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芙兰 CTO 黄鸣:用微服务重构电商体系,结合 AI、AR 让用户“虚拟试妆”

阅读数:2 2019 年 12 月 30 日 20:35

丝芙兰 CTO 黄鸣:用微服务重构电商体系,结合 AI、AR 让用户“虚拟试妆”

看到“丝芙兰”三个字,公众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一个“卖化妆品的零售商”,然而这个大家眼中“卖化妆品的零售商”开始大力重视线上业务,目前技术团队(inhouse+outsourcing)占了丝芙兰电商团队总人数的百分之五十。他的产品中用到了微服务、AI(语音识别,人脸识别)、AR、区块链等主流技术。丝芙兰 CTO、 TGO 鲲鹏会上海分会会员黄鸣特别自豪地说:“丝芙兰是传统线下零售平台里,最重视技术团队的公司。”

丝芙兰 CTO 黄鸣:用微服务重构电商体系,结合 AI、AR 让用户“虚拟试妆”

丝芙兰 CTO & TGO 鲲鹏会上海分会会员 黄鸣

丝芙兰的全渠道极致体验理念

加入丝芙兰之前,黄鸣已经是一个有着十五年的技术管理经验互联网老兵。

毕业后黄鸣就加入了盛大网络,是盛大网络最早的员工之一,经历了盛大网络传奇游戏最疯狂的年代。

2005 年,黄鸣加入携程,又成为携程技术部最早期的员工,他经历了携程从 Call Center offline 业务到电商转型,再到全面拥抱无线互联网,最后到 Bigdata,AI 时代的整个发展历程。

在携程,黄鸣是基础业务事业部的研发总监,负责的 Call Center CRM 系统是中国最大的客服 CRM 系统,它支撑了 17000 个坐席,为 2.5 亿携程会员提供投诉、咨询、VIP 积分等多种优质的客户服务;携程最早的持续集成加发布系统也都是出自黄鸣之手,他是携程 Devops 的鼻祖;除此之外,黄鸣还是携程 AI 布局上最早的践行者,他带领团队开发了携程最早的智能语音查询,2014 年上线时准确率就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三。

从携程离开之后,黄鸣加入了中国领先的新车电商平台——易迅要买车,担任 CTO 职务。在新车电商领域,易迅要买车是一个产品覆盖很全的电商 App,它既有包含 2 C 也包括 2 B 的电商平台,黄鸣告诉 TGO 鲲鹏会记者:“很多供应商平台就是我们开发的,当时我开发了一个 APP 专门给我们的供应商。除此之外,它还有经纪人平台、采销系统、门店运营系统、潜客系统等很多跟汽车生态相关的独有系统。”

汽车领域里网上的比价信息都不准确,客户很难获得真实的价格。黄鸣带领团队了做了一款汽车行业里最早的比价工具,解决了车价不透明的问题,至今仍是行业类新车比价的利器。黄鸣解释说:“汽车领域里,最准确的价格在黄牛那里,我们通过爬虫、破解微信协议等技术手段,每天都能实时获取大量的、准确的黄牛发出来汽车价格。”

2016 年底,行业里提出了 Onmi-Channel 的概念,并且很快变成了一个风口。黄鸣意识到,线上、线下不能再割裂开来。黄鸣很笃定地认为,未来应该是线上线下融合的一种全渠道概念,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更好的发展机会。

众所周知,丝芙兰是个传统的线下美妆零售平台。它有一个理念吸引了黄鸣的注意力:“将美的理念传递给我们的客户,通过线上线下融合的 Onmi-Channel 方式,为客户提供全渠道的极致体验。”这也正是黄鸣想做的事情,所以丝芙兰找到黄鸣时,双方一拍即合。

除了对客户的重视之外,还有一点让黄鸣特别满意:“丝芙兰是传统线下零售平台里,最重视技术团队的公司。”

美妆零售里最重视技术的公司

丝芙兰虽然是以线下品牌零售起家的电商平台,但它拥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和产品团队,研发团队(inhouse+outsourcing)的规模占据丝芙兰电商团队的总数的百分之五十。

据黄鸣介绍,丝芙兰的技术团队还在不断地夯实,“虽然丝芙兰是一个线下公司,但我们的技术团队已经越来越互联网化。我们吸纳了从 Ebay、Ctrip、饿了么、唯品会、众安等上海一线互联网公司的人才,员工层次也在不断提升,很多员工都师出名校硕士(交大,浙大,南大等)”。

更令人惊讶的是,丝芙兰对年轻人的重视。丝芙兰引入了一个“实习生的计划”,“我们希望从全世界顶尖的大学里招一些实习生,然后把他们培养成我们技术团队的顶尖力量。目前,我们已经招了很多国内外名牌大学的实习生。”黄鸣很自豪地说。

丝芙兰对技术团队的重视也让公司尝到了甜头,同时也让执着于技术的黄鸣有了施展拳脚的土壤。

黄鸣做的第一件事了不起的事情是重构整个电商体系。

重构没有上线之前,网站每逢大促都会出各种状况,严重时甚至宕机。每次到大促的时候,技术团队人心惶惶。凡事大促大家都通宵加班,团队成员都筋疲力尽。所以黄鸣坚决推行重构。

当时丝芙兰的线上平台还是比较老的 All In One 开发方式,前后端没有分离,所有代码都耦合在一起。黄鸣带领团队仅仅用了几个月时间就实现了微服务架构的转变,在保证业务连续性的前提下彻底降低了耦合性和业务层开发的复杂性。同时它屏蔽了底层的复杂性,减少了重复造轮子,大大提升了开发效率。”

另外一个让黄鸣感到骄傲的事情是结合 AI,AR 技术开发的“虚拟试妆”功能。AR 试妆可以让用户在家对着手机尝试上千种产品,摄像头会把用户的头像在显示屏上显示出来,然后选择相应的产品试妆。

比如,“Eyeshadow Try On”允许用户在上千种不同的眼影中尝试不同的搭配。就像在现实中一样,你可以在眼睛的“Lid”、“Crease”、“Outer Corner”3 个部位选择不同的眼影涂上,看效果。

同时,尝试眼影时,会出现当前这款眼影的品牌、价格、添加进入购物车等选项。如果喜欢,你可以添加进购物车直接购买。

黄鸣在介绍“虚拟试妆”时提到,“这个产品用到了人脸识别、渲染、图像处理等技术,是行业内独一无二的产品。”

丝芙兰的战略方向是做 Onmi-Channel,技术团队在这个方向上也积极布局,先后研发了云货架、美妆社区等产品,黄鸣很自信地说:“我们是希望把这个美妆社区做成最大的美妆社区”。

看清优劣,布局未来

目前规模已经很大的丝芙兰技术团队有两个主要任务:第一,不断提升丝芙兰的技术能力,要能够支撑未来十倍的用户成长;第二个就是要去做 Onmi-Channel 的布局,这是丝芙兰未来的战略方向。

在谈技术布局之前,黄鸣先客观地分析了丝芙兰技术上的优势与劣势。在黄鸣认为,要先看清自身的优势与不足,才能更好地布局未来。关于丝芙兰的技术优势,黄鸣总结了如下几点:

与其他传统电商相比,丝芙兰最大的技术优势是线上线下场景的结合。其次,丝芙兰整个基础架构都支持多终端。丝芙兰面向客户的终端非常多,比如,京东天猫的 App 和网站、H5、门店里的云货架、小程序等线上线下的终端。丝芙兰的技术可以完美地支持多终端的融合。

多终端里面用到的技术比较复杂的是库存共享,还包括,库存的实时同步、促销的复杂配置、针对不同终端的不同促销策略等。

以促销为例,有可能促销引擎、促销规则只针对某个终端有效,但针对其他终端无效;或者有些商品价格是 App 专享,其他终端不能享受这样的价格,类似这样的情况非常复杂。多终端之间的共享库存对于丝芙兰而言尤其复杂,也尤其重要,不同终端之间一旦库存不同步就会造成产品超卖。

丝芙兰针对库存共享有一套算法,同时丝芙兰在系统架构上对实时性要求特别高,“我们要求所有系统的实时性、延时性要低于 200 毫秒,只有低于 200 毫秒才能做到库存同步,否则就可能引出各种系统问题。

除了实时性,丝芙兰对系统的稳定性要求也非常高,“我们的系统稳定性达到了 99.999%, 只有达到这样,从技术角度来讲才能够做到支撑业务的稳定发展。”

关于劣势黄鸣总结了三点,

第一点,丝芙兰的技术栈比较广、比较全,但做得不够深入。关于弥补的方式黄鸣很坦白,“因为丝芙兰是场景驱动多于技术驱动的公司。我们还是希望在比较擅长的场景做好,至于其他我们不擅长的事情,我们持有开发心态会积极引入行业类的经验。但是,在线上、线下融合这块,我们必须自我沉淀,想办法做的更加扎实。

第二点,丝芙兰的整个技术架构还不够夯实,这跟丝芙兰刚刚系统重构也有直接的关系。丝芙兰整个的微服务框架、监控体系、 DevOps 、整个前端框架还存在很多问题,与主流的一线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存在差距。但是目前,丝芙兰专门成立了框架小组,目的就是拉近跟行业的差距。

第三点, 丝芙兰在 Big Data 和 AI 这一块也是刚起步,跟行业还有一点差距。“虽然是劣势,但我们已经再做,因为我们有场景,所以我们应该很快能够成长起来。”

认清优劣之后,黄鸣认为优势要继续发挥,劣势会想办法追赶。据黄鸣透露,未来丝芙兰在人工智能和 Big Data 这一块会增加投入。黄鸣认为要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极致体验就需要针对他个人,或者针对一个群体提供更多的个性化客户需求。

除此之外,丝芙兰也会结合前沿技术所谓的黑科技做 Onmi-Channel 的尝试。比如, RFID 、人脸识别、生物识别、近场支付等。丝芙兰的云货架就使用了诸如近场支付,语音识别等很多的黑科技。


TGO 鲲鹏会,是极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术人聚集和交流的组织,旨在组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领导者社交网络,线上线下相结合,为会员提供专享服务。目前,TGO 鲲鹏会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成都、硅谷、台湾、南京、厦门、武汉、苏州十二个城市设立分会。现在全球拥有在册会员 800+ 名,60% 为 CTO、技术 VP、技术合伙人。

会员覆盖了 BATJ 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技术领导者,同时,阿里巴巴王坚博士、同程艺龙技术委员会主任张海龙、苏宁易购 IT 总部执行副总裁乔新亮已经受邀,成为 TGO 鲲鹏会荣誉导师。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