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四十七):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合法的山大王为什么没能成功(给“1% 的人”责权)

阅读数:22 2019 年 10 月 8 日 06:53

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四十七):谋定后动,项目的存在权——合法的山大王为什么没能成功(给“1%的人”责权)

组织的“可笑”之处在于:并不是有能力发现问题、求解和推动实施的人,就一定是拥有相应责权的人。组织的授权过程是渐进的,他首先取决于组织决策者对你的信任,其次是你的能力,最后但也是最理想、最复杂的是二者的组合。

当团队陷入“从众 + 集体自利”的泥潭时,组织行为是唯一有效的解。当这种组织责权未出现明确授予时,就出现了两种情况:一是等待组织觉醒,二是团队内的利他角色的出现。基于奥尔森的观点,经济学家发现:不同文化的社会中都存在一些利他主义者——为数少于 1%;模型模拟的结果显示,若这个比例提升到 3% 以上,则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规范就会出现可喜的变化3。例如,三个和尚没水喝,但如果有人出来制定“轮流挑水”的规则,那情况就立即改善了。问题在于:

3 引自《经济学家茶座》2002 年第 3 期,“奥尔森学术思想介绍”一文,作者陈抗。

(1) “制定规则”这一责权是三个人中谁都不具备的,且这件事对这个人自身并没有任何特殊好处。所以他必是首先出于“有利于(包括其他人在内的、全体的)组织”的思想,才会着手制定与推动上述规则。

(2) 这个人可能必须身先士卒地挑起第一担水,并且他又必然因此面临“从明天开始”没有人服从这一规则,而白挑了这担水的风险。

无论是谁来挑第一担水,整个的解决问题的方法都取决于“轮流挑水”制度是否能有效保障。而这只能依赖强权,或群众运动——这也可能演变为政治,例如争取一个从众者,形成 2∶1 的局面以强行推动这一制度,并实施惩罚措施。

“轮流挑水”作为三个和尚问题的求解方案之一,将要求“规则制定者、维护者”这类角色的出现。这本质上是组织行为,且在现实中也通常是由公司通过组织委派来解决的。但作为一个有自省性的、有自发力量的团队,这个问题也可能被潜在的“利他角色”来解决——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利他者将因为对责权的需求,而会表现得强权、强势和政治化4

4 也许所有的和尚都知道“轮流挑水”能解决问题,但谁跳出来制定和维护这条规则谁就是众矢之的。真正的“领导者”敢于把自己置于焦点,并同时有具备让自己不被射杀或灼伤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为谁谋利”是所有强权、强势和政治手段合法化的基础条件。例如,美国民众就向来是“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应起到领导作用”的支持者。

我们的教育中是反感这种角色的,但往往团队却渴望这种角色的出现。我们一面焦渴着没水喝,一面憎恶着团队的堕落,而又同时对那个跳起来试图解决问题的人投以白眼。渐渐地,一种坏味道漫散于整个团队:既愤愤于没有人解决问题,又愤愤于自己的想法不被重视,还愤愤于那个出头者抢占了自己的机会。

持尊重强者与不畏强权二者之一的,都是弱者;二者兼备的,才是强者。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