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五十四):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自己想办法(将“最佳实践”工程化,本质上去掉了它“立可时用”的特性)

阅读数:18 2019 年 10 月 10 日 14:39

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五十四):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自己想办法(将“最佳实践”工程化,本质上去掉了它“立可时用”的特性)

佛祖其实是个好人,他老人家介绍自己的如厕最佳实践,包括厕筹最短也不要短过四指,要不用着不方便;又包括不能把染着污秽的厕筹甩来甩去,要不沾到别人,起了纠纷,打得头破血流;还包括用过的厕筹不应当乱放,要不传染疾病或是影响别人使用……这些方法的确是很好的,体现了丰富的如厕经验,并总结得条理清楚,可行性相当强。

但无论如何,你得先有厕筹。因此工具论也就大行其道,以至于南唐后主——就是写“春花秋月何时了”的那位——也要亲自去削竹片木片来做,并且还要放在脸上试用,若有锐利不适的地方再加以修正。所以厕筹这个东西,也是可以做得相当考究的,例如在外面拿香囊之类来包裹,既款款有型又不失雅趣,这样的事情在东晋也是有的。

先有了方法,而后其细节的步骤被规则化了,就变成了过程论的论调;其细节所依赖的那些东西,就构成了工具论的基础。如此一来,“过程 + 方法 + 工具”,就构成了我们将一件事工程化的全部。

当一件事情的做法被工程化之后,事就不再是具体的事了,成了一类工程。或是统一工程,或是敏捷工程,总之都失去了“具体”二字。

不再具体,也不再立时可用,也不再(仅仅)是一个法子。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