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工作法:试试看?

  • 张龙

2011 年 2 月 22 日

话题:敏捷架构文化 & 方法

Mark Needham 是来自于 ThoughtWorks 的一名软件开发者与咨询师,热衷于软件开发、测试及面向对象的系统设计。在实践了番茄工作法一段时间后,向各位读者展示了其在实践过程中的收获以及遇到的各种问题。目前国内实践番茄工作法的开发者已呈日益上升的趋势,希望 Mark Needham 的实践能给广大希望学习番茄工作法的开发者带来一定的帮助。

Mark Needham 在两年前知道了番茄工作法,从那时起就偶尔实践一下,直到最近才开始大面积尝试使用番茄工作法管理自己的业余时间。

在尝试使用番茄工作法之前,Mark 的做法是列出长长的待办事项列表,然后准备开始完成。但实际结果却收效甚微,他并没有真正完整这些事项,因为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心里总还会想着另一件事,如果不把另一件事也做好就感到不爽。因此,他决定开始尝试使用番茄工作法来管理自己的时间,首先在周末以及每个工作日的晚上进行尝试。

番茄工作法的定义如下:

  • 选择一个待完成的任务
  • 将番茄时间设为 25 分钟
  • 专注工作,直到番茄时钟响起,然后在纸上画一个 x
  • 短暂休息一下(5 分钟就行)
  • 每 4 个番茄时段多休息一会儿

我根据自己的心情从待完成列表中挑选出任务——完成后再开始其他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我认为番茄工作法带给我的最大价值在于可以有效避免精力分散。如果没有定时器,我就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一会儿看看邮箱、一会瞧瞧 BBC 体育新闻或是到 Facebook 上转一圈,这导致 99% 的时间内我都没干什么正事,我想要阅读的内容也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有时我并没有按照番茄工作法所要求的每个番茄时段后休息 5 分钟去做,这主要是因为我太兴奋了,我在 25 分钟内所完成的工作相当于之前 3 个小时的工作量,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集中注意力,太美妙了。

番茄工作法还鼓励我们延迟外界的打扰。如果有人想和我聊天,那我们就应该和他说等一会儿,等我把当前这个番茄时段完成吧。

关于番茄工作法,Mario Fusco 这样说过:

不值一提,我认为番茄工作法有很多缺陷。如果我正处在番茄时段当中,这时有客户从大洋彼岸打来电话,我该如何说?难道让我说,等一会儿再打,我现在正处于番茄时段当中呢?不是吧。

如果有人过来和我说话,而我恰巧处于番茄时段当中,我个人的做法是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与他交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我没法接受。我当前所做的事情还没有重要到能够拒绝和他人聊天的程度。

番茄工作法对我的帮助在于能够让我在一个时间段内集中于一件事情上。如果没有时间约束,我可能会在各种事情上不断变换思路,我想同时学习很多东西,但实际上却收效甚微。

现在,我可以做到一个时间段内只做一件事。如果脑子里面想到了其他需要做的事情,并且这件事和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没什么关系,我会把它放到列表的末尾。我发现自己有时候并不喜欢将大块的时间切分成多个小块,有时我倒还挺享受随意做一些事情的感觉呢。我现在还没有决定好在处于番茄时段当中时该如何处理即时通讯。

亲爱的读者,你是否已经在践行番茄工作法了呢?如果是的话,不妨将你的感想与大家一同分享出来。任何方法都有其利弊,番茄工作法当然也不是万灵丹,我们需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最佳工作、学习与生活方式。如果番茄工作法真的能给我们的学习与工作带来帮助,为何不尝试一下呢?

目前,人民邮电出版社图灵公司也出版了关于番茄工作法的书籍《番茄工作法图解: 简单易行的时间管理方法》,读者不妨小试一下,然后将你的实践结果与大家分享。

敏捷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