%的中国程序员,咋还不行呢?
Geek_f4158b 2019 年 04 月 28 日 17:12 0 回复
已经从血汗工厂阶段进化到血汗办公室阶段了
刘少科Mico 2019 年 04 月 28 日 12:45 0 回复
羡慕
InfoQ_de757671dbd9 2019 年 04 月 26 日 16:53 0 回复
91是平均
当场就吓脲了 2019 年 04 月 23 日 09:32 0 回复
中国的其他职位也比硅谷廉价啊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