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脑科学为基础的学习:运用《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一书的做法

阅读数:329 2018 年 8 月 1 日 07:04

人类的大脑有许多种学习方式,培训模式必须与培训目标和预期成果相契合。《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的做法可以用于固化培训。强迫人做重大的改变会被视为威胁;最好是建立心理安全感,培养好奇心,以可以继续对话的方式提供反馈,而不是停止对话。

敏捷游戏2018 大会上,敏捷教练 Jenny Tarwater 谈了以脑科学为基础的学习。InfoQ 正以 Q&A 和文章的形式对大会进行报道。

InfoQ 采访了 Tarwater,内容涉及人脑如何学习,运用《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的做法,老师可以做什么来固化培训,我们如何利用从大脑的工作机制得出的见解以及人们在日常工作中如何学习指导他人。

InfoQ:人脑是如何学习的?

Jenny Tarwater:这个问题很大!我会把这个问题留给神经科学家来回答!我可以根据我自己作为一名学习者兼导师的经验来回答。

我关注预期成果,因此,培训模式需要慎重地考虑。如果我想了解某些概念上的东西,我可以听有声图书、博客或会议视频。如果是我有兴趣应用的东西,我会深入学习更多内容,通常是通过有其他学习者参与的教学活动。如果我认为那是一项技能,那么我会希望把它真正地表达出来,我会设法教给其他人,通过非正式的对话,或者正式的聚会、会议演讲或教学活动。

在设计学习体验时,我持有同样的想法。我会考虑期望的学习成果是什么,然后是创造空间让其发生的最好方法。例如,如果学习成果是“认识敏捷宣言的十二条原则”,我会向学习者阐明概念,让他们复述这些原则。如果期望的成果是“确定是否应用敏捷宣言的其中一条原则”,我会包含更多体验元素。

那么,人脑是如何学习的?我认为有许多方式。关键是要有合乎目标的体验。

InfoQ:在敏捷游戏大会上,您实践了来自 Sharon Bowman 的著作《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的 4Cs Map,您可以详细介绍其原理吗?

Jenny Tarwater:4Cs Map 是我从 Sharon Bowman 的著作《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学到的两种基本实践中的一种(TBR)。这是一种个易于学习、记忆和使用的教学设计和交付模型。4Cs Map 使你可以有效的安排材料,仅仅让学习者看到新信息是不够的,要让他们真正地学会。根据我的经验,许多培训者仅关注 C2——向学习者提供许多信息。但是,只有穿插进其他的 3 个 C 里时才更有效。这 4 个 C 是:

  • C1——联系——学习者已经知道什么?
  • C2——概念——学习者需要知道什么?
  • C3——具体实践——他们如何证明他们知道?
  • C4——结论——他们如何使用它?

C1 确保可以把概念和学习者大脑中的某种东西联系起来——让现有的神经路线可以意识到新的学习,并获得强化。C3——使学习者可以立即运用概念。这可以和“教回(teach back)”一样简单——学习者两人一组,互相解释概念(因为说话的人在从事大部分的学习活动!)。不过,如果可能的话,C3 应该是新技能的实际演示。

例如,在敏捷游戏中,我介绍了 4C Map、Six Trumps 以及游戏设计画布的概念。我把室内的人分成小组,设计教授 4C Map 或 Six Trumps 的游戏。很快,我就知道参与者都掌握了这些概念——因为他们实际示范了如何使用它们!成功!

最后,4C 是结论——把知识付诸于实践。给学习者空间,让他们思考“如何使用知识?”我特别喜欢聚焦于一个非常具体可行的事项,我知道他们能够完成,而且建议他们正式承诺那样做。

InfoQ:老师可以做什么来固化培训?

Tarwater:整个 TBR 方法,包括 Six Trumps(基于脑的原则)、4Cs Map(教学设计画布)以及数以百计的示范活动,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帮助固化培训。我们谈到,4Cs Map 是一种安排材料的方式;现在让我谈下应该引入所有学习步骤的六个基于脑的原则。这些原则包括:

  1. 动胜于静
  2. 说胜于听
  3. 图胜于词
  4. 写胜于读
  5. 短胜于长
  6. 异胜于同

我最喜欢的是短胜于长。你应该保证每个环节不多于 10 分钟。大脑很容易走神,所以你必须频繁地引入变化。为了避免大脑习惯化,我们需要通过“异胜于同”的原则唤醒“网状激活系统(Reticular Activating System,缩写为 RAS)”。但是,你不会希望“惊”到学习者,仅做一点改变即可。我喜欢把这六个原则想象成你撒在 4Cs Map 上面的调味料。你想要足够多的与众不同之处,但不能成为负担!

非常感谢 Sharon Bowman 从多个神经学资料来源(以及她的经验)中提取的一些复杂的理论,我已经把那些原则铭记于心。

在文章“敏捷领导力神经学”中,Jenni Jepsen 介绍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如何使敏捷的采用变得困难:

任何类型的改变,包括工作方式变得敏捷,都会被大脑视为极端新奇的事物。我们天生就抵触变化。当环境中出现新的或不寻常的东西,大脑的错误检测系统就会亮起,极力抵制变化。而且,如果错误检测系统被频繁刺激,我们就会进入焦虑或恐惧状态。

InfoQ:人们天生就抵触变化吗?您对此怎么看?

Tarwater:从进化的观点看,遵循模式做预测是有益的。这样很好,可以帮助我们识别和避免危险,节约脑力!反之,不确定性会唤醒边缘系统。我们的反应,呆住,或战或逃,都源于此——我们经历了杏仁核劫持。

我尽量考虑到这种针对不确定性的强烈反应,并设法避免学习者“降格”到大脑的那个部分。我会尽量尊重学习者的过去,而不是忽视。我们回过头来检查那些让他们基于模式得出结论的假设,然后从那里开始工作。通常,这包含了双环学习——学习者不仅要学习新信息,还要审问他们自己的假设和信念。

InfoQ:我们如何利用从大脑的工作机制得出的见解以及人们在日常工作中如何学习指导他人?

Tarwater:我们希望避免“降格”到过度反应的状态。当我们尝试大的变化,并把那些变化强加到人们身上时,那会被视为威胁。因此,邀请人们参与到较小的改变,而且让人们觉得试验失败是安全的,这样有助于创建一个避免杏仁核劫持的环境!下面是我最喜欢的一些技术:

  • 为学习者创造心理安全感。有什么方法吗?让学习者彼此之间建立联系,并和我建立联系。我模拟错误——我喜欢在小组中实现“建导失败弓(facilitation failure bow)”,用于说明不完美也没关系!我鼓励不同的意见,提出那些存在但被刻意回避的问题。我总是花时间制定一份小组“合作协议”——让我们有一个如何一起工作的明确协议。
  • 以好奇心为出发点而不是判断。你永远无法知道其他人选择的路径——因此,知道他们如何得出结论对他们当前的想法以及思维如何转变更容易被接受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 提供非常具体的反馈。我尽量不说“唉,那样是错误的”或者“事情不是这样的”。我这样说,“根据我的经验,我发现……”或者“人们普遍认为,……”。这为学习者提供了继续对话的机会,而不是停止对话。

查看英文原文: Brain Based Learning: Applying 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

收藏

评论

微博

用户头像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