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与 Coinbase 的稳定币之战

阅读数:1 2020 年 1 月 14 日 15:55

币安与Coinbase的稳定币之战

币安与Coinbase的稳定币之战

两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终于要短兵相接了。

最近,Coinbase 与 Binance 围绕稳定币市场正在上演一场对决。对于加密货币平台而言,虽然美国市场处于高度监管状态,但是利润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两方都不想轻易放弃。

较量已经开始

自从去年 9 月,Binance 在美国创建了加密货币交易点,成功接入美国市场,加密货币的两大平台已经出现对峙的迹象。

就在币安美国站开启的几天后,Coinbase 宣布成立加密货币评级委员会(Crypto Rating Council)。该委员会为会员制组织,目的是帮助加密资产相关的市场主体在美国联邦安全法律的框架下行事,由两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和 Kraken 共同发起成立,成员还包括其他重要公司,包括美国本土的加密数字资产托管平台 Anchorage、美国西雅图市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trex、加密货币金融公司 Circle、贸易巨头 DRW 旗下的加密货币交易部门 Cumberland、加密货币借贷公司 Genesis 和加密资产管理公司 Grayscale Investments 等。

Coinbase 选择在这个时候带头创立委员会,而币安又偏偏被排除在外,这一点颇耐人寻味。

严峻监管下的业务调整

Circle 起家于美国波士顿,2013 年起家之时,是一家 P2P 网络贷款公司,然而到 2018 年,公司已成功转型,逐步发展成加密领域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2018 年,Circle 公司收购了当时处境艰难的加密资产交易所 Poloniex 和股权众筹投资网站 SeedInvest。随后 Circle 发行了自己的专属稳定币 USDC 和移动支付应用 Circle Pay,计划与 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创办的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展开竞争。

去年年末,Circle 公司又将 Poloniex 卖给波场 CEO 孙宇晨,并中止移动支付业务,开始专心研究“稳定币”业务。去年 9 月,Circle 又关闭 Circle Research 业务,加密货币的业务份额继续缩减,到了 12 月,Circle 将 OTC 服务平台卖给旧金山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Kraken。Circl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曾建议美国国会说,加密货币领域的监管规则很不明确,行业的从业者感觉发展非常艰难。

去年 7 月,Jeremy Allaire 出席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会上,他表示,

美国的监管规则不明确,法律应用从没有考虑数字资产方面的问题,很多企业因此白白错失大量机会。美国证监会面对 21 世纪的新技术,还在执行 20 世纪的联邦法律条款……监管环境不明确,各种条款限制重重,很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只能选择不在美国发展。

百慕大、马耳他(Circle 公司在马耳他注册了一个分支)、法国和瑞士等其他国家开始出台加密货币宽松政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就这样在全球四处散落。此时,Circle 公司的利润也达到其历史最高水平。

转型后参与国际竞争

完全放弃加密资产交易业务和 OTC 业务后,Circle 公司发行的稳定币终于在美国得到支持,公司在稳定币基础设施方面也跻身行业领先地位。Circle 认为“央行资金支撑下稳定币和数字货币的全球利益,第三代区块链技术的推行以及全球范围内针对加密货币的政策不断出台,这些趋势都成为 Circle 平台 2020 年推行新服务的大背景。”

目前,USDC 是行业中第二大稳定币。虽然和行业第一 USDT 接近 50 亿美元的市值相比有不少差距,但 USDC 以 5 亿美元的市值稳居第二。第三名的 Paxos 币是 1.5 亿美元。而币安新发行的 BUSD 币市值不到 2000 万美元。

币安与Coinbase的稳定币之战

稳定币市值。Tether: 绿色,USDC:蓝色。 来源:stablecoinindex

美国数字资产抵押贷款服务商 BlockFi 最近宣布创建 USDC 的 BlockFi 加密利息账户。USDC 不久将成为继 Gemini dollar 之后全球第二个受监管的稳定币金融服务商,向用户支付利息。Kraken 也宣布了在其平台上发布 USDC 的计划。

前不久,币安做出决定,将一系列 USDC 的配对交易从币安平台上移除,此举引发业内巨大争议,之后便有了上述一系列新行动。币安方面表示,这些配对在平台的交易量比较低,所以 ALGO/USDC、FTM/USDC、ONT/USDC、XLM/USDC 和 USDS/USDC 配对交易不再生效。另外,去年还有其他一些关于 USDC 的交易配对也在币安的大范围调整中被缩减,与 USDC 无关的其他 20 多个交易配对也被裁减。

对此,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有关 USDC 的五个交易配对被裁撤,不存在任何“个人原因”,主要是交易量比较低的缘故。

币安与Coinbase的稳定币之战

但一些观察家同时注意到,币安平台上还有很多其他交易配对,其交易量也很低,但仍然挂在平台上。一位叫做 BullChain 的推特用户评论称,很多交易配对的量也很少,但在币安的交易平台上仍受支持。

两大力量的恩怨背后

从时间上看,币安去年撤销 USDC、Paxos 和 True USD 交易配对的行动,均发生在币安成立美国办事处的一周内。前不久,刚刚撤销的五个有关 USDC 的交易配对也与 Kraken 和 BlockFi 宣布支持 USDC 几乎是前后脚。

从币安被加密货币评级委员会排除在外,到尝试创建 BUSD 等一系列行为,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背后可能是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在加密货币行业展开的派别之争。当相互竞争的交易平台在同一管辖区内短兵相接,当某个国家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与其他地方大相径庭时,这种局面在加密货币这个全球性行业中肯定最先出现。

一直以来,币安都善于在监管风暴中轻松套现,敏捷避开中国和日本的政策风险,最终安全落地在监管宽松的马耳他。而 Coinbase 采取另外一条路,严格遵循美国的监管措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可能不是很大,Circle 公司也属于这一路。所以币安的方式可能无法适合美国的土壤,最终的结果,要么以冲突收场,要么币安会彻底主导美国市场。

在经历美国加密货币市场与亚洲加密货币市场发生分歧的一年光景里,Circle 公司已经强势回归了。但不论如何,加密货币领域的事情,有待时间一点点去验证。

原文链接:

The Stablecoin War Between Coinbase and Binance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