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五十三):附录 3.1.3

阅读数:15 2019 年 10 月 16 日 15:05

我的架构思想(五十三):附录 3.1.3

附三:超越软件架构——组织与架构 <1 什么是领域角色的关注 >(谁关注方向问题?)

接下来我们问一个问题:最初从 EHM 模型中应当继承过来的“经营”角色,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如果任由技术和工程这两个方向发展,可以想见的是:二者永远是存有分歧的。唯一能平衡这两种分歧的原则、条件、限定等,都必然是来自经营角色。因为,正是经营角色:

  • 确定和分解了经营需求并细化成各个目标(例如发起某个项目或计划);
  • 构建了特定的组织(例如部门)来推进它。

注意,这里的“经营角色”指代着另外的一个领域,而非是指某一个具体的个人,例如 BOSS。

“经营角色”所指代的领域关注什么呢?它既不关注细节,也不关注规模,而是关注于目标的达成。更进一步地来说,是整个的目标簇是否能维持原定的经营方向:一个或多个目标的方向在短时间的迟滞或偏离可能都不重要,而整个目标簇,以及由目标簇所指示的整体方向才是经营者所关注的。事实上,工程管理与技术实现,以及背后的“某个项目”仍只是经营者所关注的一隅,因为他们还有更多要关注的内容,这甚至包括了公司的张三是否需要提职,业界的李四刚刚与王五达成的“战略合作”究竟是烟雾还是毒刃,如此等等。

“平衡两种分歧”是我们需要在这里讨论这一角色最基本的理由。因此在本质上,就“经营”这个领域来讲,它所立足的是“组织视角”,而关注的则是一个方向问题。将这个视角放在上面这张图中,我们得到图附 3-5。

图附 3-5 模型 2:“工程的组织视角”对模型 1 的影响

我的架构思想(五十三):附录 3.1.3

所以,我们看到了“经营”这个领域对工程的影响既深刻又浅末,既是必要条件又难以形成约束。这其中不仅仅有经营角色本身的精力问题,也涉及能力问题。因为,要确保图附 3-5 所展示的“工程活动”的实效性,那么我们还需要注意到一个事实:

所谓“规模”与“细节”,其实只是“目标”在两个领域中的投影。

如图附 3-6 所示。

图附 3-6 模型 3:目标在模型 2 中的投影关系

我的架构思想(五十三):附录 3.1.3

也就是说,“工程的组织视角”还暗含着这样的三条推论:

(1) 目标工程实现上的投影正确并相互匹配时,项目能最佳推进;

(2) 目标的设定影响“工程实现”整体的代价,较小的目标(例如里程碑2)是更易实现的,反之亦然;

2 里程碑(Milestone)是“靠改进特性(Feature)与固定资源(Resource)来激发创造力”这一微软的软件工程观念中的基本概念。

(3) 真实的方向与现阶段的目标通常有相当长的距离,其实现通常是以组织的倍增为代价的。

上面的第2条和第3条推论其实和我们现实的观察与实践是一致的。反过来说,也可以认为该模型体现了工程的现实状况。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