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架构思想(四十六):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技艺、艺术与美(舞者)

阅读数:23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7:12

我的架构思想(四十六):架构原则,技艺、艺术与美——技艺、艺术与美(舞者)

通常,面对一个系统,一开始就讨论高并发、大流量、大数据以及大规模运算的架构师,是入门零段的。他还不懂得忽略与聚焦。

通常,面对一个系统的组成,大谈平衡与模型的架构师,是入门一段的。他还不懂得平衡只是技法,系统是没有平衡的,系统是在动态中不平衡地发展的;系统是一个时间轴上的东西,而非一个瞬间的衡态,例如模型。

通常,脱离了平衡的味趣,奔逐于系统的关键,寻求种种方案并努力实施的,是架构师的初段。这并没有不好,这些架构推进并演义了整个行业的瑰丽,如同那珠宝闪烁,成就了前台的舞者。

通常,诠释着舞蹈之绝美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会审美的看客,一种是会创造美的编舞。他们都将自我之见作用于美的一片一片,如同架构师通过时间与空间的拼接来完成系统的全体。美与不美都任由评说,而又各有评说的标准。无论是作为看客还是编舞,这样的架构师已得架构之纲法精要。

通常,把舞蹈表现得完美无缺的,是一个舞者。那个舞者就是那段舞,当他表演的时候,编舞认为这段舞蹈是为舞者而生,而自己只是那个接生者;看客认为自己是舞者;舞者却从不承认这是表演。这样的架构师,他的架构对象和自己已成一体,但我很难找到一个人来诠释这一角色,因为他必已完美地谢幕。

其作品也必为不朽。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