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二):你所关注的系统——了解系统的过程(感受一个系统的事实)

阅读数:28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6:44

我的架构思想(二):你所关注的系统——了解系统的过程(感受一个系统的事实)

我常常设想一个场景,这个场景是如此的简单,以致于只能用这样平白的文字来叙述:

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突然有光线照进来,你发现:什么也没有。

我迷恋于这一场景的原因在于:它表现了我们认识一个系统的、最初的、一刹那间的感受。

是的,我用到了“感受”这个词,因而我必须先讨论什么才是你的感受。

在我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新闻中正在播报土耳其发生了里氏 7.2 级地震,提及到死亡人数近 300 人,在背景画面中闪过了一位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受伤小女孩的映像;男子显得有些紧张,嘴里在说着什么,而小女孩则一脸惊恐,无助的眼神投向摄像机镜头。我从这一画面及其背景映像中获得了非常多的信息:从地震等级到死亡数字,从环境的混乱到小女孩的伤痛……这一切建立了我对这一场景完整的、刻板的信息。我如同一页纸,被书写了一个个的概念名词,或者绘制了一帧帧图像。

如果我真如一页纸,或者如同计算机一般,是一个信息的载体或渠道,那么上述的一切将是我对这一事件的全部了解——或许会细致更多,但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但我悲悯,我想哭泣;我有一种冲动想去帮助他们,帮助这些正在苦难中的人们。无论如何,那一时刻,我总是想为我所接受的信息做出一些反馈的。但我反思这一“反馈”冲动的原始愿望,发现它们都无一例外地将出处指向一个词汇:感动。是的,我们的新闻媒体,也包括那些广告宣传所做的,都是试图去“感动你”或“感染你”。当它们达到这一目的之后,我们——作为这些信息的受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有反馈的冲动。最终,如何把握受众的情绪,进而把握这种反馈冲动的时间、方式等,就是新闻与媒体的奥义了。

如果我只是一个有反馈机能的受体,就像我们制造的某些力反馈的、视觉反馈的机械装置,那么上述这一过程将是我所有行为的极致——或许在人工智能方面会更复杂一些,但本质上也是没有区别的。

但是我还觉察到一种疼痛,如同小女孩一般,我的手臂感觉到她伤处的痛楚;又如同中年男子一般,我内心充满了不安与焦虑,我急切地期望为小女孩找到医生;又如同整个场景,我很快地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与恐慌,我为每一个人的安危担忧起来……

这才是感受:以体察之,感同身受。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