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四十五):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技艺、艺术与美(架构的美)

阅读数:25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7:12

我的架构思想(四十五):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技艺、艺术与美(架构的美)

美的学问究其根底是讨论三类东西:美,美的对象,以及美的感受与意识3

3 引自《美学概论》,陈望道著。

就“美的感受与意识”来说,感受是因客观对象影响而形成的主观认识,而意识则主要是主观反应4。我们对架构结果或过程的、所有可能的看法,都可以归为“美或不美”,即使是“正确性”,在一些人的眼中也可能加上“美或不美”这样的判定条件。但这样的感受只是肤浅的、皮表的。就架构结果来说,在架构图上加上一条线以使某种意思表达更确切,或者将一个模块分成两个或多个以使它便于实施,这些都可以使结果看起来更美一些,而无损于架构师的原意。架构师也可以“零代价地”变换这些表达手法,以满足不同的交流者的审美趣味。对此,我的意思是说,架构就感受与意识而言,如何使它“更美”,是可以去迎合沟通对象的,不必拘泥于“架构必须做成怎样”这样的前设。

4 感受与意识的不同,大抵在于前者源起于外,后者发端于内。从认识论的角度上来说,这是“知已觉”和“觉未觉”的区别。

因此,我常常会在白板上画下一个架构草图,这时我是不讲架构的材质的;会用 PPT 动画来模拟一个系统的演进,这时我是不讲架构的逻辑的;会直接交付一段代码来表达我在架构方面的设定,这时我是不讲架构的角色职能的;会长篇累牍地书写架构文档以满足某些官僚的要求,这时我是不讲实用性的,等等如此,架构在“感受与意识”的美既在于我之所见,也在于人之所见,这是在不能提高“环境关于架构的审美”的情况下的一时之选——但整体上,它应是无碍于架构师对架构的美的主观标准的。相反,若架构师在这些肤浅而皮表的问题上去纠缠“美与不美”的认识统一,“架构(这一过程整体)”便因丢掉了“大局观”而显得破败不堪了。

而这就渐渐地触及了“美的对象”这个话题。我们是否要求所有的部分都是美的,并且其整体也是美的,并且部分之于整体也是美的……我们可以无限制地追求架构中的各种对象的美吗?仅仅对于艺术家来说,答案当然是“可以”。但正如我们在时装模特的身上看到的大多数“美的”服饰与妆扮,都不会出现在生活中一样,纯艺术论观念下的美也大多是不实用的——所以,事实上我也认为“架构艺术”对美的追求是显得有些“道化”的,而不是可行的、可作依据的、可于工程实施中去求索的。

从架构对于工程的意义、对于系统的意义以及对于一个实施团队的意义来说,无限制的、漫无目的地追求美是一种浪费。因此,我唯只将架构的美的对象定位于“时间与空间”两个维度。在时间维度上,我希望一个架构的美在于能以其持续性来保障系统的实施;在空间维度上,我希望一个架构的美在于能以其结构性来保障系统的成本。无论是软件产品还是硬件产品,对于这样一个系统,若既是可实施的又是成本可控的,或称为规模与复杂性可控的,那么该系统是否能最终完成便只需由必要性来决定了5

5 架构只说明可能性而并不说明必要性,后者是一个产品 / 业务 / 企业决策的问题。

就“‘美’是什么”这个问题来说,是一个哲学命题。哲学是“我见”6,其核心在于构建“我的”哲学认识体系。关于“美”这样一个具体的哲学命题,在上面的讨论中,我实际是将美的细节,例如“美的感受与意识”,摒弃了去。因为在我看来,若架构是系统所必需的映像,那么这架构也就必以反映“系统的系统性”为核心目的,以“系统的本质”为唯一正确的思考对象。从这一点上来讲,架构要做到的便是抹去那些枝节的东西,将系统主体的、正确的、无可争辩的事实揭示出来,因为唯有这些才能长期而又大范围地影响到系统的推进过程。而这样一来,架构在形式、感受与意识方面的美,便是次之又次的需求了。这些需求是可以并且也是需要通过后续的软件开发活动(例如设计)来补充的。需知设计所重的,正在于系统之细节刻画;而架构所重的,是先于刻画之前的、对系统之本实的确立。

6 因此任何一个人谈及哲学,都是他之于哲学的认识。这一认识不必有强加性,也不必求同。

当我们回到美的对象,亦即时间与空间下的架构,亦即探求其持续与结构上的美的问题时,我想尽我所能使用的词汇,尽我所能表达的认识,尽我所愿意接受的、对美的架构的最终审美标准来说,

“架构的美在于不朽”

应该是对此前讨论的所有架构原则的满足与契合,也是我对架构的所有认识的最终规约与展陈。若我在架构这一领域,对于架构师还有什么期冀的话,“做出不朽的架构”便是我最发自内心的赠言了。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