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四十一):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架构原则(架构第五原则:系统的本质,即是架构的本质。)

阅读数:17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7:12

我的架构思想(四十一):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架构原则(架构第五原则:系统的本质,即是架构的本质。)

1. 普遍性架构原则的提出

我们一贯地认为“架构是对系统的映射”,因为若非如此,我们便不需要架构。架构行为的目的就是要得到这一映像,至于其后续是基于该映像来讨论、重构或是实作,都是一个次要的、操作性的问题而非架构行为本身的目的。从这一点来说,“架构是面向问题的求解”也只是一个结果,而非完整的、准确的、概念上的架构的本义。

我们一再论及,架构只是系统一个侧面的映像;并且,我们将架构思想指向“面向系统的问题”,才进一步地确定了“(我们所讨论的)架构”是系统的哪一个方面的映像。那么,架构第一与第二原则事实上只在讨论一个狭义的架构,是“解决系统确指问题的一种架构思想与架构方法”。由此得出的推论是:我们一直在努力追寻的仍然只是系统的一个面。“架构”这一抽象在我们此前的讨论中仍是相对狭义的。举例来说,我们讨论过的“过河问题”中,若问题是“过河”,那么它的解就是“过河的架构”,其后续自然也就是做船,或者趟过去,或者游过去。总而言之,问题确定了,其解也就不言而喻。

这一误区的起源是第一和第二原则中的两个原始设定18

18 我们此前的绝大多数讨论都是基于这两个设定的。

  • 其一,架构是系统的侧象,这是就其“表象”的表达。但是,这意味着它只是架构的自我释义,是“我之我见”,作为推论系统的事实孤证是存疑的。
  • 其二,架构映射系统,这意味着系统先于架构而既存。但是,系统也许原本是不存在的。例如,问题是在某种背景下既存的——假设我们对问题背景缺乏足够的认识,因而这一背景尚未系统化——那么若基于“架构映射系统”这一观点,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架构工作。

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定义我们所讨论的架构、系统以及二者的关系,这是上述架构第一和第二原则作为普遍性架构原则的必要前提。

2. 系统性

我们已经提到过“(架构在)时间上的可持续性”,并进而提出形成论所讨论的两个问题,其一是规模,其二是通过组织过程来实现规模。但这个“可持续性”究竟是系统自身的本质问题,还是因为形成论的“所需”而带来的设问,也是“我之我见”的孤证。类似地,在组成论的视角上,我们也主要讨论了复杂性的问题。其中,在层次化的结构模型中,我们事实上是讨论了其中的一个解集,即“通过隔离可变性来解构复杂性”。

总的来说,形成论与组成论是“(面向实作问题的)过程论”下的视角。我们不能因“过程是这样需要的”,而反过来指称“一个系统的本质为何”。本质是不应随应用的需求而变化的,否则其必然是一个“可用的观察”,而非本质本身。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系统的本质问题”呢?

我想我能对这一问题提出的唯一可能的答案是“系统何以为系统”。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将某个领域集或其他类似的“组成 / 构成 / 集 /……”称为系统,必是因为它们之间存在某种系统性,以维持它们的内部关系与外部表现。这种系统性是系统存在的唯一依据、核心矛盾与主体价值。既如此,这种系统性也必是架构——系统所有的可能映像——的基本事实、本质问题与形成驱动19

19 主体价值是形成系统的核心驱动力量,持续性、复杂性或可变性只是这一过程中的种种表现而已。

唯有将系统的本质与架构的本质都设定为对“系统何以为系统”的拷问,才能抹去二者因概念抽象而导致的差异。唯只如此,它们才能在“问题与解”上真实地一致,才能在“过程与方法”上无视于系统与架构的先后问题。

3. 本质

我们知道,我们之所以用“语言”来指代那些程序代码,是因为它们是我们与计算机交流的工具,这与我们的自然语言——在作为交流工具上的——本质是相同的。我们也知道,计算机作为物理机器能够产生运算效果是因为开关状态与二进制——在作为算数工具上的——本质是相同的。

我们已经提及过类似这一切的、最关键的、背后的假设:

在本质上相同的抽象系统,其系统解集的抽象也是本质上相同的。

综观我们的知识构成,我们所见并能自由论及的一切系统,都是事实系统的抽象系统20,我们只是在多个抽象系统中维持着本质上的相同。无论“问题的背景”是或不是一个既存的系统,我们的架构与这个“即将被识出的系统”其实都必将是两个“本质相同的抽象系统”。因此通过架构行为以得出一个系统,与通过一个既有系统得出它的架构,在认识论的视角下是完全无二的。

20 在这样的系统中,是无法且不必讨论“佛陀拈花”这一问题的。

系统的本质即是架构的本质。我们必将二者的本质指向同一,其复杂性,亦即结构的本质,方可同一;其方向性,亦即目标的本质,方可同一;其系统性,亦即问题的本质,方可同一。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