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村小厂,如何成长为 5G 霸王

阅读数:2322 2019 年 3 月 20 日

2019,5G 的春风吹的正劲,吹到了紫禁城中,将故宫博物院吹成一座集数字化、信息化、智慧化于一身的“5G 智慧故宫”。

紫禁城的朱墙,矗立了 600 年后,被 5G 技术洞穿。

通信技术的壁垒,发展了 40 多年,被来自中国的华为打破。

朱墙易倒,壁垒难破。通信壁垒由大量技术和专利搭建,入局难,破局更难。那么进入通信行业偏晚的中国企业是如何实现后发制人的呢?他们在过去的时代里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没有故事的人更需要故事

1987 年 9 月,在深圳——那片八年前还是一个小渔村的土地上,一个名叫华为的香港交换机销售代理公司诞生了。

一个经历重重打击的 43 岁中年人,以他仅有的 2 万块作为注册资金,拿到了勉强踏入网络通信行业一纸船票。当时不乏感慨的是,在相对低起点,财力、技术双重缺失的背景下,这家企业真的能够搅动市场,参与全球网络技术制高点的争夺吗?

此前不久的 1983 年,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贝尔实验室推动了 1G 蜂窝移动通信网络的诞生与演进。1G 网络的出现开启了全球互联网的大门。

但显然,1G 并不是一个成熟的网络。频段不同、缺乏统一标准等导致系统容量小、无法全球漫游、同频干扰、系统干扰、保密性差、业务单一等问题,这些问题都在催促人们推进研发下一代网络技术。

华为自然是看到了这片土地里掩藏着可以深耕的种子,看到了这场可能席卷全球网络的风暴,也渴望分一杯羹。

但实际上,以华为当时的实力,参与全球通信技术推进与落地非常之难。而积累资金与技术,发展自身业务才是当时华为的关键。我国广袤的农村交换机业务的空缺正好给了华为崛起的机会,华为也不负众望地开始了他的网络攻坚战。

错过不是过错,但想后发制人就必须投入更多。1992 年,华为的事业开始步入正轨,自行研制的 2000 门网用大型交换机设备 C&C08 机和万门交换机相继获得成功,这两款设备也成为了农村通信的核心,华为的企业实力得到了快速成长。而第一个影响华为发展的决定就在 1992 年制定了——华为决定每年将 10 % 以上的销售额用于研发投入,这种做法也奠定了华为在网络市场上竞争的基础。

参考华为发展史: https://t.cj.sina.com.cn/articles/view/6515324877/18457f7cd00100om0j

然而,华为发力的时间依然是慢了。全球网络发展已经进入了快车道,华为还没搭上 1G 的车,2G 便滚滚而来。

1992 年,人们受够了 1G 通信的不移也不通,2G 通信网络 GSM(Global System Mobile) 系统应运而生。2G 的最大变革在于能够提供少量的数据流量,并且实现了技术标准的统一,这就让移动互联网真正开始出现并完成连接。同样,2G 的弊端也非常明显,单节点容纳用户数太低和网速太慢依然会困扰着用户。因此属于 2G 的时代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2G 如流星般闪过,很难有人真正抓住,但 2G 的核心 GSM 系统却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我国也是其中之一。已经积累了一定资金的华为敏锐的抓住这一关键点,投入大量成本开始研发 GSM 系统和下一代的蜂窝网络。这个动作并不大,但影响却颇为深远,华为研发的 GSM 解决方案将会撬动华为,撬动整个通信行业。

世界网络技术发展的风向变化虽快,但作为搅局人,华为不会介意。他们本来就是要搅动通信行业竞争的格局,发展越快,变化越快,华为上车的机会就越高。

狼性的觉醒

华为想上车,就需要一张车票,内部的改革就是华为搭上顺风车的那张车票。机会也好,研发也罢,一个公司想要达到国际级别,内部文化的发展一定必不可少。

1996 年,华为的营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企业发展却非一帆风顺。内部职能的滞后、管理经验的不足都让华为遇到了瓶颈。在任正非的眼中,华为绝不只是一家局限于眼前高度的企业,他们要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就必须先杜绝人浮于事的问题,否则公司的每一步都是在负重前行。

改革必须要壮士断腕,那一年华为市场部集体离职、人财管理建设狠抓、任正非还提出了著名的“狼狈机制”来提高企业效率,而随后这一机制也逐渐发展成华为更为知名的“狼性文化”。

参考华为狼性文化: https://wenku.baidu.com/view/3f70b6d126fff705cc170a57.html?sxts=1552471763341

狼,一定不满足于眼前的青青草原,哪怕是灰太狼也会向往太空的生活。

内部改革后,华为的发力点就开始向外部拓展。1997 年,华为潜心研发许久的无线 GSM 解决方案全面推出,华为的主战场开始从农村转移向城市。而借助香港回归的东风,华为为香港电讯服务商和记黄埔提供网络解决方案,并且与当时的亚洲首富李嘉诚展开合作。

此后,华为的脚步更快了。

1998 年,狼性文化的驱使下,华为进入了大破大立的状态。内部文化上,员工来来走走,华为长达十年的组织变革全面展开;研发投入中,华为相继与美国德州仪器、摩托罗拉、IBM、英特尔、高通、微软等多家科技公司合作成立联合研发实验室,将技术打磨到极致;市场拓展中,华为终于走出国门,把业务拓展到海外,哪怕第一笔订单还不到 40 美元。

但有了第一步,就不怕后继无人。2000 年,华为的海外市场销售额达到了 1 亿美元,并且相继拿到了俄罗斯国家电信部门上千万美元的 GSM 设备合同和美国 3797 公里国家光传输线订单;2002 年,海外销售额达到 5.52 亿;2005 年,华为海外合同销售额首次超过国内合同销售额。

狼,只要嗅到了猎物,就一定会群起而攻,不到口中,决不罢休。

中国通信网络的崛起

狼,饿了。

到华为崛起的时间,中国通信网络技术已经饿了近 20 年。

80 年代,中国的网络基础与欧美相比实在差太多了,甚至与日韩也无法相提并论。但现在,我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这其中经历了诸多的波折。

1987,华为成立的那一年,我国从瑞典引入 1G 网络并在广东投入商用,但不幸的是,1G 网络本身就并不成熟,再加上国内缺乏认可度,因此用户数量增长缓慢,一直到 1994 年的时候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数量仅有 157 万。

而随着 2G 网络的崛起,我国的通信行业也在不断抬头。但受限于市场压力和开发能力的不足,我国最终引入了较为成熟的 GSM 系统。华为研发 GSM 系统,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嗅到了商机。

2G 网络给我国的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春风。上世纪末期,腾讯、百度、搜狐、新浪等公司相继成立,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随着互联网需求的增加,2G 网络无法高速接入互联网的问题越发明显。但国内互联网发展迅速,通信网络问题犹如一柄利剑悬于头顶,一刻不解决,便一刻不得安心。因为,我国加大了通信研发力度,终于在 2000 年 5 月我国提出的 TD-SCDMA、欧洲提出的 WCDMA 和北美提出的 CDMA2000 一起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正式批准为 3G 的国际标准。

这是我国的通信技术发展的一大里程碑,也意味着中国的通信技术已经觉醒。而随后不久,华为也加盟 ITU,成为又一个站在世界通信舞台上的中国企业。

中国通信市场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的。在我国得到 ITU 认可的那一年,一场席卷全球的波澜也如期而至。上世纪末的互联网创业大潮创造了一批优质企业,但也有一大堆的跟风泡沫。他们没有盈利能力和技术实力,却一次次靠着 PPT 和喊口号赢得资方的信任。

泡沫再美,终究是泡沫。

2000 年初,互联网泡沫破碎的一声巨响,摧毁了纳斯达克的繁华,也几乎摧毁了互联网行业,作为毗邻产业的通信行业,自然也没能幸免。我国受此影响,通信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滑,国内的电信行业进入了短暂的寒冬。

这个冬天不太冷

这个冬天,华为出乎意料过得还不错。他进行了抱团取暖。

3G 时代不仅网络有高数据吞吐量提供高速数据服务,还要求运营商、系统厂家、终端厂家和内容服务商之间合作,为用户提供完善的产业链条。

要求太高,不能一家单挑。

2002 年 10 月 30 日,华为、中兴、联想等 8 家企业发起成立了以知识产权为连接纽带的 TD-SCDMA 产业联盟,从系统设备到终端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吸引了数十家国内外通信公司先后加入。

这条链条不仅拯救了产业联盟的企业,也让全球意识到了中国力量的崛起,更诡异的是……这条产业居然还带火了一个手机市场。

这就是华为过冬的第二招,他开始卖手机了。

此前,华为一直是做 ToB 生意的学院派,卖手机有点跨界玩票的意思。但是,华为实在是太懂通信这个产业了,手机再硬核,始终也不能脱离了通信网络。尽管那个时代里,卓然天成的诺基亚,华丽起舞的摩托罗拉,性能出众的三星和初露锋芒的苹果都是国内手机市场的常客。但华为的手机依靠对网络和通信极高的适配,技术持续不断的创新,走到了执市场牛耳的地位。

华为过冬的第三招,是海外业务的不断崛起。

想要在海外市场大力发展,正面对磕那些传统的通信行业巨头,技术必须过硬。为了适应 3G 时代的争夺,华为在欧洲展开研发合作,与西门子成立合资公司开发 3G 的标准 TD-SCDMA 解决方案。研发很快得到了回报,2005 年,华为成为英国电信首选的 21 世纪网络供应商,提供多业务网络接入 (MSAN) 部件和传输设备。这也是华为首次成为全球顶级电信运营商的网络供应商。

第一步迈稳了,自然就能越跑越快,欧洲很快就成为了华为的主战场,到 2007 年底的时候,华为已经成为欧洲所有顶级运营商的合作伙伴,随后被商业周刊评为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企业。

华为的冬天为什么能过的如此舒服呢?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统计,2008 年全球专利申请公司华为排名第一。诗人以梦为马,商人以专利为柴,柴多自然火旺,火旺的冬天很难说会有多冷。

物联网萌芽与 5G 的雏形

华为征战欧洲的那段日子里,3G 技术不断的成熟,“盛极则衰,否极泰来”。3G 遇到的问题一如华为遇到的问题,手机再好,资源再优秀,网速跟不上始终都是镜花水月。所以 2007 年,ITU 将未来 4G 网络 IMT-Advanced 划分了频段,官宣 4G 要来了。

4G 时代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彻底激活了移动互联网。手机智能化升级,华为赚的盆满钵满;生态的全面迭代,基于 Android 系统,华为不仅研发自己的芯片,还开发自己的软件业务;移动互联网引发的新兴产业不断迭代,华为各式智能设备相继崛起。

智能设备的崛起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过程,但 4G 网络偏低的速度和容载量却把这一过程拦了下来。

物联网的发展必须要有足够的网络进行支持。4G 网络速度虽然得到了大幅提升,但接入网络的设备提升速度更快。尤其是在物联网产品增加后,单个区域内接入网络设备急剧增加,4G 的不稳定性问题暴露越发明显,因此物联网的落地,更需要网络的升级。

参考全球 LTE 产业技术发展: http://www.caict.ac.cn/kxyj/caictgd/dxy/201512/t20151211_172190.htm

容量问题外,窄带与宽带的不兼容也是推进 5G 落地的原因之一。4G 的标准在 LTE 的 R13 版本开始,针对低功耗、低速率和窄带宽的物联网设备发展处一种新的技术标准——NBIoT。窄带与宽带的发展方向已然大相径庭,换句话说,4G 开始被割裂了。而且,如果大量使用窄带的物联网设备接入 4G 网络,而 4G 必然会不堪重负,也就是说,5G 的时代即将到来。

华为的豪赌

5G 是什么?9 个字来概括,高速率、多连接、低时延。

5G 能够提供极快的传输速度,几乎是 4G 网络的 40 倍。届时,高速网络势必将会拯救当下的视频行业,蓝光将会成为普遍级别;而更值得开心的一定是 VR/AR 行业,以往受限于网速无法实现的全息投影以及实时的 VR 直播,在 5G 时代下将会更加的真实和立体。

5G 的多连接意味着高网络容量,物联网行业将会全面爆发。5G 环境下,基站将会更多,网络容载量也会随之上升,以往人一多信号就会差的问题将大幅改善;这也就给上亿台物联网设备的接入提供了先决条件。

5G 的低时延不仅能拯救产业,还能救命。自动驾驶一直未能落地的一大原因,就是担心时延问题可能会导致紧急状况无法迅速做出反应;而低时延也给远程虚拟手术提供了可行性,优质的医疗资源将会触达更地区;无人机预警提供消防、安防等能力都将会给予人们的生活极大的帮助。

华为知道 5G 会有多美好,所以华为是 5G 最早的玩家之一。

早在 2013 年,4G 时代尚未完全落地时,华为已经开始进入了 5G 发力期。推动欧盟 5G 项目,发起英国 5G 创新中心 (5GIC),发布 5G 白皮书,与全球 20 多所大学联合研究 5G 技术,在 2018 年前投资 6 亿美元用于 5G 研发,并大胆预告用户将在在 2020 年用上 20Gbps 的商用 5G 网络,随后,华为还在全球 9 个国家建立 5G 创新研究中心,大量的提案和专利从这些地方产出。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 2016 年 4 月,华为率先完成中国 IMT-2020(5G)推进组第一阶段的空口关键技术验证测试,在 5G 信道编码领域全部使用极化码。此次测试,同时满足 ITU 的 5G 技术标准和应用场景需求。也就是说,华为用自家主推的极化码实现并完成了 5G 网络的测试。

如此密集的动作投入 5G 研发,华为几乎已经“疯魔”。

5G 争夺战

华为并没有胜利,想要真正在 5G 时代取得先机,就必须要获得标准制定的权力。

“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在通信行业这句话就是亘古不变的法则。那么标准制定权有多重要呢?美国高通的崛起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2G 时代的 CDMA、3G 时代的 WCDMA/CDMA2000/TD-SCDMA、4G 时代的 LTE,每个时代的技术标准都被高通掌握在手里,而手机生产厂商想要卖手机就一定绕不开高通手里的基本专利,因此大多数企业每卖一部手机就要有 5% 的收入作为专利费用交给高通,这就是手机行业常说的“高通税”。

标准制定权由谁决定呢?投票决定。当然,没有人愿意使用性能差的标准,所以业界对于网络技术评判和投票的不成文规定就是投给标准提案和标准必要专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EP)提供多的企业。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规定的存在,使得标准制定权的获取成为了技术实力和背后综合实力争夺的焦点。

那么华为在这两方面的实力如何呢?标准提案数全球第一,SEP 排名第二,但……第一依然是高通。

2016 年 11 月 17 日,3GPP 第 87 次会议上,5G 标准的制定在中国华为主推 PolarCode(极化码)方案、美国高通主推 LDPC 方案、法国主推 Turbo2.0 方案三者之间展开较量。结果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短码方案由极化码胜出,之前长码由 LDPC 胜出,5G 技术底层规范由此得以确立。

华为赢了吗?并没有,华为只是取得了短码方案的胜利。华为胜出的是仅仅是 5G 控制信道 eMBB 场景编码方案,而高通的 LDPC 码则是数据信道的上行和下行短码方案,5G 中长编码也采用了 LDPC 方案。也就是说,尽管华为获得了一定的突破,但高通依然是 5G 的主宰。

不过华为这一步的突破,已经是创造了历史。

5G 标准的竞争绝不止是三家企业的竞争,背后的大国博弈依然激烈。以此次投票来看,华为取得的突破离不开我国通信行业实力的提升。在关键投票中,华为在国内的竞争对手们,纷纷投给了华为。中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大唐电信、小米、vivo、oppo、联想、酷派,甚至一些欧洲的企业也把票投给了这位可敬的对手。

更多 5G 技术内容: http://www.caict.ac.cn/kxyj/caictgd/201804/t20180428_159130.htm

5G 来了,也别高兴太早

在不久前,华为发布了自己的首款 5G 折叠手机,而 5G 网络预计也将会在今年年底实现商用。但,5G 真的会如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完美吗?对此,我们应该保持一份谨慎乐观的态度。

5G 的速度真的会有那么快吗?很可能达不到。从 3G 到 4G,每次网络升级几乎都无法达到承诺的理论速度。更何况 5G 天然具有信号的衍射能力弱的毛病,发送距离又很短,这就需要增加更多基站来实现全面的 5G 覆盖,时间和钱都是问题。

5G 时代手机会告别无信号状态吗?可能也不行。大家在乘坐高铁时一定感受过信号很差的问题,这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 4G 网络未覆盖,而是因为基站变化导致手机 IP 变化需要重新连接网络。笔者认为,5G 时代基站更加密集,如果 IP 切换的问题不能解决,手机信号很可能会更渣。

5G 时代,真的会拔掉电子设备上除了电源线以外所有的线吗?恐怕也不行,至少未来 10 年里都很难实现。运营商层面,他们一定不会迅速淘汰掉巨额成本建成的光纤和电缆;用户层面,有线连接的稳定性和确定性依然有着大批的粉丝群体。只有那些设计之初就只保留一条电源线的物联网设备,才会配合 5G 发展拔掉多余的线。

5G 会解决掉地铁上、村子里没有信号的问题吗?恐怕也是不行的。5G 会优先在高频频段上部署运行,人口密集区也是主要针对点,但这就会导致网络容量变大、覆盖距离变短。而在较低频段上长距离上表现更好,因此运营商更倾向于部署 5G 的同时提高其 4G LTE 的覆盖范围。所以地铁和农村,恐怕依然是网络上的弱势群体,5G 不会是救世主。

5G 时代来了,我们需要换手机吗?需要。5G 时代的到来需要性能更适配的手机来获得新的服务,但显然这个时间节点并不是现在,目前来看除了华为外的大多数的手机生产商计划在 5G 网络部署就绪后再推出 5G 手机,这一时间点最早也要到今年年底,所以计划换手机的朋友还是先把手头的手机藏起来吧。

由上可见,5G 其实并不完美。就像 4G 的容量问题、3G 的产业问题、2G 的网速问题、1G 的标准问题,每个时代的通信行业都有着他们不同的烦恼,每个时代的通信厂商也都为这些烦恼不断的进行技术迭代。

我们自己也在迭代。

40 年间,深圳从渔村迭代为国际化大都市;30 年间,中国互联网市场从一片空白迭代为全球第一;同样在 30 年间,华为从一个交换机代理商迭代为 5G 网络制定者。时间或许会让技术褪色,或许会让企业死去,但技术迭代都会迎来更强的技术,企业死去会迎来更强劲的生命。

世界每一个角落的蝴蝶,都可能化作长风,席卷世界。

更多 AI 信息,微信搜索“AI 开发”小程序,一手前沿干货带给你!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