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 企业业务被收购背后,开源厂商的尴尬局面

阅读数:2192 2019 年 11 月 14 日 13:53

Docker企业业务被收购背后,开源厂商的尴尬局面

此前我曾写过一篇《Docker 麻烦大了》的文章,今天的收购新闻除了再次验证 Docker 的麻烦以外,还折射了以 Docker 为代表的许多开源厂商的尴尬局面——开源叫好,商业却不叫座。

Docker 企业业务被收购

Mirantis 今天宣布已经收购了 Docker 的企业业务和团队。Mirantis 这家公司也很有意思,最初是一家 OpenStack 的云计算平台,2015 年的时候获得了由 Intel 领投的 1 亿美元投资,没错,它跟 Docker 一样也是家创业公司。后来,OpenStack 式微,Mirantis 转投了 Kubernetes 的怀抱。

Docker Enterprise 在很大程度上是 Docker 产品系列的核心,所以这次的收购让 Docker 只剩下了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独角兽的躯壳。Docker 今年早些时候任命了新的 CEO,它表示将继续专注于推进开发人员工作流程的工具。Mirantis 称将保持 Docker Enterprise 品牌的活力,肯定不会造成任何混乱(谁知道呢)。

两家公司都没有透露收购价格,但几乎可以肯定,价格远不及 Docker 最近几轮融资的价值。事实上,Docker 的命运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从引领容器革命,到后来谷歌开源 Kubernetes 后,业界其他公司围绕 k8s 联合起来,Docker 逐渐成了明日黄花。

Kubernetes 正在垂直整合整个生态系统,并成为首选解决方案。不仅如此,Kubernetes 还获得了企业管理层的认可,获得了企业级用户规模的反向超越,而这是 Docker 努力了很久也没拿下的大蛋糕。过去两年,Docker 努力地在从开源创新者向企业级软件转型,收效甚微。

尽管如此,Docker 此前仍然拥有一个健康的企业业务,在大型企业中拥有大量的大客户。该公司表示, 大约三分之一的财富 100 强和五分之一的全球 500 强公司使用 Docker 企业版。

但现在这些已经属于 Mirantis 了。

开源厂商的隐忧

以 Docker 为首的开源厂商,既是创业公司,又是开源先锋。这类公司,往往能收获来自开发者的追捧,却在挣钱这件大事儿上发不出强有力的声音。

创业型公司常有的一个通病,就是找不到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Docker 本想靠着其利润中心 Docker Swarm 项目来收割容器编排,却被 Kubernetes 的横空出世打得吐血三升,甚至不得不开放与 Kubernetes 的合作,谁让后者也成了容器编排的事实标准呢?

类似的结局不在少数。

开源 Web 服务器 Nginx 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的卖身价只有 6.7 亿美元。Nginx 在世界范围内一直有着大量的忠实企业、个人用户。因为其占有内存少、并发能力强的特性,全球范围内有超过 3.74 亿的网站在使用 Nginx,比如 Instagram、Pinterest、Airbnb、Netflix 等硅谷巨头,在中国也有百度、京东、网易、新浪、腾讯、淘宝等公司在使用。任谁看到这样骄人的数据都会认为这家公司欣欣向荣,前景光明。

但在今年的 3 月份,Nginx 卖身给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F5,作价仅仅 6.7 亿美元,比其自己叫价的 7 亿美元还低了 3 千万。

从纯开源模式起家,到做出商业化的探索,再到最终的贱卖于大体量厂商,这是以 Nginx 为代表的开源软件厂商宿命般的归宿。Docker 已经卖掉了它的企业业务和团队,下一步是什么呢?也许能融到资,再努力一把。也许,就是投向某家财大气粗的厂商怀抱。

开源的最大受益者是谁?可以是很多人:开发者、中小型公司,还有那些被开源厂商视作吸血鬼的云厂商。但唯独,开源厂商自己并不是大的受益人。

开源是一件具有情怀的事,Open and Share 是互联网世界的关键词,也是开源的精神,却不会是挣钱的路子。

开源的商业化探索已经接近失败,Nginx 的企业 Plus 版本如果做得好,它至于去卖身于人吗?Docker 的企业版要做得好,它至于天天发愁怎么融资吗?不是每家开源厂商都能做到像 RedHat 那样成为开源界的盈利典范,但即便如此,它也还是被收购了。

但我们仅仅能以商业上的成功去判断开源企业的成功与否吗?

似乎也不能,毕竟开源,是一件除了商业以外,更加普惠的事。

Docker 公司即便被收购,名字不再保留,它也仍留存着一个下载次数超过 800 亿次的 Docker 开源版。这,就是开源的价值。致敬这些开源信徒和理想主义者们。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