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技术负责人揭秘:摩根区块链布局全过程

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方面,摩根公司依然走进时代潮流的前列。

阅读数:761 2019 年 11 月 28 日 07:25

摩根大通技术负责人揭秘:摩根区块链布局全过程

摩根大通技术负责人揭秘:摩根区块链布局全过程

摩根大通集团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Jamie Dimon 曾毫不隐讳地对加密货币表示过怀疑态度。但面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集团最终还是坐不住了,也要研究区块链。于是 2015 年,摩根公司设立了一个部门,专门研发包括区块链在内新兴技术。

作为前员工,我们两个(本文作者 Stuart Popejoy 和 Will Martino)是摩根公司的第一批区块链团队成员,不仅帮助公司建立了最早的区块链技术,而且参与了摩根公司区块链战略投资对象的审查工作。接下来,我们会跟大家分享在摩根时期的技术开发历程,以及我们对摩根区块链产品套装(从 Quorum 到摩根稳定币)的理解。

当时我们面临的挑战主要是如何将现有的公共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摩根公司的业务之中,包括最终如何带领这个金融机构成功地适应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征。我们发现,从公司内部改革推动区块链向前发展是行不通的,因为驱动公司进行创新的决策权不在我们手里。所以,2016 年我们离开摩根大通,成立了 Kadena。kadena 是一家混合型区块链平台公司,在这里我们可以真正把我们的知识运用在区块链愿景的建设中。

曾经的 Juno:JPM Coin v.0

最初,摩根公司没打算要建立区块链,因为公司品牌一直以金融和银行业务为主,而不是软件技术。但同时,摩根也知道使用有价值的金融技术对未来创新进行战略投资是很重要的。所以 2015 年,我们组建了新的产品部门,帮助公司评估具有市场潜力的技术销售商,然后给出建议。这些技术商从云技术到大数据,应有尽有。

半年之后,区块链马上成为我们的主攻领域。我们借着原来做程序员和技术人员的工作经验,对市场上大大小小的技术公司一一作了评估,从以太坊到 Digital Asset,从 Ripple 到 Hyperledger。我们清楚地记得,当时活跃于市场上的区块链公司在技术上还无法满足现在企业要求。

评估完成后,我们决定自己动手,在公司内部建立自己的区块链系统。我们想让公司知道,只要方法得当,区块链这项技术也能在摩根生根发芽。所以,我们先开启了 Juno 项目作为研究样本。Juno 建立在一个拜占庭容错系统上,这个系统相当于 Raft 共识算法的变体(也称为 Tangaroa)。Juno 的设计理念是要成为一个切实可行的私人区块链系统,每秒能容纳足够数量的交易,也能产生与标准企业相匹配的足够多的节点支持,包括达成一个真正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共识机制。

后来,Juno 成为公司早期的支付系统试行项目,摩根还分别在伦敦、东京和纽约的办事处进行推广,确实提高了交易结算的速度,取得的效果与今天的摩根稳定币不相上下。2016 年,我们对 Juno 作了开源处理,然后提交给 Hyperledger 基金会(我们开源了 Juno,将它交给了 Hyperledger 基金会)。

就这样,Juno 成为了摩根早期一个典型的高性能私人区块链系统。Juno 的成功让我们明白区块链的未来大有希望。不过,虽然我们在 Juno 上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摩根似乎不打算全力研究区块链技术,打造自己的区块链品牌。公司当时不太愿意公开宣传 Juno 项目,也不想公开搞什么支付试点。

从公司的态度中,我们得出一个信号,那就是在这样一个庞大的老牌金融机构中其实不太适合搞区块链技术的研发。最终我们决定离开摩根。只有当我们离职了,可能也正是因为我们的离职,公司才意识到要真正重视这项技术,才能留住人才。不久,摩根把我们的新兴技术研发小组更名为区块链英才中心。

正在运行的 Quorum

就在我们创立 Juno 的时候,当时部门内还有一支团队负责整合以太坊虚拟机项目和侧链开发。这个项目就是摩根公司现在的区块链平台 Quorum 的雏形。Quorum 建立在以太坊系统上,是一个专门为金融机构和企业打造的许可链系统。

Quorum 在开发过程中不得不面临一项挑战。Quorum 依赖的是以太坊和以太坊的 Solidity 智能合约语言,但当时以太坊虚拟机的智能合约语言在设计上不太安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当初不使用以太坊虚拟机作为现在 Kadena 的区块链堆栈。

跟 IBM 公司的 Hyperledger 不一样,Quorum 的区块链要简单得多,但在构建机密交易的架构时仍然很复杂。现在 Quorum 里很多重要的开发人员都离开团队,去找寻新的区块链项目了。Quorum 用户接下来是否能有更强大的支持还是个未知数。

当然,Quorum 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摩根自己。

在摩根这个庞大的机构中,技术始终是屈居于管理之下的,这一点跟专门搞技术的公司截然不同。对于摩根公司来说,Quorom 说到底只是一个产品而已,并不是摩根的核心业务。从长期看,我们希望摩根能慢慢在战略上找到一个成熟的区块链平台运行自己的工作流程。不过我们还是非常赞赏摩根公司在 Quorum 上的利他管理模式。这个老牌的大银行亲自证明了区块链蕴含的巨大潜力,在其他合作伙伴纷纷配置和使用区块链技术时,摩根公司没有固执己见,也做出了一些成就。

今天的稳定币

今年年初,我们知道,摩根银行宣布发行自己的稳定币,而这个稳定币的早期版本就是当时 Juno 支付系统试行项目。摩根稳定币的设计目的是要解决现今金融市场的两大问题:第一,交易结算过程中手续费昂贵而且流程低效;第二,加密货币价格波动性大。最终,稳定币成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整个过程看上去似乎很不起眼,但做得非常漂亮。

为了解决加密货币价格波动的问题,稳定币的价值往往与资产价值挂钩,即使价格出现变动,也能以固定价格赎回。例如,摩根稳定币与美元挂钩,任何时候都能从摩根银行账户稳定兑换 1 美元。

但稳定币也有缺点。稳定币能稳定挂钩的前提是银行背后有充足的资产和储备金。就像曾经的乔治·索罗斯曾经一战成名,打垮英格兰银行那样,只要有充足的金融火力,击垮稳定币标定点也不是没有可能。另外,如果稳定币没有其对外宣称的财力储备,往往会引发巨大争议,之前的 Tether 就是一个例子。

对于摩根来说,财力储备当然不是问题。跟 Facebook 的 Libra 稳定币锚定一个浮动的货币篮子不同,摩根银行的稳定币绑定的是单一的主权货币。当 Facebook 的 Libra 时常引起人们对别国货币升值贬值的担心时,摩根稳定币却能稳坐钓鱼台。最后一点就是,摩根稳定币能够作为代币,随时从你的摩根账户中支出现金。不过,摩根稳定币现在主要用于跟踪现金走向,提高法规的遵从效率,其他方面的用处不大。

混合平台可以在摩根私人账簿和安全可扩展的公共区块链之间实现交互操作。当摩根稳定币通过此平台连接到公共区块链空间时,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通过混合网络,银行在利用许可链保障个人隐私和安全的同时,还能借助公共区块链的流动性和市场准入机制受益。

摩根稳定币的存在对金融世界和区块链世界有着重要含义。再过五年,每个公司可能都想创立自己的“摩根稳定币”。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方面,摩根公司依然走进时代潮流的前列。

摩根区块链创新的启示

这些年,我们从金融科技和法规机构的职业生涯中得到的最大收获就是理解了金融系统的运行方式到底是什么,推动区块链向前发展到底需要哪些条件。

Facebook 发行加密货币 Libra,硅谷公司尝试“撼动金融体系”,这些听上去狂妄的想法之所以出现恰恰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现实世界金融体系的运行方式,不了解实际的规则和影响。要想成功撼动某个体系,首先得深刻明白撼动的到底是什么。要明白什么业务需要区块链技术,我们必须首先在世界最大的金融体系中构建一个区块链网络。

尽管说,Quorum 和摩根稳定币还面临着很多技术和商业挑战,但摩根公司在企业构建区块链这块儿仍然起着带头作用,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摩根公司在区块链领域的小心尝试,其背后的动机当然是想保持其金融界的领军地位。此外,在区块链领域搞创新还能让摩根成为一家富有远见的金融公司。

其实,公开宣称搞区块链技术的公司只是一部分,数量更多的大型机构也都尝试过将以太坊并入业务范围,但最终取得成功的寥寥无几,而摩根银行却做成了,它付出了全部努力,成功地让公司业务在以太坊虚拟机上得以运行,成就了今天的 Quorum。

作者介绍:

Stuart Popejoy,Kadena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在金融行业贸易体系和交易支柱构建方面,拥有 15 年的工作经验。与 Will Martino 合作创业之前,曾在摩根公司的区块链英才中心供职,领导并开发了摩根第一代区块链产品,Juno。

Will Martino,Kadena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016 年与 Stuart Popejoy 合作创办了 Kadena 公司,致力于为企业提供快速、安全、可扩展的区块链智能合约。

原文链接: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jpmorgans-blockchain-products-explained-by-ex-jpm-tech-leads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