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亏损 50 亿后,Uber 再裁员 435 人,波及产品和工程团队

阅读数:2090 2019 年 9 月 11 日 17:49

二季度亏损50亿后,Uber再裁员435人,波及产品和工程团队

二季度亏损50亿后,Uber再裁员435人,波及产品和工程团队

流血上市 4 个月后的 Uber,困顿还在继续。近日,Uber 启动了新一轮大规模裁员,解雇了其产品和工程团队的 435 名员工。前不久,该公司刚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裁掉了全球营销团队 1/3 的员工— 400 人。营收增速放缓、亏损持续扩大是这两次裁员的首因,2019 年 Q2 季度,Uber 营收 31.66 亿美元,同期增长 14%,亏损 50 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幅度最小的季度增长和最大的季度亏损,深陷亏损与盈利泥沼的 Uber,迫切需要破局。

Uber 再裁员 435 人

Uber 启动了新一轮大规模裁员。

今天,据 TechCrunch 报道,Uber 宣布,已在其产品和工程团队中解雇了 435 名员工,约占这两个团队员工总数的 8%,其中产品团队裁员 170 人,工程团队裁掉 265 人。这些被解雇的员工中超 85% 的人属于美国办事处,10%在亚太地区,5%在欧洲、中东和非洲。

本次裁员计划的最高领导者是 UberCPO,Manik Gupta 和 CTO ,Thuan Pham,他们对团队规模进行了研究,综合考虑重复的岗位设置和工作任务及个人表现,最终确定了这份裁员名单。

“公司在增长过程中偏离了轨道,必须进行精简,以重新获得竞争优势”,本周二,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向员工发布裁员消息时表示。

在一份声明中,Uber 亦解释此次裁员是基于组织结构调整与优化。Uber 表示,此前,为满足一家高速增长的初创公司的需求,Uber 在分散且快速地招聘,但现在公司已在全球拥有 2.7 万名全职员工。变得更大并非意味着变得更好,Uber 需要改变设计组织的方式,组建精简、高效的团队,确保任务明确及具备比竞争对手更快的执行力。Uber 需要做一些改变促使公司回到正规,包括减少一些团队的规模,以确保人员配备能符合公司发展的首要任务。

“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改变来重新设置和改进每天的工作方式 — 严格区分优先级,并始终让自己对高性能和灵活性负责。虽然目前确实很痛苦,特别是对那些直接受到影响的人来说,但我们相信,这将有助于建立一个强大得多的技术组织,Uber 也将继续雇用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

Uber 股价本周二上涨超过 4%,但自 5 月上市以来,其股价仍下跌超过其价值的 20%。

而在两个月前,Uber 刚刚进行过一轮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此次裁员的人数又创下新高。7 月 30 日,Uber 的营销团队约有 400 人被解雇,分布在全球 75 个办事处,占到了总数约 1200 人的营销团队的 1/3。

亏损 50 亿美元后无奈裁员过冬

短短两个月间,就爆发两次超大规模裁员,难免让人为刚上市不久的 Uber 感到忧心,首次公开募股产生的财务压力以及投资者的担忧正在“逼迫”Uber 由内而外作出新的调整。

营收增速放缓、亏损持续扩大、盈利遥遥无期是这两次裁员的首因。据 Uber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在 2019 年第二季度,Uber 亏损超过 50 亿美元 ,这是迄今为止 Uber最大的季度亏损,UberQ2 日均亏损超 4 亿元,亏损主要是 Uber 面临拉丁美洲及其他地区的激烈竞争,及与首次公开招股相关的巨额开支及其核心网约车业务增长放缓,并持续补贴所致。

此外,报告期内,Uber 营收至 31.66 亿美元,增长 14%,这是有史以来最小的季度增长。Q2 成本和支出 86.51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147%。

2019 年第一季度,Uber 亏损 10 亿美元,为削减成本、提高运营效率,便有了 7 月份那次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

TechCrunch 还报道了一个细节,这次裁员适逢 Uber 解除自 8 月份开始实施的招聘冻结。而就在本周一,Uber 还宣布计划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并在未来 3 年内招聘 2000 人。

一边裁人、一边进人,看来虽然缺钱,但 Uber 也没有到要“勒紧腰带过日子”的程度。上市后的 Uber 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面对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压力,Uber 必须要想办法减少亏损、提高盈利能力,这次裁员也可认为是 Uber 对于内部人力资源结构的一次战略性优化和调整,淘汰掉冗余的、落后的员工,精简优秀的团队创造最大的价值。

何时盈利?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上市并不意味着走到了终点,相反,它还有可能是一个“生死劫”。

自今年 5 月份上市以来,作为全球共享出行独角兽的 Uber 的境遇似乎更加困顿。投资者普遍对于 Uber 成本高昂的乘车业务能否盈利感到质疑。上市首日,Uber 股价便跌破发行价,流着血上市。

上市不利后,不只是轮番裁员,Uber 的高管团队也多次进行大换血。上市 1 个月后,Uber 的首席运营官 Barney Harford 和营销负责人 Rebecca Messina 离职。8 月 4 日,在营销团队裁员 400 人后,Uber 聘请了来自谷歌的一位长期高管 Thomas Ranese 来领导 Uber 全球产品和商业营销工作。

要摆脱困境,Uber 需要迫切解决盈利和亏损难题。目前 Uber 的主要业务有共享出行、外卖等,因网约车太烧钱,Uber 一直深陷盈利泥沼。Uber 还在探索新的盈利业务,如货运服务及新出行平台建设、无人车等,自动驾驶业务被视为 Uber 发展的未来,但该业务目前尚处于投入阶段,短期内难以盈利。

另一方面,Uber 还受到了来自竞争对手以及外部发展环境的压力。在其最重要的共享出行业务板块,lyft 等竞争者在不断抢占并威胁 Uber 的市场份额。

裁员消息传出之际,Uber 还面临着另一个威胁——加利福尼亚法案,该法案可能要求 Uber 和其他类似公司将司机列为雇员,而不是独立承包商,Uber 和竞争对手 Lyft 一直在大力反对该法案,这无疑要增加员工的最低薪资和福利支出成本,两家都曾表示,如果此法案通过,很有可能让其陷入财务困境。有专家曾估计,如果该法案通过,该州的 Uber 劳动力成本可能会增加 30%。一旦该法案成为法律,Uber 的盈利能力将受到损害。

亏损,不止是 Uber 担忧的问题,滴滴、lyft 等全球网约车巨头都深陷亏损与盈利的泥沼,裁员、安全、亏损等问题时常在他们身上缠绕,譬如国内网约车的霸主滴滴成立 7 年来,仍没有解决盈利难题,2018 年滴滴亏损额度高达 109 亿元。有数据统计,自成立到 2018 年的六年间,滴滴亏损额约 390 亿元,这两年频频爆发的安全问题也为高速发展的滴滴按下暂停键。

司机报酬、奖励补贴和相关保险是网约车亏损的主因,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发布的《2019 年亚太区出行市场研究报告》显示。

网约车的盈利模式能否走得通?

参考链接

https://techcrunch.com/2019/09/10/uber-lays-off-435-people-across-engineering-and-product-teams/

https://www.wsj.com/articles/uber-cuts-more-than-400-technical-jobs-11568144111

相关阅读

Uber 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史上最大亏损

连续亏损后,Uber 冻结人头暂停招聘工程技术人员

收藏

评论

微博

用户头像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