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数字化将是企业的分水岭

阅读数:764 2019 年 12 月 10 日 15:06

陈春花:数字化将是企业的分水岭

本文发布于极客时间 | 极客视点专栏,由 InfoQ 整理分享。

近日,国发院 BiMBA 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在《哈佛商业评论》2019 中国年会上发表演讲称,企业必须跟上数字化的潮流,寻求新的增长方式,而企业应对数字化,需要做出三个根本性改变。以下内容摘录自演讲原文。

顾客已经数字化,企业必须跟上

今天,所有人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不得不接受数字化。数字化的进程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并且推动企业不断找寻新的增长方式。

企业为什么要做数字化?最根本原因不是数字化本身,而是众多客户和消费者已经率先数字化,企业应该有能力接受这个挑战。

第四次工业革命既直接替代人,也带来更多可能性

数字化更厉害的是催生了和前三次工业革命都不一样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机器是机器,人是人。比如火车改变了交通速度,汽车改变了物流速度,以计算机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改变了商业和整个流程的速度。

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人与机器不再割裂,而是要并行。人机有四种情况,其中一种就是机器替代人类。

数字化对产业的意义是什么呢?既有新的挑战,也代表新的可能性。按照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的定义,数字资源将渗透到产业中的任何一个环节,会带来拥有无限可能的、新的产业组合。这种新的产业组合跟以往完全不一样,机会只多不少。

企业应对数字化要做出三个根本性改变

过去七年,我跟随一些企业进行研究,对于企业如何应对数字化,得出了一些结论。

第一,改变认知。

我们要改变认知,不能用传统逻辑去看待数字化所带来的产业变化和企业变化。需要改变的关键认知包括:

  • 今天所有的东西在转化为数据,而不是转化为产品;
  • 拒绝竞争,拥抱合作;
  • 拥有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谁联接;
  • 回到顾客端,建立可信度和开放协同;
  • 做好长期坚持的准备。

第二,战略从竞争逻辑转向共生逻辑。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工业时代强调满足顾客需求,所以要用比较优势。在数字化时代,重要的是创造顾客价值,通过合作而不是竞争来获取更大生长空间。

企业在战略上的一个巨大变化是要重新定义空间。以前,战略基本上问三个问题: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可做什么。

在工业时代,“想做什么”是初心,“能做什么”是看有什么资源和能力,“可做什么”是看在产业中有什么位置。

到了数字化时代,“想做什么”的关键是你能不能重新定义;“能做什么”是看你跟谁联接,而不是拥有什么资源,如果能联接,会有非常多的资源和可能性;“可做什么”则不再受产业条件的限制,去做跨界合作。

第三,组织管理的调整。

我自己做组织研究,所以会非常认真地观察一些企业为什么能得到很多机会,总结起来,是因为它们有强大的调整能力,这体现在两方面。

其一,管理必须有整体性,以顾客端作为管理的起点。顾客的边界到哪里,企业的边界就应该跟到哪里。接下来要考虑怎么解决人、组织跟效率之间的关系,解决成本与顾客价值的关系,最后到组织和外部协调的关系。

其二,打开边界,和更多人合作。今天的企业自身无法独立创造价值,而应该和更多企业共生。共生背后的运作机理是协同。组织要思考如何取得外部和内部整体效率的最大化。共生型组织有四个要求:怎么共生信仰、怎么技术穿透、怎么回到顾客端、怎么成为无为而治的领导去共同协同。其中最难的是自己能不能调整,愿不愿意跟别人协同共生。数字化过程中,其中一大难题就是在组织管理中没办法打开边界。如果不能打开自己的边界,就没有办法真正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今天所有企业遇到的挑战都是不确定的,然而这种不确定性并不仅仅是挑战,对于真正的企业家来说,意味着更多的机遇。在数字化时代,企业只有改变认知逻辑、战略逻辑和管理逻辑,才能更好地迎接机遇。

最后,用德鲁克的话与大家共勉:“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

以上就是陈春花关于企业数字化的分享,对于数字化时代的挑战与机遇,你有什么看法呢?

原文链接:

https://time.geekbang.org/column/article/176081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