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十二):任人治事,组织行为的基本认知——看到别人能做什么(在不讨论整体时,某些具体行为可能是逻辑正确却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阅读数:23 2019 年 10 月 5 日 14:12

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十二):任人治事,组织行为的基本认知——看到别人能做什么(在不讨论整体时,某些具体行为可能是逻辑正确却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逻辑是因为其必要性的存在而存在的。

田忌赛马中的胜负并不一定是由马的脚力决定的。即使田忌的马都比齐威王的好,他也不能场场都胜;就算是胜了,最好的法子也是把马献给齐王。所以,“赛马以取胜”这一逻辑,是因 “若与齐王赛马取乐,则不能常输”而存在的。一旦田忌将军是常胜,那上面的逻辑必要性也就不存在了,那时“赛马求败”反倒是可能的逻辑。

架构角色往往追求系统整体的必要性,他因此必须预见到“何谓系统整体”,并判断出系统整体的、核心的目的。以田忌赛马而言,系统整体是田忌与齐王双方,目的是使君臣齐乐,最后才决断出“取胜”的必要性。以具体软件系统的架构而言,架构师必须判断的是哪些地方该考虑性能高低,哪些地方该做功能增补;哪些地方宜先实施而后优化,哪些地方又必须先找出最优解再做实施;哪些地方可以通过产品选型来购置,哪些地方必须自主研发……这些都是架构在系统的组织结构上要考虑的事情。但如果相同的事情交由程序员来判断,则答案可能就缺乏了轻重缓急的权衡;交由项目经理来判断,则答案又可能偏离系统的事实而难于实施。

架构是最没有安全感的角色。在架构师的眼中一切都可能存在,也都可能湮灭于一霎:千日之功,亏于一篑。之所以架构师对任何一个选择都没有绝对的信心,是因为架构这一角色对系统提供的总是“可能性”,而非必然性。从这一点出发的架构师有三种。第一种是殚精竭虑型的,这种人总会认为系统的一切与自己都有关,也将一切的安危系于自己一身;第二种是置身事外型的,这种人总认为系统的成败其实只是系统自我发展的结果,而架构师只是系统的观察者、考量者与守护者。以上两种架构角色其实都过于极端,对系统的发展都是趋害的。第三种架构师则会在这二者之间觅求平衡,他应知轻重缓急,熟稔何时把握什么,争取什么,以及推动什么;他还应知刚柔曲直,攻守并济,把生死看成系统的第一要务,把时间看成调节生死的阀门。

好的架构师会在系统出现急难之前就对你发出警告,更好的则已经提出过解决方案,再好一些情况下,架构角色已经要求你与团队一起预演过这样的方案了。但是一旦急难发生,你需要的是技术高手,是实施团队,是那些在代码中摸爬滚打的程序员。因为这时候再谈架构,无异于房子着火了却仍在埋怨“我们没有安消防栓”。若“着火了,且没安消防栓”已是既成事实,那就应该加大水的输送或鼓动消防队员奋勇争先,尽一切可能去灭火,这才是上策。我们可以追究一个架构师在“如何部署消防栓”和“没有提供着火时的应急措施”这两件事情上的失职,但这种追究或是在事前,或是在事后,切不可以事中。

架构的危险性也正在于此:架构师的失职是无法补偿的。架构师只有尽可能全面地评估系统中“所有可能的”问题与方案,并尽可能使团队与系统处于安全边界以内。退而求其次,危机一旦发生,架构也要保证提供可能的应对之策。

架构师要做的事情,任何一个角色都可以去做,但架构师所需的素质,却在“做”那些具体事务的能力之外。这并不表明架构师眼高于顶、手低于足。须知架构这一角色必备的是眼界与敏锐:放开眼界,才能看得到危机;切中利弊,才能控制系统代价。我们可以要求架构师是行动派,但架构师必须控制自己不要变成冲动派。

行成于思,毁于随。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