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演义(1):一个单词的演变,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开端

阅读数:783 2016 年 6 月 26 日

话题:云计算语言 & 开发架构

编者按

InfoQ 中文站新推出《洞见云计算》专栏,精选包括刘黎明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让更多的读者朋友受益,本栏目的内容都经过原作者授权。本文是《云计算演义》系列文章第二篇。

我们穷究云计算单词的演进,既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云计算时代,也是为了探寻一个单词对战略、产品、营销的影响。有人创造了一个新单词新概念,却一无所获,有人无心插柳被人贴上标签,却赚得盆满钵满,怎么就这么不平等呢?

起源之谜

云计算和 Cloud Computing 这个词原本在中文和英文中,都是不存在的。Cloud Computing 作为一个单词,在 2006 年之前在英文中并不存在。2006 年前后,CloudComputing 这个单词开始偶尔出现。2007 年末,Cloud Computing 出现的频率迅速增加。2008 年初,Cloud Computing 在中文中开始被翻译为“云计算”。

云计算的起源要从“云“说起。云很早就在学术上用来描述一堆对象的集合,因为好多物体摆在一堆,在远处看,就像一朵云,那时候还是黑白世界。同时,也用来描述一堆不知道或不关注其细节的东西。

在信息技术和网络出现以后,在画网络拓扑图或示意图的时候,经常会在服务器图标外面画一个圆圈,或者把这些服务器用线连起来近似一个圆形。一个服务器集群就是一个圆圈,多个集群就是多个圆圈,而且圆圈之间有交集,这就像极了一朵云。

后来大家干脆就用云这个单词,或者一个云朵形状的图标,代表电话交换网络和互联网。云的图标,在 1977 年的 ARPANET 想和和 1981 年的 CSNET 项目中,都用来代表一个计算设备网络。

有人将云计算的基本思想 - 共享资源,往前推到 1955 年。单词“人工智能”的发明者、计算机科学家 John McCarthy 提出了“time-sharing”理论,即不同的用户复用、分享一台计算机。那是大型主机的年代,不同用户可以通过终端使用同一台主机。到了七十年代,有了被称之为虚拟机(Virtual Machine)的东西,IBM 做的。即每个 VM 在逻辑上拥有独立的内存、处理器,但共用同一台服务器硬件。

而云计算的基本思 - 公共信息基础设施,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在较广泛的范围讨论过 computing utility。

John McCarthy,还是上面这个科学家,说计算机应该形成一个公用基础设施 -computer utility,就像电话网络那样。原话是这样:

"If computers of the kind I have advocatedbecome the computers of the future, then computing may someday be organized asa public utility just as the telephone system is a public utility... Thecomputer utility could become the basis of a new and important industry."

1965 年 4 月 30 日,美国电报公司 Western Union 发布了一篇战略计划文档,提出建立计算基础设施“computing utility“:一个全国性的信息基础设施,让订阅者便宜、高效、迅速地获取所需的信息流,以便创建商业业务和其他东西。文档指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出现了服务于公众的一些基础设施:电报、电话、有线电视等通讯服务,能源、电力。而现在,需要一个全国性的信息基础设施,来收集、处理、存储信息,给所有的行业和机构以及大众提供服务,就像电网能够分发电力那样。这篇文章,你要是读了,放到今天,都特么是一个云计算的战略性构想, 极富想象力的,极富野心的,令人澎湃的。

比如 1997 年,MIT 的一篇论文“The Self-governingInternet: Coordination by Design”就用云的图片和 Cloud 来指代网络。

1995 年,SUN 公司提出了“Network Computer”,将当时的 PC 简化,以降低硬件成本,客户端的计算机具备很少的固化软件,其他的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从网络下载。Network Computer 的软件不是机器代码,而是一种通用的中间代码 (如 Java bytecode)。

Technology Review 的 Fechar janela 认为是 George Favaloro 和 Sean O’Sullivan 最早使用 cloud computing 这个单词。

1996 年,那还是 Netscape 的年代,在康柏(Compaq Computer)的办公室里,一群技术管理者在讨论互联网业务的未来时,称之为“cloud computing”。这群人的战略颇有先见之明。他们认为,不仅所有的商业软件都会转移到网络上,而且“cloud computing”驱动的应用,比如用户文件存储在网上,也会普及。对于当时在房间里的康柏市场主管 George Favaloro,和年轻的技术专家 Sean O’Sullivan 来说,云计算的主意将意味着与以前不同的收入。对康柏来说,这是一个每年 20 亿美元的生意,卖服务器给互联网服务商。

在 1997 年 5 月,美国公司 NetCentric 试图将“Cloud Computinig”申请为商标,但在 1999 年 4 月放弃了,专利号 75291765。NetCentric 当时准备用这个商标来进行教育服务,比如课程和研讨会。NetCentric 当时正在与康柏进行一个商业计划,计划中大量使用 cloud computing 这个单词,并且对其的描述与后来有很多相似之处。

NetCentric 的创始人就是在康柏会议室中的那位 IT 专家 O’Sullivan,如下图所示。

O’Sullivan 的创业公司正在与康柏谈判一笔 500 万美元的投资,而 Favaloro 刚被康柏委任负责互联网服务商业务。在他们的计划书里面,有这样的业务构想:用户用 18.5 美元购买 37 分钟的视频会议,用 4.95 美元购买 253MB 网络存储,3.95 美元看一场泰森的拳赛。

NetCentric 准备做一套软件,能让 ISP(互联网服务商)们实现和对数百甚至数千个这样的服务进行收费。他们称之为“‘cloud computing’-enabled applications”。当然,康柏将在方案里卖硬件。Favaloro 和 O’Sullivan 谁最先说出 cloud computing 已经不可考了,因为两个当事人回忆不起来这个单词被说出来的准确时间。

Favaloro 认为他发明了这个单词。他找到 50 页的康柏内部分析报告“Internet Solutions Division Strategy for Cloud Computing”,1996 年 11 月 14 日。报告里预言,企业软件将会被 Web-enabledservices 取代,将来应用软件将不是硬件而是互联网的功能。

O’Sullivan 则认为是他发明的。否则,为什么是他去申请 cloud computing 商标呢。他那时也是在康柏总部。O’Sullivan 找到了一个日程表,上面在他与 Favaloro 的会议后面写有“CloudComputing: The Cloud has no Borders”,时间是 1996 年 10 月 29 日。这个手写的便签,与两周后康柏的分析报告,是能找到的最早的“cloud computing”作为一个单词的文档记录。O’Sullivan 说“只有两个人可能发现了 cloudcomputinig 这个单词:在 NetCentric 的我,或者在康柏的 Favaloro。或者我们一起,头脑风暴出来的”。

他们两都同意 cloud computing 被创造出来,是作为一个市场营销词汇。那时,电信网络已经被用 cloud 来;在工程图里,一朵云就代表网络。他们需要找一个广告语,将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机会与康柏的业务联系起来。Favaloro 说“计算是康柏的基石,而那朵朵云正快速发展,我们需要把两者联系起来”。

他们的广告词并没有火起来,所以此后可能有其他人独立地发明了 cloud computing 这个词。康柏在 1997 年 1 月起草了一个媒体通稿草稿,里面说对 NetCentric 的投资是“a strategic initiative to provide ‘CloudComputing’ to businesses.”的一部分。这个单词领先于它的时代,康柏的内部 PR 团队反对并将其“Internet computing”。其实两者意思一直,只是那是一个 Internet 刚刚兴起的时代。康柏抛弃了这个单词,以及互联网软件的计划。但这对 Favaloro 不重要,他帮康柏将向向互联网服务商卖服务器做成一个大业务。Favaloro 说“现在听起来可笑,但当时我们意识到用户不会在自己家用服务器,我从康柏的异教徒成为基督的重生”。Favaloro 现在运行着一家环境咨询公司。

NetCentric 也在失望中放弃了这个业务,转而推广互联网传真服务,但是最后关门了。O’Sullivan 说“我们窥见了一个机会,但我们最终没有推出大量的云计算应用,这些让我难以忘怀”。他随后去了一个电影学校,然后启动了一个参与伊拉克重建的非盈利项目。

2001 年,纽约时报的 JohnMarkoff,写了一篇 Dave Winer 对微软新的.net 服务平台 Hailstorm 的负面评价时,使用了“cloud’ of computers”一词。Hailstorm 当年,被设计为整合各种设备、数据和服务,为用户提供简洁、实用的计算方案,但受制于当时的技术和应用环境,Hailstorm 并没有取得成功。可以看成是 Windows Azure 的祖先了。

2006 年 8 月 9 日的战略大会上,谷歌 CEO 施密特在与 Danny Sullivan 对话时,谈到广告和互联网时有一段原话:

What's interesting [now] is that there is anemergent new model, and you all are here because you are part of that newmodel. I don't think people have really understood how big this opportunityreally is. It starts with the premise that the data services and architectureshould be on servers. We call it cloudcomputing – they should be in a "cloud" somewhere. And that ifyou have the right kind of browser or the right kind of access, it doesn'tmatter whether you have a PC or a Mac or a mobile phone or a BlackBerry or whathave you – or new devices still to be developed – you can get access to thecloud. There are a number of companies that have benefited from that.Obviously, Google, Yahoo!, eBay, Amazon come to mind. The computation and thedata and so forth are in the servers.

施密特大概是第一个说出 cloud computing 的公众人物,并被大众媒体报道。但是,很可惜,它用这个词是为了解释互联网,用 cloud computing 来指代服务器 - 浏览器架构中的服务器。这是一种当时已经存在的技术和架构。特别的,施密说这个词时,特并不是在指一种新的技术、产品、服务、商业模式。

但真正让云计算落地的商业产品——亚马逊 AWS EC2,即 ElasticComputing Cloud,在施密特参加搜索引擎战略会议会议两周后,2006 年 8 月 24 日上线,沿用了以前将 Cloud 指代服务器集群的含义和说法,在其新闻稿里也没有提到 Cloud Computing,而是这样描述 EC2 和 S3:Amazon Elastic Compute Cloud (Amazon EC2) is a web service thatprovides resizable compute capacity in the cloud. Just as Amazon Simple StorageService (Amazon S3) enables storage in the cloud, Amazon EC2 enables “compute”in the cloud.

彼时,亚马逊等还不认为 Cloud Computing 是一个单词,仍然用 Cloud 指代服务器集群。亚马逊虽然已经在 2006 年 3 月 13 日推出了简单存储服务 S3,并在 8 月 24 日推出了被后来看作是云计算产品真正到了的 EC2,但亚马逊和当时的业界并不认为 Cloud Computing 是一个单词。

到此时,亚马逊还没有使用 Cloud Computinig 这个单词。而且亚马逊用来命名和描述其 EC2 产品的用词 Computing Cloud 或者“compute” in the cloud 与当时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说法并没有不同。Computing Cloud 也好,“compute”in the cloud 也好,与施密特的 Cloud Computing 在技术上并没有本质不同。

EC2 最大的不同是,它是第一个让“compute” in the cloud 商业化的产品,是第一个把让公司外的用户能够“compute” in the 亚马逊的 cloud。施密特的 Cloud Computing 停留在技术架构层面,而且指的是一个公司内部从浏览器到数据中心的“compute” in the cloud。

最早从企业层次提出 CloudComputing 的,则是 Dell。Dell 在 07 年 6 月初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里面提到“在产品与服务方面,戴尔都将不断采纳新的标准化技术、降低客户部署解决方案、维护安全稳定的系统架构的复杂度和成本。为此,戴尔最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组建新的戴尔数据中心解决方案部门 (Dell Data Center Solution Division),提供戴尔的云计算 (Cloud Computing) 服务和设计模型,使客户能够根据他们的实际需求优化 IT 系统架构”,说明 Dell 当时已经在公司范围内使用云计算的概念,Dell 也是较早提出云计算概念的公司。但是但是这些早期的其它组织对云计算概念本身的影响,远不如 IBM-Google 并行计算项目和亚马逊 EC2 产品。

至少在 2007 年 4 月底之前,已有少数媒体和业内人士认同并超越了施密特的说法,用 cloud computing 来指代基于互联网的一切服务,包括 SaaS 服务。当然,由于 computing 的存在,大部分人还是指基础设施服务,特别是计算服务。而且发现市面上唯一的基础设施云计算服务是亚马逊 AWS。

是施密特和谷歌此后的行动,进一步扩大了 cloud computing 这个单词的受众。

2007 年 10 月初,Google 和 IBM 联合与 6 所大学签署协议,提供在大型分布式计算系统上开发软件的课程和支持服务,帮助学生和研究人员获得开发网络级应用软件的经验。这个项目的主要内容是传授 MapReduce 算法和 Hadoop 文件系统。两家公司将各自出资 2000 万~2500 万美元,为从事计算机科学研究的教授和学生提供所需的电脑软硬件和相关服务。IBM 负责系统和技术团队的高级副总裁 Willian M.Zeilter 表示:“对我来说,这种感觉就像 2000 年面对 Linux。”秉承 IBM 公司已经部署了 200 多名研发人员在这项业务的研究上。

IBM 的女发言人科林·海克斯称,这种相对新的并行计算(有时也称云计算)形式还未在大学中流行,虽然这种技术已经在行业里得到应用,但大学里还未教授该课程。两家公司称,他们将向这些大学提供软件、硬件和服务。去年底华盛顿大学签署了该计划,今年包括 MIT、马里兰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等 5 所高校也加入该计划。两家公司希望今后其他大学也能加入进来。

IBM 和谷歌先期提供 400 台左右的计算机,并计划最终在多个地点总共装备 4000 台计算机。这些计算机与 6 所美国大学相连,其中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将作为牵头大学承担起部分编程技术的研发工作。参与这项计划的其他 5 所大学是: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麻省理工学院、Stanford University、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马里兰大学。

在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的 Forrester Research 供职的分析师阿德利安称,“云计算”编程技术将成为基准的下一代计算机编程结构,而 IBM 想捷足先登以抢占制高点。他指出,目前有很多学生都在使用谷歌开发的网路应用程序,并称,IBM 正想藉此利用谷歌的网络优势。

而上文中“这种相对新的并行计算(有时也称云计算)”,明确将云计算做为一个新概念提出,此时云计算只是一个昵称的地位,因为当时称“这种相对新的并行计算”,有时也称云计算”。此后由于 IBM 和 Google 公司在信息科技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多的媒体、公司、技术人员开始追逐云计算。为什么呢?并行计算,太老了,既然是新的并行计算,就要有新的口号,cloud computing 才是新东西。

在 2007 年 10 月,纽约时报、TechCrunch 等数家马媒体都对该项目就行了报道和分析。在 2007 年 11 月之后,媒体并没有太多报导 Cloud Computing。 这个项目的影响只比施密特的的访谈大那么一些,持久一些。但也仅限于当月。

2008 年,DELL 试图将“cloud computing“申请商标,遭到业内反对,未能成功,于 2008 年 8 月被拒绝。

2008 年 3 月 21 日,PC Magazine 发表了 Tim Bajarin 的一篇文章“Is Cloud Computing the Next Big Thing?”,但文章主要是讲 IBM 和 HP 做的一些研究项目。

2008 年 7 月 28 日,TechCrunch、PC world、Venture Beat 等数三百多家大小媒体报道了一件新闻“HP, Yahoo, Intel Launch Cloud Computing Test Bed”。这有点像一个 IBM 谷歌联合项目的翻版,只是面向更广泛的群体,经过选择的研究人员。项目以 Apache Hadoop 和 Pig 为核心,这都是雅虎主导的项目。

如此多的媒体报道,并不是 HP、Yahoo、Intel 的影响力比 IBM 和 Google 要大,而是经过近一年的发酵,媒体已经逐渐认可了 Cloud Computing 这个单词的影响力。

2008 年 10 月 27 日,有近千家媒体报道了微软发布 Azure 的新闻。BBC 发布了“Microsoft to battle in the clouds”的新闻。

谷歌在营销上开启了 cloud computing 的序幕,亚马逊 AWS EC2 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开启了 cloud computing 的序幕。

有容乃大

云计算概念的演化过程中,有各个公司、各信息行业细分领域、个人、政府组织的参与、辩论、总结的热情。他们或是怀着对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信息产业变革的或模糊或明确的期待,或是为旧产品辩护、抵制新事物,但他们同样都分享、创造、推动着云计算概念和产业。

Cloud Computing 在谷歌 CEO 施密特那里是指代服务器,特别的是指所有互联网公司使用的浏览器服务器架构,其实就是指互联网公司的基础设施。

在谷歌 IBM 联合项目里,Cloud Computing 指代的是远程分布式计算能力。

随后,Cloud Compuitng 发展为 IaaS(Infrastructureas A service)的代名词。IaaS 一度与 DaaS、HaaS 并列在一起指与基础设施相关的服务,但后来 IaaS 由于更抽象、更具有广泛代表性而胜出。

在这个阶段,也就是 cloud computing 概念形成和流行的初期,有几个单词与 cloud computing 极容易混淆,也有竞争关系。

网格计算(grid computing)。在云计算发展初期,国内科学界一开始并不认同云计算有技术和实际商业价值内涵。随着云计算的逐步升温,科学界认为云计算是网格计算的发展,一度有部分从事网格计算的中青年学者 2010 年声称在十年前即发明了云计算模式从事云计算的工作,这显然有指鹿为马、盲人摸象之嫌。

效用计算(Utility Computing)。效用计算在云计算兴起的前几年,也是流行过一段时间,当时也是一种创新的概念,但是随着云计算的产生,效用计算最终以某种形式合并到云计算中来。效用计算是一种提供计算资源的商业模式,用户从计算资源供应商获取和使用计算资源并基于实际使用的资源付费。效用计算显然和云计算特征之一“可计量”有密切的关系,借助可计量的能力,很容易实现效用计算。但效用计算主要还是是一种分发应用所需资源的计费模式。云计算所指则要广泛得多,“可计量”有助于实现效用计算的计费模式,但并不意味着必然。

后来发现平台即服务(PlatformAs A service,PaaS)、软件即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SaaS 是独立于 IaaS,但和 IaaS 除了服务内容不同,服务模式有很多共性的地方,于是 PaaS 和 SaaS 被加入进来。

事实上,SaaS 是一个早于云计算的概念,只是一直不温不火而已。在云计算出现之前,由于云计算这个词在当时更为新潮,媒体和企业也乐得将 SaaS 说成云计算。包括邮件、网上存储照片、在线文档编辑等。

再后来,人们发现,SaaS 本身已不能代表云计算在应用层的扩展,测试即服务(Test as a service),集成即服务 (Intigration as a serrice),部署即服务 (Provision as a service),监控即服务 (Monitor as a servcie),安全即服务 (Security as a service),都符合云计算的几个要素,于是一切皆服务(Everything as a service)作为云计算在运用层的代名词,而 SaaS 仅作为 XaaS 的一个部分存在。

在这个阶段,云计算服务基本上还是面对企业和开发者这个专业群体的。

后来的后来,所有人都想踏入云计算圈子,几乎所有基于互联网的服务,都被称为云计算服务,包括互联网广告。云电视、云班车,恩,云和云计算已经是互联网的另一个时髦名称。

一锤定音

云计算的概念在 2008 年 2009 年经过无数(至少我是记不清了)先驱的创造、争论、整理,才形成了如今比较统一的概念和认识。

首先,要提到 Reuven Cohen,在云计算早期,鼎鼎大名。当然,现在也很有名:)他在 2004 年创立了 Enomaly,当然刚开始做的是一个类似于 xen 的虚拟化管理器项目,在此之前可能还做过 CRM 的软件,当然 2007 年左右推出了虚拟化管理和 IaaS 服务软件,并在 2011 年并在 2012 年被 Virtustream 收购。其在 2008 年 2009 年发起的 CloudCamp 为云计算在全球的发展和概念形成做出了卓越贡献。

早期还有 SamJohnston、 Dave Nielsen、Alex Ng、 Sam Charrington、Jesse Silver 等人在社区异常活跃。当然,社区除了讨论也有争论甚至激烈的争论。无论是开源社区还是兴趣社区,都不仅仅是彬彬有礼的,漫不经心的,心平气和的,沟通。比如 Sam Johnston 就从 Cloudcamp 社区中分化出了 opencloud 讨论组,组建了 OpenCloudInitiate 社区,在 OpenGroup 里参与了 Cloud Computing 工作组的组建。

最近 Cohen 撰写了一篇文章专门提起云计算初期的一些牛人们,比如:Moshe Bar, 参与创建 openMosix、hyper9、qlayer、xensource、Qumranet,这些公司和项目不一定为大众所知,但都曾经或者现在都很有分量;Kate Keahey,是 Globus Toolkit Virtual Workspace(现在的 nimbus.org)的发起人;Khazret Sapenov,前 enomaly 员工,创建了最受欢迎的云计算 google group 和 linkedin group;Fabrice Bellard, 是 FFmpeg、QEMU 、KVM 的重要贡献者,这几个项目就不需要多介绍了,他也是 tiny ccompiler 的创建者;Vladimir Miloushev,3tera 创始人,3tera 后被 CA 收购。

Cohen 还名誉性提到其他一些稍微知名的人,以及媒体总结的一些更知名的云计算先驱们,这里还介绍的话就显得婆妈了,但是,婆妈和尊重相比我仍然选择婆妈一下:Marc Benioff,SalesForce 创始人;Dr. Jason Hoffman,Joyent 创始人;Tom Mornini, Lance Walley, EzraZygmuntowicz & Jayson Vantuyl,EngineYard 创始人;Willem Van Biljon, ChrisPinkham, Christopher Brown,EC2 创始人;Peter Mell and Tim Grance,Nist 云计算定义作者;Vivek Kundra,美国政府首任 CIO;Werner Vogels,亚马逊 CTO;Randy Bias,CloudScaling 公司联合创始人兼 CTO,前 GoGrid 副总裁;Jonathan Bryce,前前和现 Rackspace 员工,Mosso 创始人;Lew Tucker,前 SUN 云计算部门 CTO,现思科云计算部门 CTO;Rich Wolski,Eucalyptus 创始人兼 CTO;Chris Kemp,nebula 和 openstack 发起人;Urs Holzle,google 数据中心负责人;Frank Frankovsky,OpenCompute 组织者之一。

2011 年 9 月,NIST(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发布了最终版的《 The NIST Definition of Cloud Computing》, 标志着云计算定义的争论已经平息。这是一个兼容并包的、标准的云计算定义,总结了市面上所有云计算服务的通用特征。

标准认为,云计算是指能够通过网络随时、方便、按需访问一个可配置的共享资源池的模式。资源池包括网络、服务器、存储、应用、服务等,它能在需要很少管理工作或与服务商交互的情况下被快速部署和释放。云计算这个模式包括五个主要特点、三个交付模式和四个部署模式。

五大特征是指:按需自助服务、通过互联网获取、资源池化、快速伸缩、可计量。三大服务模式是指:软件即服务(SaaS)、平台即服务(PaaS)、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四大部署模式是指:私有云、社区云、公有云、混合云。

标准没有说的是,云计算在不同情境下,有不同的含义,标准指出了服务情境下的含义。但云计算成为一个市场和产业链时,有时候也会指代技术或软件的集合。在我的《云计算——本质、创新、技术、战略》一书中,我对定义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描述。并阐述了云计算兴起的推动力:虚拟化技术的成熟、宽带的普及、经济危机等。同时,从规模化、专业化、精细化、自助化的角度,揭示了云计算是信息行业的现代化。聪明的你,或许不需要看书,多想想就能明白。

另外,我们说 NIST 所描述的是标准的云计算服务,而狭义的是指 IaaS 和 PaaS 代表的基础服务,广义则是所有通过互联网使用的服务。

广告和产品谁更重要

现在回头看,1999 年 Salesforce.com 以“no software“口号上线,是标准云计算概念商业落地的开始,也是 SaaS 的开始。

2006 年谷歌施密特的演讲和 2007 年谷歌 IBM 的远程分布式计算项目,标志着云计算概念流行的启动。

而 2006 年,亚马逊 AWS S3 和 EC2 的上线,是狭义云计算商业落地的开始,也是 IaaS 的开始。

2007 年,Salesforce 上线 force.com,标志着应用型 PaaS 的开始。

2008 年 4 月,Google App Egine 上线,标志着基础型 PaaS 的开始。

2009 年,Google doc 和 zoho 的上线,把本地运行的桌面程序放到了网络上并通过浏览器访问。这是 SaaS 的另一阶段,个人桌面程序通过网络和浏览器使用。

自从云计算诞生起,就不乏反对声音。比如 Oracle 的埃里森斥责云计算是胡言乱语,当然后来变成云的粉丝。百度 CEO 李彦宏称云计算为新瓶装旧酒,同时发明了框计算,当然,2015 年亚马逊发布财报后,又决定搞一下云计算。

更多人,知识把云计算当成广告语,能贴到产品上去就好。云计算都没有拒绝,知道云计算被泛华为基于互联网的任何企业或个人服务。

这似乎回到了起点:云计算就是互联网,或互联网服务的服务器部分。

有人事后诸葛亮了:转了一圈,这云计算不还是互联网嘛,我当时就这么说的。

如果这十年如一日,认为云计算就是互联网,那百度还是那个百度, dell 还是那个 dell,HP 还是那个 HP,雅虎还是那个雅虎,世纪互联还是那个世纪互联。但是,亚马逊 AWS 已经不是 10 年前那个亚马逊 AWS,微软也不是 10 年前那个微软,谷歌也不是 10 年前那个谷歌,甚至 IBM 也不是 10 年前那个 IBM 了,oracle 也不是 10 年前那个 oracle 了,Rackspace 也不是 10 年前那个 Rackspace 了。

有人创造了一个新单词新概念,却一无所获,有人无心插柳被人贴上标签,却赚的盆满钵满,怎么就这么不平等呢?其实是公平的,前者拿个概念唬人,后者却是创新,代表了概念的本质。

小结

云计算在大部分时候,确实只是一个营销术语。但不幸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个广告词,它背后的本质、创新、技术、战略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如果你忽视了这样一个词,时代也会忽视你;如果你只是把它当成广告词,而没有产品上的创新,那它充其量就只是一个广告词;如果你的产品服务体现了它所代表的本质和内涵,无论你想不想把它叫成云计算,自有人把它称之为云计算。

你如何才能更好分辨,哪个词只是个技术名词,那个词只是个营销口号,又如何能够看穿技术和营销背后的需求、趋势,这就是洞察力。

没有洞察力,你看到的都是你想看到的,你没看到的都是你不想看到的,反对你原来就讨厌的,喜欢你以前就喜欢的。没有洞察力,一切都是徒劳。

云计算就是一件衣服,谁都可以拿来穿。但如果把云计算当漂亮衣服,总有脱下来的时候。

作者简介

刘黎明 云计算布道师,微信公众号: 鸣北林(techculture)。2008 年 3 月起从事云计算与 IaaS 产业研究、产品设计、技术研发,现任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研发和云计算事业部,曾担任网银互联副总经理兼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世纪互联云快线产品总监和研发主管、思科系统(中国)研发有限公司软件开发工程师。先后分别主持了国内第一个基于 Xen 和 KVM 的基础设施公有云的研发和产品化工作,并完成重点产业化科研项目——北京市科委“虚拟化管理平台”。


感谢陈兴璐对本文的审校。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InfoQChina)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