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六十四):具体而微,工程是系统而不是事——做事的选择(马援之死,以及死透了之后)

阅读数:14 2019 年 10 月 10 日 14:48

大道至易:实践者的思想(六十四):具体而微,工程是系统而不是事——做事的选择(马援之死,以及死透了之后)

马援之可叹处,在于他虽然成就了“马革裹尸还”的壮志,却也几乎落下了“死无葬身之所”的凄凉。前面说他“后世被追封为忠成侯”,讲的便是这个。

晚年,马援效廉颇请战,主动请兵去征讨武陵(属荆州,今长沙)的蛮夷。稍有失利时,刘秀便委派了素与马援不和的梁松去问责,并代为监管。但是梁松到部队的时候,恰好马援刚刚病死。梁松旧恨难消,便乘机诬陷马援。刘秀因此免了马援的侯爵爵位。马援的尸体运回,家人都不敢葬在原来的坟地,只草草埋了。然后家人用草索绑了自己,到朝廷请罪。刘秀拿出梁松的奏章给他们看,马援的家人这才知道蒙受了天大的冤枉。马援夫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先后六次向皇帝上书,申诉冤情,言辞凄切。光武帝这才命令安葬马援。

刘秀是一时失察?未必。但这件事就这样搁下了。过了一朝,到了汉明帝刘庄时期。这时刘庄评定开国功臣,但选出的“云台二十八将”中也没有马援。当大臣惊疑时,刘庄却只是笑而不答。难道又是刘庄一时失察?未必未必。

有趣的是,刘庄的皇后却正是马援的女儿。当年,刘秀一方面不再深究马援案的细节,另一方面又作主把马援的女儿聘为太子妃。后来,当刘庄为“云台二十八将”画像时,也正是他册封马援的女儿为皇后之时。每每两事并举,用意十分微妙。于是,这事情又再过了一朝。到了公元 75 年,刘庄死后,刘炟2即位。在他的支持下,大权在握的马皇后才终于为自己的父亲平反昭雪,追封为忠成侯。

2 音“达”。

汉朝的天下,究底里还是个“家天下”。所以事有亲疏,“家里”与“家外”的事是分别论的。梁松此人,其实是刘秀的女婿,因而梁松品行好坏,是否构陷马援可以暂不细论,此其一;他既是家里人,便是可以用来平衡日渐坐大的马援在军中的势力,此其二。马皇后在刘庄一朝中也不谈为父亲恢复名誉的事情,因为她深知这权力若失了平衡,就容易让刘庄心疑。再等到马皇后可得权柄,且军中再无马援旧部势力之时,这名誉恢复也就恢复了,再也无妨大体。

马援的得失往深底里谈,就成了一些人的权力政治。就好像我们再往深底里谈“凭什么”的问题,就成了办公室政治一样,这是我极力想回避的一件事。因此虽然我们谈到了“权”,但我却要就此打住,把权的问题放在一个组织的视角上去,而把接下来的问题简单地归为“职”。于是可能就有人说了,权职权职,不都是一个东西吗?

其实不尽然。权谋的是利,职谋的是事,所以权有权益,职的利益却最多只谈到薪酬。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