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五十三):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自己想办法(佛祖的“过程论”)

阅读数:13 2019 年 10 月 10 日 14:39

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五十三):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自己想办法(佛祖的“过程论”)

古人是很讲程序、方法与规则的,这其中就包括如厕这件事。而且,这件事的程序性相当重要,器具制式和用法也有一定之规,以至于需要佛祖释迦牟尼来详加解释。这件事情记在《毗尼母经》第六卷里,要求如厕者常自备“厕筹(木片)”;如果没有,那也不能拭在墙上、厕板上,也不能用石头、青草、土块软木之类代替;而应该现找木、竹、苇,临时用作厕筹。不单单如此,佛祖还解释了厕筹的长短制式,以及用完了之后不能用弹、振、甩这样的法子来弄干净,也不能跟干净的厕筹混放在一起。这个,便是佛祖他老人家传下来的“上厕用厕筹法”。

佛经原文大抵便是如此。所以那个时代的僧侣们,大概是要随身备厕筹一枚的。倘若一时忘掉,那便只能折了木、竹、苇来替用。再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可能就必须蹲在原地,等着其他人来,或是借用,或是求人家去取。但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我便发现:如果僧侣在四野无人的地方遇上了这个问题,既没有人又没有替代物,那么岂不是要活活地“蹲到死”?

几千年了,从没听说过有佛教徒这样蹲到死的。即便这个范围放得宽大一些,我也没听说过有哪个人是会这样蹲到死的。

没有人会机械地遵循某种“如厕方法”所约定的过程,一旦有“标准方法”所未顾及的、不太周全的情况发生,我们总是自己想办法,去把这些问题解决掉。我从来没听过会有人自己提着裤子出来,备好了厕筹再蹲回去完成程序的。

而在我们的工程中,“过程论”的专家总会要求你这么做。同样的,这样的专家在面临三块贝壳时,宁可触墙而死也不会上厕所,因为没有任何可用的过程、方法与工具。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