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向洋离开微软,美国科技巨头再无华人核心高管

阅读数:4713 2019 年 11 月 14 日 10:39

沈向洋离开微软,美国科技巨头再无华人核心高管

北京时间 11 月 14 日凌晨,在微软服务 23 年的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博士(Harry Shum)宣布离开微软,正式离职时间为 2020 年 2 月 1 日,离职后,他将继续担任微软 CEO Nadella 和微软创始人 Bill Gates 的顾问。

在微软效力时间最久的华人高管选择离开

作为在微软效力时间最长的、职位最高的华人高管,沈向洋还是选择了离开。

之所以选择在 11 月离开,沈向洋表示,因为 11 月对于他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他职业生涯里几乎所有的大事都发生在 11 月。

1996 年 11 月 4 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

1998 年 11 月 5 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

2007 年 11 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

2013 年 11 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

而今天,2019 年 11 月 13 日,一切圆满始终。

早前,新华社曾如是评价沈向洋:“在微软 19 年,沈向洋是如今微软领导结构中位置最高的华人,也被外界誉为‘微软在中国的形象大使’”。

今晨微软在一封感谢信中也高度肯定了沈向洋为中外科技合作架起的”桥梁“作用 —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微软表示,“感谢你,Harry ! 感谢你,沈向洋博士!”

沈向洋本人的经历也颇为传奇,他从小便是一位资质超群的“天才少年”。1980 年,14 岁的沈向洋考入现东南大学自动控制系时,是当年入校年纪最小的学生。之后他去往香港大学电机电子工程系攻读硕士学位,后又赴美深造。

微软是沈向洋唯一效力的企业。1996 年,沈向洋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博士毕业后就加入了微软,他以研究员身份加入位于雷德蒙德的微软研究院总部。1999 年,沈向洋回到北京参与创立微软中国研究院。2004 年,沈向洋升任第三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2013 年,沈向洋接替退休的微软前首席研究和战略官克雷格·蒙迪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

19 年来,沈向洋、李开复、张亚勤等人一手创办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成为了中国科技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它源源不断地为中国科技界输送人才,被誉为中国 IT 界的黄埔军校,从这里走出了中国互联网科技圈的半壁江山。

现任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也对沈向洋在微软的贡献予以肯定:

Harry 对微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 AI 领域的贡献为未来的创新留下了遗产和坚实的基础。我要感谢他的领导和合作伙伴,以及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目前尚不知道沈向洋将会去往何处,但是据业内人士猜测:除了继续担任微软顾问,沈向洋有极大可能回到国内。

当然,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或许不久之后,沈向洋又会像今天这样,做出震惊全世界的选择。

美国科技巨头为何留不下华人高管?

2005 年,时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的李开复离开了微软,正式加入谷歌,并任大中华区总裁;2014 年,时任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兼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的张亚勤离开微软,加入百度;2016 年,时任微软执行副总裁的陆奇宣布离开,正式加入百度。

应该说,自陆奇在 2016 年离职之后,沈向洋就成为了美国科技巨头中唯一的华人高管。而此次沈向洋离职,也意味着美国科技巨头再无华人高管。这些美国科技巨头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 Facebook 、英特尔、IBM、高通、甲骨文、英伟达等。

相比越来越多印度裔人才晋升高管乃至出任 CEO,华人高管职业上升通道为何“艰难”?

在 InfoQ 此前一篇报道文章《为何华人高管寥寥无几:论华人工程师之领导力》中,作者曾经对陆奇和纳德拉的领导风格做了详细分析和论述,虽然可能会有些“以偏概全”,但是依旧可以一窥华人高管遭遇职业天花板的部分原因。

纳德拉既是一位优秀的变革领导者,也是一名优秀的目标领导者;而陆奇而言,目标领导是其长处,而变革一个复杂的组织,长期坚持一个坚定的目标,形成一个强有力协调统一的统一战线,并不是陆奇的特长。

华人培养领导力有三个步骤:更频繁、积极的沟通;从技术领导者到商业领导者的升级;注重培养沟通能力和影响力。

私募大王、凯雷资本创始人 David Rubenstein 曾经说过,领导者有三个能力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努力把事情做好,用行动证明自己;第二个层次是讲出来影响别人,说服别人追随自己;第三个层次是写出来,更大范围、更深远地影响你所在的整个群体。
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通常能够做到第一个层次——把事情做好,很少有人能做好第二个和第三个层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今天华人的领导者如此之少的根本原因。

附录 1:沈向洋致员工的道别信

同事们:

11 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1996 年 11 月 4 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 年 11 月 5 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 年 11 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 年 11 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 年 11 月 13 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 Bing for Business 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二十三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沈向洋

附录 2:沈向洋职业生涯一览

1991 年,沈向洋进入全美计算机专业排名第一的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成为图灵奖获得者、著名计算机专家拉吉·瑞迪 (Raj Reddy) 教授的学生(拉吉·瑞迪与爱德华·费根鲍姆因为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贡献而分享了 1994 年的图灵奖)。1996 年,获得卡内基 - 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机器人专业博士学位。

1994 和 1995 年暑期,沈向洋曾在美国 DEC 公司剑桥实验室及苹果公司交互媒体实验室实习,并在完成博士论文后,加盟位于硅谷的“真实空间”(RealSpace)创业公司。

1996 年,沈向洋作为研究员加入位于美国华盛顿州雷德蒙德(Redmond,Washington)的微软研究院,正式开始了在微软的工作生涯。

1999 年,沈向洋回到北京参与创立微软中国研究院(后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并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计算组主任研究员,高级研究员。

2004 年,沈向洋升任第三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在他的带领下,微软亚洲研究院在计算机视觉、图形学、人机交互和统计学习等方向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2007 年,沈向洋升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在微软应用与服务部门负责微软必应搜 索引擎的全球产品研发工作。2013 年,接替退休的微软前首席研究和战略官克雷格·蒙迪(Craig Mundie)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主管微软技术与研发部门,并主要负责推动公司中长期总体技术战略、策略以及前瞻性研究与开发工作。

2013 年 11 月 14 日,微软公司正式宣布,任命沈向洋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主管微软技术与研发部门,并主要负责推动公司中长期总体技术战略、策略以及前瞻性研究与开发工作。

2019 年 11 月 14 日,沈向洋离职。

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领导力的三个层次总结的不错:
* 第一个层次是努力把事情做好,用行动证明自己;
* 第二个层次是讲出来影响别人,说服别人追随自己;
* 第三个层次是写出来,更大范围、更深远地影响你所在的整个群体。
2019 年 11 月 19 日 11:44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