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三十六):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

阅读数:13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7:05

我的架构思想(三十六):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

我对架构的认识与思想,只是架构可能的认识与思想中的一个方面,是其可能的解中的方式之一。我必须提及这一方面与方式的核心指导原则,这些原则的正确性必将表达为:它能够为其他的认识与思想提供依据,是其他有效的、可供讨论的认识与思想不可违逆的基本前设。本书对架构的谈论,只是这些原则下的一个运用示例;这些原则来源于这些示例的思考过程,并超越于这个过程的结果——本书所讨论的架构。
平衡是一种技法,进而也是一种能力。与此相同,眼光也是一种能力。区别是眼光的能力不仅在于点滴积累以获得经验性的娴熟,也在于对事物本质的拷问。所谓眼光的不同,不仅仅是我们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具体方式之异同,更深一层则在于我们的思想之异同。例如,眼光可以发现大象之巨,平衡可以处理称象以微,而思想则在于反反复复地拷问:象之巨与秤之微的冲突本质是什么?本质是象与秤的关系吗?这个本质问题的解是什么?
或者我们可以前行一步:这个本质问题的解的含义仅是计算或求值吗?又或者,我们回溯至第一个问题:我们发现的本质,是本质吗?
这是一个死结。思想的起点与终点都在一个循环之中,故而无始无终。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