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谷歌的 100 种理由

阅读数:1636 2019 年 12 月 19 日 10:17

离开谷歌的100种理由

选择一家公司的原因不一定千篇一律,而离开一家公司的原因一定千差万别。本文我们统计了过去十年中,谷歌老员工的离职原因。他们的自述中几乎无一例外的表示了谷歌是他们很热爱的公司,离开谷歌是一项艰难的决定。

既然这么艰难,为什么还要离开谷歌?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一个理由不够的话,我给你六个”

姓名:Deedy

工作年限:四年

离职时间:2019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Deedy 决定离职了。

Deedy 最早与谷歌结缘是在 2013 年,当时他在 YouTube 实习,负责拍摄 Android 相关的视频,那时 Android 的最新版本还是 Jelly Bean。

2016 年,Deedy 正式进入谷歌工作,一直到 2019 年,Deedy 作为谷歌搜索团队的高级软件工程师在谷歌工作了四年。2019 年 8 月,Deedy 加入了一家自动驾驶的创业公司——Waymo。

Waymo 是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子公司。Deedy 作为计划团队成为了谷歌纽约办公室的首批员工。对于 Deedy 来说,这是一份很理想的工作,因为回到了他最喜欢的城市纽约。但是,没过多久,Deedy 就决定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离开谷歌呢?Deedy 给出了六个理由:

执行速度

业内有一句流传很广的、关于谷歌的玩笑话,“如果想努力工作,那么应该去 Uber。”很多人都把谷歌工程师当做是个退休工作,尤其是 L6 以下的级别。

与 Facebook、Uber,甚至是 Amazon 相比,谷歌员工更有生活,在员工的日常交流中也经常能够听到 “rest and vest”、“coasters”这样的词汇。但是如果想获得工作职级的晋升是很难的,尤其是从 L5 晋升到 L6,在谷歌内部是公认最难跨越的晋升。而且,L5 级别的工资一般为 35 万美元,这笔报酬已经不菲了,与晋升 L6 需要付出的劳动相比,大家觉得 L5 的性价比更高。

从 Deedy 个人负责的业务——搜索业务来看,它是一个有着 20 年历史的庞大代码库,存在着很多技术债务,小小的一行代码也可能会导致下游很多的问题,因此即使是做很小的改动,整个评估工作也很麻烦,所以工程师在做项目时常常会被技术债务、评估过程以及其它事情绊住手脚。

职级晋升

前文我们提到从 L5 晋升到 L6 是很难的,事实上,这种晋升难度从 L4 就已经出现,一个谷歌员工想要晋升到 L6,一般情况下需要 5 年的时间,最快也要 3 年,而且还要保证在这 3-5 年的时间里,你始终呆在同一个团队中,且这个团队在公司是受重视的,不会被重组。

另外,在晋升到 L6 之前,你应该已经开始管理一个团队,这意味着你的晋升还要依赖团队人数的增加,仅仅靠管理现有团队是无法让你晋升到 L6 的。在谷歌,有很多人在 L5 的位置上呆了十多年,都没有晋升到 L6。

薪酬变化

正如前文所说,你可能需要花 3-5 年的时间才能从 L5 晋升到 L6,但是薪酬可能只能增加 40%。

而在 Waymo 公司,薪酬体系更加模糊,它有点类似于 Alphabet 内部的创业公司,会给员工期权和 RSU 股票,在你离开公司或者清算之前,这些财产几乎是很难流动的,且 Alphabet 是唯一的股东,他们会回购股权。换句话说,你没有拿到谷歌的股票,而是得到了流动性很差的 Waymo 股票。

Deedy 表示:“我从谷歌公司换到 Waymo 之后,原有的基本工资和现有股权没有发生变化,并且获得了 Waymo 的期权和 RSU 股票。但是如果单看我的薪酬结构,一半的薪酬都是不能流动的,并且具有很大程度上的不确定性,谁知道未来这些股票是会百倍升值还是变成废品。”

技术发展

谷歌并不是一个为跳槽搭梯子的地方。在 TensorFlow 之前,谷歌确实是通过建设基础架构来完善其战略,但是谷歌既没有将自己内部的技术打包成云服务,也没有向更广泛的社区开源。这导致你在谷歌学习到的所有技术都无法很好的扩展到其它公司。

Deedy 有时会问自己:“如果我离开谷歌之后,必须从头开始构建一款新产品,那么我可以吗?诚实点说,不知道,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最近 3 年,我几乎没有在 Borg 之外的平台上部署过服务。”

另外,谷歌技术增长缓慢与执行速度缓慢密切相关,而个人成长又与工作内容和工作量相关,如果你的工作一直进展缓慢,那么能够学习到多少技术呢?

公司成长

在谷歌公司的乐趣之一就是能够成为顶尖人才的一份子。但是在 Deedy 任职期间,谷歌的员工增加了一倍多,公司规模变大会减弱这种荣誉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一个巨大车轮上的小齿轮。”

公地悲剧

什么是公地悲剧呢?简单来说,谷歌作为一家公司更看重于长远利益和集体利益,而员工往往更看重个人成长。

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股权不再与利益保持一致,员工的工作与股票价格之间的联系破裂,使得人们不再全身心关注是否在做真正好的工作,而是更倾向于用数据来展示工作的好坏。

“我多想回到家乡,再回到她的身旁”

姓名:Christopher Johnson

工作年限:七年零三个月

离职时间:2018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七年零三个月,Christopher Johnson 决定辞职了。与 Deedy 不同,Christopher Johnson 辞职的原因很简单,就只是家庭原因。

六年前,Christopher Johnson 刚刚进入谷歌一年,他和妻子拥有了第一个孩子,就孩子的抚养问题,他和妻子展开了讨论,基于各种现实的原因,他们决定将孩子留在老家抚养,并从此过上了与孩子“两地分居”的生活。

“因为路程太远,我们无法开车回去看孩子,只能孩子过来看我们,在这六年中,孩子坐飞机的次数比我还多,我们错过了各种生日、节日的欢聚时刻,只能通过视频聊天,但是视频很难建立亲密。”Christopher Johnson 表示:“这句话其实很讽刺,你很难相信它会是一个在谷歌从事了 5 年视频工作的人说出来的。”

好的公司和好的工作给予员工的好处是持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好,Christopher Johnson 在谷歌获得了更丰厚的报酬,更多的股份,更高的职位。“从理论上讲,我根本没有离开谷歌的理由,老家任何一家公司给到的薪酬都无法达到我在谷歌的收入水平,甚至把物价差异算上,也达不到!”

“但我还是坚定的要辞职,因为在现阶段,家庭对我来说更重要,而且我坚信就算离开了谷歌,我也能一份好的工作!”

“谷歌失去了创新能力!”

姓名:Steve Yegge

工作年限:十三年

离职时间:2018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十三年,Steve Yegge 决定离开谷歌,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够在谷歌奋斗终生。

为什么会离开谷歌,Steve Yegge 表示:“因为谷歌已经失去创新的能力了!”同时,Steve Yegge 还列出了谷歌失去创新能力的四个原因:

太保守!

谷歌太专注于他们现在拥有的了,以至于已经开始害怕冒险和创新。在谷歌,风险规避是常态,而非个例。

深陷“办公室政治”!

这是很多公司都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企业规模扩大之后,“独裁”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但独裁自然会有问题。谷歌前高级副总裁 Bill Coughran 曾经说过的,政治是人类在过去 5000 年里提出的解决资源争夺问题的最佳方案。“独裁”虽不是件坏事,但是它意味着繁琐的流程,会拖慢速度,导致执行出现问题。

自大傲慢!

我花了好几年时间才真正明白,即使一家公司里的员工都是谦逊的员工,这家公司依然可能成为一家傲慢的公司。Google 的傲慢不是“我”的傲慢,而是一种“我们”的傲慢。当一家公司像 Google 那样取得巨大的成功的时候,就会滋生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甚至可能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但是这会引发悲剧性的结果,例如自大、无力发明症候群、脱离自己的客户、糟糕的战略决策。

谷歌的大部分员工都绝顶聪明,无论他们在自己的领域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始终都保持一颗谦逊之心。但是谷歌这家公司的战略却是一团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谷歌做了很多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 强迫用户使用产品(如 Google+)

  • 推出槽点满满的产品(如 Allo)

  • 放弃用户喜欢的产品(如 Reader 和 Hangouts)

  • 开发互相竞争但不兼容的官方 API 框架(如 gRPC vs. REST)

  • 推出具有明显竞争性但不互相交流的栈(如 Android native vs. Dart/Flutter)

近 10 年中,谷歌在创新方面的努力令人感到困惑,而且大部分创新的尝试都是不成功的。

关注竞争对手,而不关注客户

相比于 100% 专注于客户,谷歌明显更关心竞争对手。投注太多心力在竞争对手上,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谷歌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试图做出改变,将公司内部的新 Slogan 改成了“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将会纷至沓来。”(Focus on the user and all else will follow)。但遗憾的是,这句 Slogan 就仅仅只是 Slogan,并没有落到实地。

为什么已经意识到问题,但是却无法改变呢?这是因为谷歌内部的激励机制无法让大家做到真正关注用户,谷歌鼓励大家开发成功的产品和功能,而实现这一目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抄袭竞争对手,并且大家都想走得快点,再快点,以至于以用户为中心这件事总是被忽略。

如果翻看谷歌在过去十年中发布的所有产品,你会发现谷歌已经陷入到了“你做我也跟着做”的怪圈中了,谷歌的 DNA 中已经不再有创新了。这种类型的产品有很多,Google+ (抄袭 Facebook), Google Cloud (抄袭 AWS),Google Home (抄袭 Amazon Echo), Allo (抄袭 WhatsApp), Android Instant Apps (抄袭 Facebook 和微信),Google Assistant (抄袭 Apple 的 Siri)等等。

Steve Yegge 表示:“离开谷歌,是因为谷歌已经无法点燃我内心的激情了。”

“升职都不能让我开心,谷歌是个好人”

姓名:Ellen Huerta

工作年限:未透露

离职时间:2013 年

2013 年 1 月,在纠结了大半年之后,Ellen Huerta 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从谷歌离职,寻找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在谷歌工作的第一年,Ellen Huerta 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思考自己在做什么,满脑子都是第一份薪水、新进课程、训练和实战经验。在谷歌工作几年之后,Ellen Huerta 感觉到谷歌虽然很好,但是留在谷歌并不能将她带到她想要去的地方。尤其是在最后一次升职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Ellen Huerta 发现自己在工作上取得的成就与快乐不成正比,升职只会让自己觉得在为不确定的目标费尽心力。

离开谷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Ellen Huerta 形容就像和大学时的男朋友分手,“他很帅,人很好,每个人都爱他,我也爱过他,但是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认清自己必须离开他,经历了各种挣扎,最后才下定决定离开他。虽然我不确定自己以后还会不会遇到像他这样好的嗯,但离开他让我的视野更开阔。”

“技术驱动是自欺欺人,谷歌就是广告公司”

姓名:James Whittaker

工作年限:三年

离职职时间:2012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三年,James Whittaker 决定离开了。在谷歌工作期间,James Whittaker 参与过 4 次 Google 开发者日活动,两次 Google 自动化测试会议,同时还是谷歌测试博客的贡献者。

为什么会离开谷歌呢?James Whittaker 表示:“我热爱的谷歌是以技术创新为核心,鼓励员工创新的公司,而现在,谷歌已经变成了一家只注重广告的公司。虽然从技术层面来讲,谷歌一直是一家广告公司,但是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刻的感受到这一点。”

“以前的谷歌就像一家创新工厂,给予了员工充分的思考、创新和创造的空间,以至于很多员工会忘记公司一切收入来自于广告,认为公司是一家以技术为主的公司。虽然创新会有失败,但是在谷歌不用太考虑其它因素,只要有想法、有能力就可以参与到项目中。”

“Facebook 的崛起让谷歌意识到自己不可动摇的广告受到了威胁,为了与 Facebook 抗衡,原来的谷歌消失了,创新的标签被抹去了,新谷歌诞生了。Google Labs 被关闭,App Engine 涨价了,一直免费的 API 也开始收取费用了。”

对于 James Whittaker 来说,离开谷歌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但在 James Whittaker 的自述中,他对当时的谷歌很失望。

“他们让我写书,又不让我出版”

姓名:Paul Adams

工作年限:四年

离职时间:2011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Paul Adams 决定离开谷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谷歌阻止了 Paul Adams 出书。
在 Paul Adams 的自述中,是这样描述这段经历的:

“我和谷歌合作了一本书,2010 年 6 月份,谷歌也给予了我官方书面许可来发布该书。但是在去年,谷歌社交项目发生了泄露事件之后,他们又撤回了允许发布的许可,等到 Google+ 正式发布后才允许我出版该书。那时我也尊重了 Google 的决定。但是现在 Google+ 已经发布了,谷歌仍然阻止我发布该书,我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而且《社交圈子》中并未包含任何专利技术信息,它完全基于第 3 方(主要是大学)的研究成果以及 Google 已经可以公开获取的研究。”

除了书籍,Paul Adams 离职其实还有其它原因,“虽然我的研究形成了谷歌社交战略的基础,但是在执行战略时,我越来越感觉到没有话语权,同事会认真听我分析,领导却不会。谷歌太重视技术而忽略了社会科学,但社交网络整体是形成于一套社会科学理论之上的。”

另外,Paul Adams 也提到了谷歌文化的变化,规模扩大之后的谷歌也沾染了所有大公司的通病——“政治泥潭”,极度自由的工程师文化似乎也成为了过去式。

“我要回去建设祖国”

姓名:李开复

工作年限:四年

离职时间:2009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李开复决定离开谷歌。

关于李开复离开谷歌的原因,外界有很多猜测,李开复亲自回应,“我离职的原因很简单:我的新工作太令人振奋了!”

根据李开复对于此次离职原因的自述,我们整理了以下内容:

  • 离开谷歌主要的理由是看到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机会和创业者需要辅导帮助。

  • 谷歌中国是很好培养挖掘创业者的环境,在职期间,我看到了很多之前同事离开创业,并且取得了成功,这让我也跃跃欲试。

  • 我在过去十多年,总是和中国青年有着特殊的缘分,写过书,做过演讲,办过网站,也尝试过教育。我有一种使命感,希望在这特殊的时代,能够帮助他们走得更好。

  • 2007-2008 年,谷歌中国达到了非常让人振奋的产品和市场份额提升,2009 年的关键是推广,而且在内部可以看到推广是有明确的作用的。可是碰上了经济危机,并且这类推广并不符合谷歌价值观,所以没有得到总部的支持。当我们看到延续 2007-2008 年的成长无望时,留在谷歌这个选择相对看来来就比较暗淡了。

“老板,我想教学生”

姓名:李飞飞

工作年限:一年零八个月

离职时间:2018 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 615 天,李飞飞宣布离开谷歌回到斯坦福任教。

为什么要离开谷歌呢?李飞飞表示:“学术界和工业界人才的互动和思想的交流一直是硅谷传奇的重要精髓。随着斯坦福新学年的开学,我的学术假也告一段落,将把工作的重心重新转回学术界。”

在谷歌呆的 615 天,李飞飞是很满足的,她所在的团队创造了很多有影响力的产品,例如 AutoML、Contact Center AI、Dialogflow Enterprise、Vision/Speech/NL/Translation APIs、Cloud AI platform 等等。

但正如李飞飞自己所言,“人类前行的道路需要思想灯塔的照耀,这是学术界和思想界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机会。”学术研究可能才是李飞飞的归宿。

参考链接:

http://debarghyadas.com/writes/why-i-left-google/

https://www.thinkoutsidein.com/left-google-happened-book-work-facebook/

https://blogs.msdn.microsoft.com/jw_on_tech/2012/03/13/why-i-left-google/

https://blog.usejournal.com/why-i-left-google-and-silicon-valley-e5cb47d960c

https://mtlynch.io/why-i-quit-google/

https://medium.com/@steve.yegge/why-i-left-google-to-join-grab-86dfffc0be84

欲了解 AWS 的更多信息,请访问【AWS 技术专区】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